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人是组成世界运转的齿轮,那么一个不和谐的齿轮就会被弃掉,如果想顺利的在众零件中旋转下去,除了磨平自己以外,还可以学会伪装。

古仓是一个从有意识起就跟别人思想不一样的存在,在所有小孩子都认为死掉的小鸟很可怜的时候,她觉得拿回去烤给爸爸吃才是对的。当所有的学生只用言语安慰生气咆哮的老师时,古仓已经上去扯掉老师的裙子和内裤让老师安静了下来。就是因为这些不同于常人的举动,让她在父母和众人眼里都成了一个异类。

为了不让父母为难,也为了更好地融入这个所谓“正常”的世界,她模仿着别人,遵从他人的指示,放弃一切的主动机会,直到她成为一家便利店的兼职员工,她第一次感觉自己真正成为了世界的零件,获得了新生,于是她在便利店当了十八年的兼职员工。

“正常的世界是强硬的,它会静静地排除掉异类。”如果你过了36岁还没有结婚,还只是在便利店兼职,那你就成为了世界上的异类。古仓就这样异类的存在着,她饲养了一个逃避世界的男人让自己看起来正常点,可是没过多久,那些正常的人就更多的干涉起她的生活来,她选择了辞职。辞职后过了一段动物本能的生活(吃、喝、睡),然而当她再次踏入便利店的时候,她发现她的生命就是为此而生,她的双手双脚就是为便利店而存在的。

很多人都打着“为你好”的旗帜来干涉我们的生活,那么,我们该按照自己的意愿顽强的拼搏,向这个世界宣战呢?还是应该顺应世界的趋势随波逐流呢?这让我想起了曾经在豆瓣上看到的一篇名叫《逃避可耻但有用》的帖子,没有力量反抗世界的时候,躲起来可能只是为了逃避别人对自己生活的指指点点吧。

愿每个人都有向世界正面宣战的力量,能为赢得自由而奉献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