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大王(1/4)

“灭光这座城市的人,要费多大的劲儿?”可克大王开口就把我震翻了!
“不是不招惹人类的吗?”我吃惊地问,“我们也没必要去吃人啊!”
“呵呵,我们不招惹有其他的虎招惹,我们不吃有其他的虎要吃。”可克没有回头,静静地看着远处被黑夜包裹着的城市,我感觉得到他的嘴角微微笑了笑。
已经是半夜了,风很轻,和着宁宁细细的呼吸声。我回头看看他,他倦在后面山凹处的草堆里。那么快就睡着了?和我一起赶路,他实在是累坏了!
“以我们族的四十六只夏赫特虎,灭光这座城市的人,应该是做得到的吧?应该不会有损失吧?” 可克继续说。
“你真的要那样啊?不会吧!为什么?”
“嗯?不!”他回过头,“人类这么多年了,进化得也太差了。我只是掂量掂量他们的刀可亚,看看他们有多大的承受力。你看呢?”
我又看了看宁宁:“我也不清楚,宁宁讲人类的刀可亚微乎其微。他们是讲其它的,用其它的来代替刀可亚。但人应该是很强大的啊!不然他们怎么什么都能吃?”
“对。我远远地看过,那些人刀可亚还没皮虎高,除了宁宁。哈,不过宁宁真把自己当老虎了,也完全打得过人的。”可克边说边笑。
“这恐怕就是人的其它代替刀可亚的东西。你看他们刀可亚那么低,但拥有的又那么多。你为什么想到这些事呢?”
可克又看着远处人类的城市。“我发现给宁宁照相的人里面有采伯虎。好像有什么阴谋在里面,被宁宁的出现给打断了。”
在可克面前第二次有老虎吃惊得下巴掉下来半天没合上了,上次是他爸爸,这次是我。然后,我就跳了起来:“什么?怎么回事?不就是有人给他照相吗!”这时候我的眼睛说不定睁得也有他爸爸看到他刚出生的样子时那么大!
可克慢慢地说:“痕迹很乱,绝不只几个人,我也还没有搞清楚。宁宁说人类很想找到野外的老虎和其他动物,可能是因为人类生的崽儿太多,多得人类自己都看厌烦了,感到了作为族群的孤独无聊,想找些其他物种陪他们玩儿?还想从我们身上得到什么?哼哼,谁让他们太贪心,索取无度,简直是毁灭性地索取!什么入药保健、做衣服、做装饰、摆阔气……,这些都与人类的生存需要没有关系、大大破坏了自然的生灭法则,谁受得了!所以我们,还有其他高级动物,都不愿意搭理人类。嘿嘿,现在人要想看到我们就很难啦!”
他坐下来接着说:“人因为有了这些念头,就有一部分人想利用其他人的这些念头、利用老虎来吸引人和骗人。你看,人之间多复杂?所以宁宁说一张照片都可能让他们疯狂。你看他们聚居的那团城市,没有清爽明朗,全是污浊沉闷之气。他们自己心里糊涂,还在糊涂中标榜聪明。”
“我听着都有点晕。你怎么想得比我们多那么多?刀可亚又提高啦?”我打断他说。
他微微一笑:“没有,我觉得很累。还没有接触人,只是想想他们的事我就觉得苦不堪言,刀可亚好像还有点下降。所以玛迪亚从不正眼看那边,巴不得躲得远远的,感到阿纳徳有事,丢下我马上就跑了。”
“对了,宁宁说人会想问题,他们把会想问题叫作有思想,有智慧。你不是有了吗?”我调笑着说。
“哈哈哈,会想问题!问题是想出来的?不想就没有问题了!我们没问题。”可克笑出声来,接着转过话头,“不过,现在看来人其实也有机会经常看到老虎的!我在这周围山上转了转,就发现有些老虎的线索,人呆的附近应该有老虎出没。而且,就在今天早上,我还杀了一只老虎。”
“你说什么?”我跳到他的面前。
“今天我就杀了一只采伯虎。”可克慢慢地说,“可能他太饿,飞快地往山下赶;当时我怕被人看到,正在学着变成人的样子;正好在山崖转角的地方和他撞了个满怀,他张牙就咬,我来不及变化和闪开,哼!只好比嘴巴大啦,就把他的头咬碎了。如果他不是那么快,或者稍加停顿,我就能变回老虎,也都能避开了。”
他看我不相信的样子,说:“睡吧睡吧,明天带你去看那只死老虎。”

我们老虎都是用刚生下来时发出的第一个声音作名字的第一个字,可见大王可克生下来时是很瘦小柔弱的。我爸爸说他是剥了皮的小猫;他爸爸瞪着铃铛大的虎眼吃惊得下巴掉下来半天没合上,那铃铛大的眼睛一只就比小可克的头还大。老虎耳朵本不算大,可克的妈妈经常把他放到耳朵里保养,那样的育儿袋正好柔软温暖又遮风挡雨,还方便致极。所有的老虎包括他爸爸都觉得可克是那种长不大就会死去或被吃掉的虎崽儿。
谁知他在还没有死掉和被别的猛兽吃掉前就被搞丢了!这也是因为可克的身体太小太轻,压在身上不觉得沉重、离开身体不感觉轻松;加上在严冬,支楞着的耳朵冻得比较麻木。当我们翻过一座雪山休息时,才发现可克没了。是四条腿的族类都知道,在厚厚的雪地上跑动和平时大有不同,头要使劲向上扬、屁股要使劲向上撅,身体的起伏要大很多,所以估计是没注意给颠掉了。由于可克太小,各种感应太微弱,在白茫茫的高山雪原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有发现他。
他妈妈伤心了一会儿也就算了,他爸爸本来就不看好他。看来他真是“那种长不大就会死去或被吃掉的虎崽儿”。没多久大家就把这事给淡忘了。

雪化了,春来到,恍恍惚惚过了多少时日?又是一个秋季,大家都忙着把该做的事尽量提早完成,以便冬天来临后少做多睡。说是做事,主要就是多吃和多准备食物,哈哈,不管怎么高明,本来的兽性还是存在的嘛!
那是个大太阳的日子,我们舒舒服服地品了一下午的阳光,估摸着又够了下雪时两天不出门儿的热量。就在晕晕乎乎的时候,慢慢就觉得不对了,不由自主首先脖子后的毛一根一根立了起来,一股凉气轻轻地灌上了头皮、灌到了尾巴尖儿,所有的老虎都站起来看着太阳落山的方向,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都感到有种威胁压了过来!我爸爸嗖地冲上去站在最大的一块儿岩石上,小虎崽都站到了母老虎的身后。
——肯定有猛兽在偷看!
霞光中,前面的地平上缓缓升起一只灰黑的大蝙蝠,完全立起后撑开的翅膀遮住了火红的落日,太阳的余辉像金丝线勾勒出大蝙蝠的轮廓,在黑黝黝的轮廓当中,两点乌金发亮的眼珠仿佛直接逼视着我们每只老虎。
“嘎、嘎、嘎……” 那只大蝙蝠露出白森森的牙,刚一提气要说什么,我爸爸怒吼一声——这一声可比阿纳徳叫的那声厉害多了——嗡地冲了过去,那大蝙蝠一抖,向后平移着滑开,老虎又往前冲,大蝙蝠轻盈地都避开了;又有几只老虎无声地往前走去,准备加入进攻。这时那蝙蝠猛然把两只巨大的翅膀向前合拢一扇,在合拢的瞬间她背后的万道霞光穿过来射得我们都眯了一下眼睛,跟着她张开大翅膀,一股飓风袭来,所有老虎的动作都被吹得停了片刻。当大家抬脖子再次望过去时,清亮明朗,刚才蝙蝠的位置上站着一只细高的灵猿;在她面前脚边,挺立着一只小老虎。
这时的落日已经没有了遮挡,夕阳全都照在小老虎身上,他娇黄的身体晶莹闪亮,仿佛是剜下一片霞光熔铸而成。他把我们每个老虎都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蹭到刚才变成大蝙蝠的那只夏赫特猿的脚边拱几拱;夏赫特猿弯下高高的身躯,拍拍他的头,小老虎就颠儿不颠儿地小跑到我左边大树下的那只母老虎跟前,叫了声妈妈。
原来是可克回来了!
回来得是那么惊心动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