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24) 第10章 人样儿!?(1/2)

10  人样儿!?(1/2)

雪融过,草发芽,漫山青翠,花似星稀。都可以在山涧草丛中看到最晚出门儿的蛇的慵懒的影子了,那条叫乌蛸的夏赫特蛇的呜呜声又开始摧残霍纳德的神经了。霍纳德强烈要求和我们到城市去,他已经神经质地试图把做任何事情都用来作为避开乌蛸的尝试;他甚至想象吃喝拉撒走开时多转两个弯、多绕两棵树都可能摆脱乌蛸的跟踪。所以霍纳德已经成了我们老虎中最不怕麻烦、最“以迂为直”、最“机敏”、最善于躲藏隐蔽的了;他做事情时曲曲折折、弯弯扭扭的作风,比宁宁说话时的重音还使我们好笑。除他自己之外,我们心里都明白,无论如何那条蛇都能找到他,他的身后永远有乌蛸的影子。

所以换谁都不会愿意带这个拖着大麻烦的老虎出门办事。“有什么事需要用你,你才来。”可克严肃地说。我笑着接口道:“哪天我们需要找蛇办事时一定会要你来的,嘻嘻,你的机会还是蛮多的嘛!”

“那宁宁也不能去!”霍纳德大声嚷嚷道,“他还带着应声虫呢!”

阿纳德白了哥哥一眼:“我喜欢宁宁说话,不喜欢你的蛇。我也要去!”

她妈妈抢着反对:“你也不能去,又不是好玩的地方,又没你什么事,你去干什么?给爸爸添累啊!”说着讨厌地盯了宁宁一眼,“都是他惹的祸!”

“也不算,”可克公正地更正玛迪亚的看法,“没宁宁也会有那事,说不定还幸好由他引出了这事儿呢!宁宁了解人,他应该和我们去。”他看着那争着要去的兄妹俩:“你们去了也没用,而且很多地方不方便。感觉那边吃的也不好找。”

俩兄妹还想努力争取,可克用不容质疑的口气说:“需要才会要你们去。”他说“你们”时还抬头扫了一眼所有的老虎,“包括其他所有老虎都有可能去,但确实没必要——那真不是什么好地方。”

 

四月的鸡脚山更加春意盎然,被严冬收刮一空的森林开始变得健壮起来,到处都湿漉漉地丰润,走在地上都感觉泥土在得劲儿地给我们撑着。

可克蹦了几下,从一棵大树的枯枝丫中拔拉下收藏的衣服,然后幻化成人的样子在我面前走来走去。“你还没见过人,先看看我,看仔细了试一次。”他伸腿伸手展示给我,“我也是躲着观察了半天,才学着能变成这样的,还没有真正的人类看过我变的人样,不知道有没有什么问题?”他询问地看着宁宁。

宁宁笑盈盈地端详着说:“很像!按人类的看法应该是很美!就是走路怎么是张开的?”“很像!按人类的看法应该是很美!就是走路怎么是张开的?”——经过长时间的适应,我们已经习惯了宁宁说话时的重复音,只要听到前一句就可以接着去做去想以后要干要说的事,不必等他把重复的话说完,这样可以节约不少时间;有时也就几乎意识不到他每句话的重复了,他自己说起话来也没有了以前的别扭;只有阿纳德真正欣赏并完全陶醉于他这种说话方式,阿纳德觉得宁宁好在意她,什么话都对她说两遍——这一天赋神奇让宁宁能那么省劲儿地说甜言蜜语,一遍当两遍用,也算是意外之得,让我等稍有企羡吧!

可克奇怪地问:“什么张开的?”

“脚啊!脚不要向两边摆嘛,他们走路时脚尖都是向前的!”

我跟着可克的样子幻化成人的样子,在宁宁面前爬了几步,宁宁笑着说:“站起来啊!”

“我是站着的嘛!”

宁宁哈哈大笑:“你那是老虎站的样子,要立起来,像大王那样后面两个脚立起,前面的手是不挨地的。对,这才是人类的站立。”

“哦呀!”我立了一会儿,又站了下去,前爪刨着土说:“好累!不舒服,那这俩爪子干什么用呀?”可克同样的问题望着宁宁。

“不是爪子是手!我看他们的手拿着东西,像秋树叶那样。”

“哦,对!忘了秋树叶,很多事情想着秋树叶,就接近人类了。”可克明白地说。

我立起“人的身体”,端着两只“手”迈了几步,觉得腰很紧腿很酸,只能弯曲着大腿半蹲着走起来,宁宁笑得弯腰侧躺在草地上:“算啦算啦,你还是像人那样拄根棍儿吧。”说完跳起来劈断根树枝给我。我变回爪子把树枝按在地上不知该怎么办,宁宁说:“你不会用手把它握住吗?”我只好爬到他身边,把爪子变成“手”的样子,宁宁用爪子指点着我弯曲每个指关节,又说了各个手指之间的配合,“那叫大拇指,你试试用两个手指拿住树枝夹起来,对,所有的手指卷过来就把树枝握住了。人们用起手来可灵活啦!你怎么那么呆板僵硬?”可克伸手接过树枝,用手指轮换着夹起,还抛起来又接住,问宁宁:“是这样的么?”宁宁点点头:“还要把树枝上的丫丫叉叉掰掉,就成拐棍了。用手撑着腰就不那么累了。”可克把树枝向上抛给我,我用左手像他那样接着,右手变回虎爪子,沿着枝干哗哗几下捋过去,树枝就成了光光的“拐棍”,用双手握住后撑在下巴下,感觉立起来腰真的轻松许多。

宁宁仰躺在草丛中,指挥着我们:“多多练习,习惯了就好。你看,大王的屁股都撅得没那么利害了——真不知道他上次变人是什么样子,如果有真人看到他会是什么感觉?”

 

当天夜里我们认真地练习了很久才睡觉。夏赫特虎的刀可亚可不是吹出来的,月亮还没有升到树梢宁宁就已经不能找出我多少毛病了,自己也觉得全身各个部位的关节都顺溜很多。“其他的我也说不出更多,”宁宁仔细想了半天,“我也只是看了人类展示在我眼前的一些情况,背着我的很多就没见过——不过我觉得你们真是美人!”

可克拍拍手:“你以前讲过,人类高兴了或赞美另外的人就这样,是吧?其实大概差不多就行了,刚开始不要和人交往太深,他们也看不出什么异样,一边接触一边再学更多。难道采伯虎比我们更聪明?他们都能混在人群里。”

宁宁担忧地说:“你们在和人见面前还是悄悄观察一阵,我总觉得有些别扭。嗯,也许是我见惯了你们老虎的样子。等着让这些大树再看看,他们都见过人的。”

天亮时,那些大小树木比赛似地对我和可克评头论足,不过无论他们怎么激烈争吵和滔滔不绝,其实大部分问题都是我们自己明白的,就是我没穿人的衣服的问题。“管他的!对付人还那么麻烦?先下山再说!大不了等有了衣服我再现身。”我不耐烦地隐去身形,那些讨厌的长舌树立即安静下来,半天才有个老树头说:“见过在这儿学变人的虎,还没见过变没了的人。”

我嘿嘿干笑两声,拉着可克就往山外的方向走。宁宁突然叫住我们:“慢点!是有点儿不对。嗯——,你们、你们不能变得完全一样啊!”他解开心中大结似的接着说,“一个穿了衣服,一个没穿,总觉得有不对的地方,我想了好久,没搞清楚是这个问题。其实你们是完全相同的,人群中几乎没有完全相同的。那样的话才是最不正常,最引人注意,最让人怀疑的。你们的脸上必须要有点不同!”

我和可克对望一眼,走到水塘边照了照,宁宁跟在后面:“人类以前印过很多我的海报,每张海报画片上的东西才能一模一样,你们可不能长得跟一个人似的,走在人群中肯定出问题。”

可克端详着我:“你的眉毛再粗一点点,眼角往边上再拉长——尖些。好!不一样了。”他拍拍衣襟,“宁宁,你就在山坳里藏着。我们下到半山腰才上人类造的‘路’,沿着‘路’往街镇上走。霍克,千万不要忘记隐身!跟紧点。”

 

终于看到了真正的人的样子。

真把我吓了一大跳:传说中的人怎么长得这么丑啊!

在我们所有动物的眼光看来,秋树叶他们猿类是最丑的,因为他们的脸盘是向内凹陷着的,像卷着两个侧边的小荷叶,其他如猴类也差不多。而这些真正的人类居然走的是他们那样的路子!虽然相比之下有的人脸长得平了些,但终归是大方向亏欠太多啊!

我们欣赏的是脸部头部鼓鼓的那种,那才叫美呀!其实这在动物中是比比皆是的:你看最漂亮的狐狸、松鼠、梅花鹿、海豚、鸟雀……,就是马脸,除了长点也算是英俊的啊!可以说脸越鼓凸越漂亮是大自然不变的铁律!就算老鼠洗干净了可都是小可爱!

再看我和可克变的人:脸庞饱满地鼓着,眉毛下的骨头和鼻梁骨支起的层次分明的眼窝中,温柔地翘起一排睫毛,下面隐现着明亮的大眼睛;鼻子高高挺立,两侧鼻翼含蓄地稍稍遮掩着鼻孔;嘴唇不用说,是厚薄宽阔适度,红润而不张扬;一口无人能极的近乎透明的洁白虎牙就更加无须夸耀啦!

——虽然那些人类自己都达不到少许程度的美,但肯定在他们眼里也是以脸庞突兀为美。所以几乎每个人都长时间地注视着走过的可克,露出惊为天人的赞美神态。可惜他们暂时还看不到旁边更浓眉凤目一点的我。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