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乱世,滚滚长江水的南岸,靠近大海的地方,铸剑名师欧冶子汲水淬剑,历经千锤百炼,终于练就千古名剑鱼肠。这是个以剑为柄的时代,谁的手中有剑,谁便是天下的胜者。

吴国的风雨江湖,伍子胥的宗主地位,有谁能够超越?

所有可以被奉为英雄的人物,总与宝剑命脉相连。欧冶子的鱼肠辗转之间,来到了纷乱的吴国,被一个叫阖闾的人囊入怀中,他的门客中有一位叫伍子胥的,曾经是楚国的叛逆,如今已是吴国声名显赫的人物。

谁也不曾料想,这个曾经的楚国叛逆,在吴国已经成为重量级的人物。没有谁知道,伍子胥究竟是如何在吴国站稳脚跟,又是如何成为天下英雄争相追随的人物。他是阖闾的门客,别人又是他的门客。

此时的孔子,尚且如丧家之犬,天下游走,不得重用。燃烧在伍子胥内心的仇恨之火,却让这个人,在一夜之间白头,在一夜之间成为吴国最受人尊敬的名人。

伍子胥的成功,与阖闾息息相关。伍子胥刚刚投奔吴国的时候,衣不蔽体,食不果腹,沿街乞讨,根本就不可能成为国之重臣。但是当阖闾与他相遇的时候,却一眼相中,这不是个普通人。伍子胥曾劝说吴王僚进攻楚国,却被阖闾在背后插刀子,阖闾对吴王僚说:“伍子胥的父兄被楚平王杀害,劝大王讨伐楚国是为了报私仇罢了。攻打楚国未必能攻破。”这便导致了伍子胥未被吴王僚所重用。如果人才不为自己所用,就不是人才,阖闾看问题的角度,相当深刻。

伍子胥便成为了阖闾的门客,阖闾志在天下,伍子胥志在楚国,双方一拍即合,达成共识,利益的共同体就这样形成了。那么,伍子胥的巅峰时刻,究竟有如何的势力?历经数年苦心经营,终成朝堂中一代权臣。活跃在乱世中的名臣良将,江湖草莽,多有听闻其声名。而其中有几位,在帮助伍子胥完成权臣之路中,也曾举足轻重,他们究竟是通过什么事,在吴越春秋这段短暂的历史风云中,留下了痕迹?伍子胥究竟通过什么与他们联络,这里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

伍子胥辅佐吴王阖闾登基为王前后,多半已经在吴国站稳脚跟。他曾是阖闾的门客,而今别人又是他的门客,他是许多人拥护的宗主。在伍子胥的门客中,能人辈出,既不乏鸡鸣狗盗之辈,也不缺呼风唤雨之徒。

《吴越春秋》载,子胥乃使相土尝水,象天法地,造筑大城。周回四十七里,陆门八以象天八风,水门八以法地八窗。筑小城,周十里,陵门三,不开东面者,欲以绝越明也。立阊门者,以象天门,通阊阖风也。立蛇门者,以象地户也。阖闾欲西破楚,楚在西北,故立阊门以通天气,因复名之破楚门。如此风水大城,伍子胥若非渊博学识,便是其身边有能人。而欧冶子的鱼肠剑,则可以说是伍子胥的觐见之宝,专诸受伍子胥引荐,刺杀吴王僚,成吴王阖闾霸业,也成了伍子胥的复仇之路。

继而是要离,奉宝剑刺杀吴王僚的太子庆忌,为吴王阖闾和伍子胥扫清了障碍,所谓斩草除根,伍子胥也算得铁石心肠。大事已成,唯欠东风。于是又有伯嚭的投奔,又有孙子的投奔,他们在伍子胥的引荐之间,终成就千古传奇故事。

但吴王阖闾并非不懂伍子胥,《吴越春秋》中,当伍子胥向阖闾推介孙子的时候,阖闾说:“子胥托言进士,欲以自纳。”阖闾清晰的明白,伍子胥在吴国已经枝跟盘结,是参天大树,适当的时候应该控制他的发展。伍子胥并不是真正的在给吴国介绍能人将士,介绍这个人的目的,其实是壮大自己的派系,形成自己在朝中的势力体系。

这“自纳”二字很关键,如果伍子胥与吴王阖闾毫无间隙,那这句话就是空穴来风。似乎伍子胥与吴国王族间的矛盾,早就摆在台面上。吴王阖闾临死时,必也曾对夫差警示国伍子胥的可怕。所以就算伍子胥曾经帮助夫差登上王位,但萦绕在夫差脑际中,那种他的父亲曾可能被架空的危险,时刻警惕着他,于是夫差根本不可能完全的相信伍子胥,这是有史可追鉴的。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 海叔说 ):吴国的风雨江湖,伍子胥的宗主地位,有谁能够超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