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25) 第10章 人样儿!?(2/2)

第10章 人样儿!?(2/2)

当我们逐渐看到更多的人,看到人们更多的动作和行为后,就越来越感到惊疑不定。特别是看到从奇形怪状的大龟壳中居然钻出个人来,——那人居然能离开自己的乌龟壳!?尽管还算是个稍微顺眼一点人,也吓得可克瞬间隐去身形,变回老虎,我更加心有灵犀地同时返身就跑!眼角余光中那人惊疑地转过来向着这边揉了揉眼睛。

我们用老虎最快的速度跑回山坳,可克连连说道:“厉害!厉害!所以不能惹那些人啊!”我也心有余悸地说:“还说人家没有刀可亚!高到天啦!”宁宁吃惊地看着我们。

“人类的刀可亚都进化得可以随意变化,身体都能四分五裂啦!”可克冲宁宁吼道,“太不可思议了!怎么敢和他们在一起!”

宁宁不解地问:“人的身体怎么可以四分五裂?不会吧?”

我给他解释看到的那些人把身体的某部分变成各种长的、圆的、方的、扁的、弯的,还随意可以分开来,“就是万年老乌龟也不能把自己的马甲脱下来放到一边,光着身体跑出来凉快吧?”可克补充道:“就算我们的虎威杀气再大,也只能是气氛,不可能是看得到实实在在的我的其他形象吧?我们的幻化也只能是看上去像,并不是真就变成了别的东西吧?否则我门都能飞了!人变的东西却实实在在,人真是厉害啊!”

宁宁边听边笑得在地上打滚:“你们、你们、你们真是傻啊!那些东西和人的身体没有一点关系,更不是人类会变出来那些东西。”他站起来说:“应该说人类能造那些东西,而且不一定是拿着或拥有它的人造的。你们看到人全身都变了吗?没有变化的那部分,才是人的身体,其它的和人的身体没有关系,是人类用另外的东西做的!”他把地上那根拐棍拨到我脚下,“你拿着它,它是不是你变的?你把它扔远点,是不是你的身体四分五裂了?”宁宁眉飞色舞地教训我们:“别看那些人花样百出,他们用的东西越多,就变得越没有力量越不灵巧。他们踩的骑的越多,就越不能走远路越不能跑得快——反而他们离开那些东西就一无是处!”他嗤之以鼻:“老乌龟?马甲?汽车有什么了不起?我还座过火车呢!哈哈哈哈,好长的马甲?——怎么会把你们吓成这样子!”

我们面面相觑,等应声虫把他的长篇大论学完,可克才吐出口长气:“我的个松啊!幸亏是带宁宁来,不然这样就被吓回去,才是丢大了脸啊!”

我点点头:“以后要仔细观察才行。”

白折腾了一阵,我们再次出山时,太阳已经过了正午。潜回到刚才逃跑的起点,可克找着失落在草洼里的衣服,变回人形穿好,小心地瞄着那停放的“汽车”。

钻出来的人不知道跑哪里去了,银灰色的汽车孤零零地趴在路边一动不动。我扔一块石头打在“龟壳”上,“当”地一声还很坚硬。我们悄悄走近,前后打量着人类这件居然能看到空空肚子里面的硬壳,嗯!看来确是宁宁说的“和人的身体没有关系”。

转了五六圈,还没琢磨透那么大块儿坚硬透明的水晶是怎么长到外壳上的,刚才钻出去的那个人不紧不慢地从镇子里走出来,我们讪讪踱到旁边。

和他的其他人类同类比起来,车主人长得还算周正,其实也就是五官分布得稍微匀称一些,在我们眼里略显魅力的也就是脸上两边有两坨肉突起高一点,看上去有一种脸庞向外鼓的感觉。

我决定就找那人的衣服来穿!

“那人是母的啊!”可克奇怪地看着我。

“哦,对!人类应该叫女的。”我纠正了可克,自己却陷入了迷茫:“人穿衣服还分男女吗?”

再看那人,她穿着件浅黄色上衣,衣服比较短,只打齐到腰上;裤子是绿色的,脚上的鞋灰白相间,看上去很柔软。她看到我们有点诧异,冲可克挤出点笑意、点了下下巴,赶紧打开车后门,把手上捧着的大包东西扔进去;然后关门,又打开前门钻了进去。随着一阵低吼,汽车屁股后冒出一股青烟,呛得我们直发闷。

可克说:“你真要她的衣服?”我说:“她还有哥哥、弟弟吧?肯定长得也还勉强。就是怎么才拿得到那些衣服呢?你的衣服哪儿来的?”

可克扬头指指后面镇上一户人家楼顶平台上挂着的水淋淋的衣服,笑着说:“随便拿呗!我的是在山里一家人院子里拿的。”

“跟着她走,我就想要她们的!”我拔腿向着汽车开走的方向跑,可克也跟着赶上来。

那女的走的是另一条上山的路,跑得也还不算快,我们很快就追上了她的车。可当她不相信地从窗户伸出头回过来看了看车屁股边跟着的可克后,马上就开始加快速度,逃跑似地飞奔起来。可克和我感到很奇怪,不由得停顿片刻,审视自己变好了的人样和隐形状态的保持——难道她的目光能分辨我们的老虎真身?居然知道像猎物那样飞逃!弄不清楚也管不了那么多,我们紧跑几步一边一个跟在车子的两旁。可克边跑边转脸冲着车子里的女人笑,还用手敲敲她慌忙关上的窗户,高声喊道:“比比啊!”

不知道那女的听到没有,反正车子更加疯狂地跑起来,“昂、昂”地大叫一声紧似一声;在每个转弯的地方车子都偏摆得利害,发出“吱——、吱——”的惨叫声;有两次它左右乱窜,像没头的苍蝇直接撞向山崖,都是我用手给它推开。在一个下坡拐弯儿的地方,我们在车外都听到那女的发出的绝望尖叫,车子直接就向深涧冲下;我和可克急忙伸手抠住飞转的车轮,硬生生把车子给拉回放到路中。那女子惊恐地在车子里看着可克,一动不动,又不敢开门出来;可克微笑着向她示意继续向前,反复作了五次向前请的动作,那女子才抖抖瑟瑟地滚动步子慢腾腾继续前行。

 

在一个缓坡的弯道处有个立着拱门圈的岔道,岔道里的路更窄更陡。女子开车转了进去,七拐八上来到个稍微有些平整的铺着黄土石块儿的院子。停车后打开车门飞快地冲向侧面的房门,正好碰上迎出来的一个男子,她嘤地一声猫到男子背后,指着可克节节巴巴讲了刚才的情况。又有个老者从另一间屋子冲出来,手握根扁担大喊道:“干什么的!干什么的!”作势就要朝可克劈下。

“我叫可克,嘿嘿,跟着她跑。”可克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按宁宁讲述的马戏团表演时团长向台下敬礼的方式深深地弯着腰。

“为什么?为什么跟着跑?”老者奇怪地放慢了动作,怀疑地看着那女的,“他跟着你的车跑?”

那女的艰涩地点点头,用手按压着喉咙胸口,自己都有些不相信地说:“就是,从山下一直跑过来,我开得好快的!”

那男的把女子往后挡了挡,气鼓鼓地问:“你干什么的?怎么追人家车子?”

可克笑着说:“想找她要衣服,后来就比比看谁快咯!”

三个人诧异地注视着可克:“你不是有衣服么?”那女的看到可克的光脚:“王叔,待会儿给他双旧鞋子。”

“我们要——”可克正要伸手拉我,马上意识到那样会吓死他们的,就改为指了指那男的,“我还想要你的衣服。”

那男的不可思议地挠挠头,回身对女子说:“三妹,你进去坐,我来问他。”

叫三妹的女子反而从旁边挤出来:“你是干什么的?从哪里来?”可克指着远山:“从山里来,我叫可克。你叫什么?”

三妹围着可克转了两圈:“真的?你跑得怎么那么快?”可克笑哈哈地说:“就是那么快嘛。你跑得也很快的!怎么会吓着了,差点掉下去。”三妹摇摇头:“不是,是车子跑。你的劲儿也太大了吧!真是山里的?”可克只有点点头。

“野人?又不像,你家在哪里?怎么到这儿来了?”

可克早想好了回答的话,爽朗地说:“我家就在深山里!从来没有出过山,想下山看看,见你比较漂亮,就跟来了。”说完侧过脸看看空气里的我。

三妹露出点笑意:“哦!真的?不会是人猿泰山吧?这身衣服是你的?”可克回答:“我就是深山里的。衣服是从人家门口拿的,还想要他的。”

三妹高兴地向可克伸出右手,回头笑着向那男子说:“今天碰到奇迹了,”又回过头来对可克说,“我叫曾遥,他叫胡平,是我男朋友。今天只有这身衣服,没有给你的;只是还有件衬衫,你要不要?王叔恐怕有旧的,可以给你点。”可克看我在摇头,就用下巴指指胡平:“就要他的。”

“哈哈,奇怪!那以后再给你吧。先拿衬衣,怎么样?”曾遥伸出左手拎过可克的右手放在自己伸出了半天的右手中,握着上下晃动几下,然后才放开。可克感觉怪怪地缩回手,喃喃地说:“宁宁怎么没讲过?”

胡平不高兴地嚷道:“那我穿什么?”

“咳!你就不穿衬衣有什么关系呢!明天就回去了。快给泰山、可~克!”曾遥欢喜地围绕可克蹦着跳了一圈,拍拍手对胡平说:“比你帅多啦!”胡平转身进屋扔出件白衬衣在可克脸上,曾遥冲着他耸了一下鼻子,拿过衬衣抖开来,直喊可克把外衣脱掉:“来来来,先换上这件,把衣服脱掉,啧啧,看这身肌肉。”

可克看我直对他瞪眼,一只手拢紧上衣,一只手抓过衬衣,夹在胳肢窝下笑着说:“给我兄弟的,给我兄弟的。”

曾遥一愣,胡平冲她悻悻地撇了下嘴。

“你还有兄弟?在哪儿?”

“过后来,过后来!”可克看看我,笑着回答,转身向院子外走去。

曾遥也回身向屋子走去,到门口时突然想起,转过来问:“你到哪里去?你住哪儿?你有钱吗?”

可克也定在那儿,半天想不出回答的话。曾遥走过来:“要回去啊?” 可克只好讪讪地说:“不知道,反正也没什么。”我在旁边那个偷着乐啊!幸好这次我没有显身,先好好看看他怎么和人类打交道吧!

“你回去吗?”,“不回去。”

“住哪儿?”,“随便。”

“没地方住吧?”,“哪儿都一样。”

“有钱吗?”,“什么钱?”

曾遥又高兴地拍起手来:“哈!真是来了世外高人!咦,会不会是火星人哦?”她伸出尖尖食指,轻轻戳了下可克的脸颊,“你真的没地方去?”

“我们,我、我要到城市去。”

“好吧!你在这里住一晚,明天我们一起进城,我们也要回去。”曾遥拉过可克,把他带到王叔跟前:“王叔,开个房间给他吧。我另外给你结帐。”

那老者狐疑地打量着可克,从腰间取下一大串钥匙,转身过去打开了曾遥隔壁的房门。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