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比特币的道路上到处充斥者失败的尝试。我已经编制了大约一百个密码支付系统,无论是电子钱包还是信用卡为基础的技术,在某些方面它们是非常著名的。有些是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学术引用,有些则是实际部署和测试的系统。这份名单上所有的名字,有可能你只认识一个——Payply。而Payply存活的唯一原因,仅仅是它迅速转离了原来以手持设备密码支付为核心的想法!从这段历史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比特币的想法从何而来?为什么有些技术存活了下来,而另一些则会死亡?复杂的技术创新要成功地商业化需要些什么?如果不出意外,这个故事会让你欣赏到,我们最终拥有的一个真正的、有效的互联网付款机制是多么地引人注目。
表1 : 值得注意的电子支付系统和提议
1.1
传统金融的安排
回溯历史,在有政府和货币之前,一个为获取货物而运作的系统是以物易物。比方说,Alice想要一个工具,Bob需要药品。如果他们恰好都有对方需要的东西,那么他们可以交换,两者都能满足他们的需要。另一方面,假设Alice有食物,她希望通过交换得到一个工具,然而Bob拥有一个工具,但没有食物的需求,反而他需要药物。Alice和Bob不能相互交易,但如果有第三个人,卡罗尔,她有药物,想交换得到食物,那么就有可能安排三方交易,每个人得到他们所需要的。当然,它的缺点是需要协调——组织一群人在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地点,让他们的需求达成一致。为了解决协调的问题,出现了两个系统:信贷和现金。历史学家、人类学家和经济学家对这两者哪一个是最先发展起来的起了争论,但这对我们的目的无关紧要。在一个基于信用的系统中,上面例子中的Alice和Bob将能够与对方进行交易。Bob会给Alice这个工具,Alice则欠Bob一个人情。换句话说,Alice有个债务,她需要在未来的某个时候与Bob和解。Alice的物质需求现在已经得到满足,但她想要取消债务,所以这是她的新“希望”。如果Alice在未来遇到卡罗尔,Alice可以用食物交易卡罗尔的药物,然后再返回到Bob处,给Bob药物并取消债务。另一方面,在以现金为基础的系统中,Alice会从Bob那里购买工具。后来,她可能会把食物出售给卡罗尔,卡罗尔则能把他的药物卖给Bob,以此来完成这一循环。这些交易可以以任何顺序发生,只要确保每笔交易中的买方手头有现金。最后,当然,这就像钱从未转过手一样。

没有哪个系统更胜一筹。基于现金为基础的系统,需要在无交易发生的情况下,初始分配一些“自举”现金。基于信用为基础的系统不需要引导,但缺点是任何欠了债务的债权人都承担了一些风险,债务人有可能永远不会回来偿还债务。

现金也能让我们精确地知道某物的价值。假如你是物物交换,很难说一个工具的价值超过了药物,或者药物的价值超过了食物。现金让我们用数据来谈论价值。这就是我们今天使用混合系统的原因——甚至当我们使用信用卡,我们依旧用它所需的现金来度量债务。

这些想法的出现有很多背景,尤其是用户在线交易某种虚拟物品。例如,对(P2P)文件共享网络,必须处理好“不速之客”的问题,也就是那些下载了文件却没有反过来共享文件的用户。虽然可以交换文件,但依旧有协调的问题:寻找谁真正拥有你想要的文件,还有希望你有那个确切的文件。在MojoNation项目和Karma学术建设中,用户必须初始分配一些虚拟现金,以便他们接受文件时支付,发送文件副本给其他用户时获得报酬。在这两种情况下,一个或多个中央处理器帮助跟踪用户的余额,并提供内部货币与传统货币之间的兑换服务。虽然MojoNation没有存活足够长时间来实现这样的交换,它却成为当今使用的一些协议的知识产权祖先:比特流BitTorrent和开源分布式文件储存系统Tahoe-LAFS.

1.2
在线信用卡的麻烦
就基本概念这一点,我们可以将大量的电子支付方式分成信用和现金两堆。比特币显然是在“现金”堆,但让我们先看看另一个。信用卡交易是当今网络上使用的最主要支付方式。如果你曾经从Amazon这样的在线卖家那里买过东西,你就知道这个安排是如何进行的。你输入你的信用卡详细信息,把它发送到Amazon,然后亚马逊转发这些信用卡详细信息,并与“系统”—— 涉及处理器,银行,信用卡公司和其他中介的金融系统进行交谈。另一方面,如果你使用像PayPal这样的东西,你所看到的就是一个中介架构。在你和卖方之间有一家公司,你将信用卡信息发送给这个中介,该中介批准交易并通知卖方。每一天结束时,中介会与卖方结平账目。你从这个架构中得到的好处是,你不必向卖家提供你的信用卡详细信息,这可能是一种安全风险。你甚至不需要让卖家知道你的身份,这很好地保护了你的隐私。它的不足是你失去了直接与卖家简单互动的机会。你和卖家可能不得不在同一个第三方机构都拥有账户。今天,我们大多数人都乐于在网上购物时提供信用卡信息,或者至少我们勉强接受。我们也习惯于收集有关网上购物和浏览活动的数据公司。但在20世纪90年代,网络是个新新事物,协议级加密标准正在出现,这些企业使消费者深感不安和犹豫。特别是,通过不安全的渠道将信用卡信息交给不知名的网络供应商被认为是疯狂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人们对中介架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FirstVirtual是一个早期的支付中介,它成立于1994年。顺便说一下,他们是最早建立纯粹虚拟办公室的公司之一,员工遍布全国,通过互联网进行沟通,因此获得了这个名字。

FirstVirtual提出的系统有点像PayPal当前的系统,但在它先于Paypal之前很多年。作为用户,你要注册并提供你的信用卡详细信息。当你想要从卖家那里购物时,卖家联系FirstVirtual请求所要求付款的详细信息,FirstVirtual将与你确认这些信息,你的信用卡则会在你批准后付款。但有两个细节很有趣。首先,所有这些通信都发生在电子邮件上;当时的Web浏览器刚刚开始普遍支持像HTTPS这样的加密协议,而多方性的支付协议也增加了其他的复杂性。(其他中介机构将信息编码到URL中或在HTTP之上使用自定义的加密协议)第二,用户有三个月的时间来质疑这笔费用,商人则只能在三个月之后收到钱!今天的商家能立即得到报酬,但是,仍然有用户提出退款或对信用卡对账单存有争议的风险。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商家将不得不将付款退还给信用卡公司。

在90年代中期,出现了一种称之为集合架构(SET)与这些中介架构进行竞争。SET即避免了用户向商家发送信息卡信息的需要,同时还免除了用户不得不在第三方进行注册的麻烦。在SET中,当你准备购买时,你的浏览器会将你的交易细节传送给你计算机上的购物程序,该购物程序将你的信用卡信息加密,以便除了第三方没有人可以解密它。以这种方式加密了你的数据后,你就可以放心的将其发送给卖家。卖家机械地将加密数据转发给第三方,连同他们自己对交易细节的看法。第三方揭秘你的数据,当你的想法与卖家的想法相符时才批准交易。

SET是一个由VISA和万事达主导,当今诸多技术巨头:Netscape、IBM、Mircrosoft、Verisign和RSA参与开发的标准。它是一个规范总括,一统了几个现有提议。

有一家采用SET的公司被称为CrberCash,在很多方面这是一个有趣的公司。他们除了处理信用卡支付,还有一款名为CyberCoin的数字现金产品。这是一个小额支付系统,用于支付例如用几美分来阅读在线报纸的交易。这意味着你的CyberCoin账户任何时候,都可能不会超过10美元。然而,有趣的是,他们能够为每个账户获得最高达10万美元的美国政府(FDIC)保险。

回顾过去,还有更多故事。当CyberCash运行时,加密技术被认为是一种武器,美国政府限制了它的出口,现在已被放弃。这意味着不能将有意义的加密软件提供给其他国家的用户下载。然而,CyberCash能够得到国务院对他们软件的特别豁免权。政府的观点是,从CyberCash的软件中提取加密技术,将比从头开始编写密码更难。

最后,CyberCash成为少数几家受到Y2K攻击的公司,造成了他们的支付处理软件对用户进行双重收费。后来,他们在2001年破产。他们的知识产权后来由Verisign收购,然后他转过身卖给了现在的Paypal。

为什么SET没有起作用?根本问题与证书有关。证书是一种安全地将加密身份(即公钥)与真实身份相联系的方法。它是一个网站需要从Verisign这样被称为认证机构的公司获得,为了展示浏览器安全的协议(通常用锁定的图标表示)。CyberCash和SET决定不仅系统中的处理器和商家必须获得证书,所有用户也必须获得证书,不然网站就不能安全的使用。获得证书就像纳税一样可爱,这样的系统注定是一场灾难。过去几十年,主流用户对任何需要最终用户证书的系统都表示了坚定和一致的“否定”,而这些提案现在已经被归为学术论文。Bitcoin通过避免现实生活中的身份验证,巧妙地避开了这个恼人的问题。

在90年代中期,当SET被标准化时,万维网联盟也在考虑金融支付的规范化。他们想通过扩展HTTP协议来实现这一点,以便用户不需要额外的软件来进行交易,只需使用浏览器即可。事实上,他们有一个关于如何扩展协议的一般性建议,以及他们在付款中使用的一个用例。这从来没有发生过,整个扩展框架从未部署在任何浏览器中。2015年,差不多二十年后,W3C宣布它想再次尝试它,且把比特币纳为标准化的一部分。然而,不管过去如何失败,我都不会屏住呼吸。

区块链技术是比特币的底层技术,比特币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应用。要想全面了解区块链技术,离不开对比特币的研究。wherein作为以区块链为基础架构的自治旅行社区,自然也就离不开对比特币的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