周厉王是西周史书中少有的公认的昏君暴君,在经历了周懿王周夷王几代羸弱的朝政后,西周朝臣们的忍耐,终于到达极致。

隐藏在周厉王背后的那段真实历史

周厉王在位37年,时间上不算短。《史记》中载:”历王无道,戎狄寇掠。”此处便是后世对历王是为暴君的根源所在。可历来暴政王朝多短命,如秦隋之朝。那么周历王的37年,老百姓是如何熬过来的?实在值得斟酌。

周厉王对经济其实是有着独特见解的,第一是重视农业,第二是改革税赋。重视农业是厉王改革的又一项重大措施。《诗·大雅·桑柔》:“好是稼穑,力民代食,稼穑惟宝,代食维好”,大意是:你厉王只知道抓农业,以“稼穑”为国宝。用后世的”屯田“制度看来,周历王的重视农业,并无过错,反而恰恰就是强国之基、军力之本。

仍然是《史记》的说法,”历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荣夷公”,周历王的贪财本性,也便被定性。稍有点儿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西周推行的分封制,天下土地皆归贵族所有,所谓老百姓,其实就是奴隶而已,是没有土地所有权的。那么,周历王所推行的,贵族所占有的山川林泽,都需要单独向王室缴纳税赋。如果说周历王是与民争利,倒不如说是与贵族争利。

史书和金铭中,周历王都曾东征西讨,这也是西周历代君主最为好大喜功的事情,就是开疆拓土,攻伐戎夷。在前面两代君主以来,西周国力已大不如前,摆在周历王面前的,可以说是个烂摊子。

那么,要把王位坐得安稳,周历王就需要启动改革,就需要启用亲王系臣僚。荣夷公和虢公长父,就成为周历王的选择。虢公倒算是王族大宗,自西周建国以来,虢公家族就曾屡历功劳。问题出在这个荣夷公身上。

《逸周书·芮良夫篇》载:”今执政小子惟以贪谀事王,不勤德以备难,下民胥怨。财力单竭,手足靡措,弗堪载上,不其乱而?”。荣夷公第一太过年轻,第二尚且不算是西周王族体系中的核心层,周历王重用其人,就是忘掉祖宗遗训的做法,老臣们全都劝谏周历王,要求重用旧贵族。

荣夷公的结局于是并不算好,毕竟在西周数百年历史中,荣夷公的封国荣国,在事件的惊涛里,并未再曾掀起过任何浪花。不过,荣夷公是周历王政治改革和经济改革的忠实信徒和执行者。

最为后世所诟病的,是周历王在法律上的措施。除了所谓的与民争利,周历王对舆论监控强度前所未有。当然在多年羸弱以后,西周的百姓之生存,必然是大不如前。对于王室衰微,天下诸侯们也多心知肚明。周历王的那个差劲的父亲周夷王,还曾干过烹杀诸侯的办法,以争取王室的权威。那么对周历王而言,要堵住悠悠众口,似乎成为更不可能的事情。

《史记·周本纪》:“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周历王竟然颇有先见之明的,成立了一个类似后世的锦衣卫的机构,专门散布在天下,以监控舆论。然而,对周历王而言,在任其间最为重要的事情,就是社会改革,而舆论最为集中的,就是关于改革的意见,奴隶们是没有发表意见的权力的,那么卫巫所监控的,就多半是西周贵族们的舆论了。那么,这似乎更像是派系内部思想的统一,周历王的最终被放逐,本质就是派系斗争的结局,只不过作为君王的周历王一派,没有赢得最后的胜利而已。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海叔说 ):隐藏在周厉王背后的那段真实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