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边看边学(3/3)

胡平已经靠在门框上和另外两个训练师聊了会儿天,胳膊下夹着一叠衣物。见我们走近,他迎过来把衣物递给曾遥。曾遥让可克拿着那堆东西,她一件件抖开看着:“怎么把你的训练服都拿来了!这条裤子是我去年给你买的吧?这件风衣还不错。”她看着可克:“怎么样?可以了吧?”可克看了我一眼笑起来。

“喏,”胡平伸腿从门边阴影中踢出团鞋来。一双短靴,一双运动鞋,成对儿用绳系着。“都有了。我送你们回去?”

曾遥说:“你还要回来呢!不用麻烦了,我自己走。”

胡平对可克说:“你先上车等着。”然后拉着曾遥的手,慢慢向外走去:“你还是去做了吧。那么多人都做了,大势所趋呀。”

曾遥低头说:“我还不想。要做在国内就做了,还要好些。你是安排的后天?”

“对。我们那儿就差我了,早晚都得安装啊。安装了很方便,工作也需要。你还是也安了吧,手术很快,不疼的。”胡平扳过曾遥的双肩。

曾遥慢慢抬起头,眼里噙着泪花儿:“你不要管我,要安早安了,要安我就不到这里来了。唉,我不知道还能感觉到本来的你么。”

“我永远都是这样的,爱你的心永远都在这里。”胡平指指胸口,“不会有任何变化!”

曾遥勉强笑了笑,轻轻摆着头:“嗯,你是这么想的。其实我真希望都不要那么冷冰冰的理智、不要那种硬生生的先进发达。我欣赏你一贯的坚毅,你坚毅的目光常常让我迷醉。我不希望你发自自信和坚强性格中的坚毅被机器般稳定的动作,万事掌控的平定所代替。你知道吗?我经常感觉到我那可爱的哥哥几乎就是超级微型计算机(S-MCPU)的化身,他的肉体只是超级微型计算机的另一种包装外壳,他整个人就像一台会自己运动的计算机。有什么意思?有什么趣味?所以我来到这里。啊——”晶莹的泪珠终于滑过她的脸庞,“嗯,我知道,我见过的,你体会不到,你会变的。到时候在你眼里我就是一个白痴,什么也不懂、反应迟钝的白痴。”她落寞地偏过头,“你们流泪都不会了,有什么味道?即使保留了系统,也要模块儿计算数据达到阀值,才执行挤出水来的程序,哼!感情的表达都要计算!”她拨开胡平的手,抹掉眼泪向汽车走来,“我只有到山里去,去作个野人。只希望在这一切来临之前我已经寿终正寝——你回去吧。”

她把脱掉的外衣围在腰上,用衣袖在肚子前打了个结,拉开腰包取出钥匙,坐进汽车冲胡平挥挥手,开车载着我和可克回到大路上,往城市赶去。

路越走越宽阔,四车道变六车道,六车道变八车道,八车道变十六车道……;路上的车越来越多,由稀稀落落到三五成群,由三五成群到穿梭不断,由穿梭不断到擦肩顶头……

曾遥驾驶着汽车左穿右插,万般钻营,终于无奈地凝固进一大片钢铁洪流之中一动不动:“开始堵车了!”她拉起刹车,长出一口气,放松紧张的神情,仰身躺在椅子靠背上。

空气异常沉闷,我示意可克把后排两边的窗户都打开。可克问:“刚才你们说安什么?什么手术?”

“哦,就是我们的芯片植入手术。有各种不同功能的,可以增强人的多方面能力。”

可克很奇怪:“不是挺好吗!你怎么不去作?”

“是好啊。可是为什么呢?就那样一个人,搞得跟机器似的……”

可克打断她问:“什么叫机器?”曾遥回头看看,拍了拍方向盘:“哈哈,这车子就是一台机器啊。你见多了就会知道,机器是人做出来干活的东西,机器干活的力气可比人大多了,又快又听话。但我觉得还是做个简单的人舒服些­——我连复杂乏味的人都忍受不了,更不要说变成机器那么冰冷的人了。其实我觉得你活得比我好,即使你什么都不懂;你从身体到心机应该算很纯正的人吧!”

噢!我的个松啊!

仿佛顶着脑门儿正中炸响个雷,脑子瞬时有些空白。一直担心可克装人不像,会有什么破绽,居然被人认为是“很纯正的人”,难道那些人反而不完全是人了吗?是不是人们自己也不知道真正的人应该是什么样了?

可克一时无言以对,我也似懂非懂。曾遥又看了他一眼:“胡平的运动能已经进行过改良,肌肉爆发力早就超越了本能。现在要植入更多的控制感应块儿,增强他的智能——曾远,我的哥哥,早就进行过综合提升——他们所有的信息都能在共享平台上自动感知分析,甚至于他想的事情、分析的结论也不一定是他自己想的。现在的处理传输速度只比人体本身神经速度慢万分之一,曾远他们的还要快些。几乎感觉不到差距,只是还不知道在应急时刻和非常规时刻阀总值会不会爆溃。人的本能反应和信息指令谁能指挥人的行动?谁也不好定义那个危急时刻,对不同的人也许还不同吧……”

她看可克(还有看不见的我)听得满脸茫然,噗地一笑:“总之就是,只要全息网上有的东西,当他需要时就会想到,好象早已学过一样,包括他个人及授权可以涉猎的人的实时卫星定位位置、形势评估、授权范围的自动通讯等等。”

可克怔怔地嘟囔着:“灵语?……”

“什么?”曾遥回过头来看一眼他,“你说什么灵语?”

“哦,不,就是感应能力吧。”可克敷衍着说。

“也许吧。据说远古的人有什么第六感,如果真有,现在费了那么大的劲儿,还不是达到和古人一样的水平,还变得不人不类的。”曾遥猛然回头,调笑地问可克,“你从来都在大山里,你应该有第六感吧?”边说边伸手摸摸戳戳可克的胳膊和脸,“也许世界上只有你是全身没有一点儿人工东西的人了。”

可克认真地说:“有一点,能感应到。”也伸手摸摸曾遥的脸,“你难道不完全是人?你是什么变的?”

曾遥的脸一红,比较享受地任由可克摸着:“不!我怎么会不是人!只是我们身上都有人工合成的东西,我算很少的啦。看样子你是一点儿没有的。”

“哦?”

“我就是眼睛里安有合成晶体嘛,还有牙……”

可克低头环顾下自身:“现在我也有了啊。这衣服、这裤子、这鞋。”

曾遥打断他:“哈!那些是身外的,我说的是身体皮肉里的,你还没有吧!”她想起可克刚才的回答,坏笑着问:“你有第六感应?嘿嘿,感应一下什么时候通车?”

可克困惑地抓着头:“这、这个,这怎么会知道?”

曾遥欢快地说:“哈哈,那不是感应!那是神仙,是先知!”

可克不好意思地跟着笑,我使劲儿靠在椅子上,张大嘴嘎嘎笑起来,却要奋力压着不发出丁点儿声音——这功夫真让“人”难受!

 

左边的一行车开始向前滑动,曾遥长出一口气启动汽车,然后我们这边的车流也开始蠕动,可很快又完全停了下来。旁边的车子却接二连三往前开走,曾遥伸长个脖子左右晃着瞭望前方:“怎么?出车祸了?怎么又不动了!”

看看左边已经畅通,曾遥越发焦躁,抬头望望开始变得灰暗的天空,又把脑袋伸出窗外向后瞄瞄,见左侧的车流已经有些稀疏,伸手把前台中间的一个旋钮按下扭了半圈,车子下面吱地一声;我把半个身体伸出窗外,俯身下去看到车轮子都转得与前进方向横起了。曾遥看准旁边车流较大的一个间隙,放下刹车杆,轻踩油门:“哼!我的车还会横着开!”我们的车横着从前后抵得密密实实的车流中滑了出去;她又很快转回旋钮,加大油门,就这样驶上了左侧畅通的车道。

可克和我惊诧不已,曾遥得意非凡:“这是我带来的绝招!哈哈,曾远给我改装的秘密武器。他说考睿拉国又乱又落后,让我带了不少先进玩意儿。”顿了顿她又叹口气说:“科技发达也有好处。哎,只是不知道该不该有个尽头,不知道那么费事儿有什么意义。我不是也过得挺好吗!”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