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35) 第14章 绕啊绕(2/3)

第14章    绕啊绕(2/3)

玄犼的皮囊笼不完宁宁的身体。

他把脑袋钻进去时我们还一阵欢呼:好一头威武雄壮的玄犼!只见他微微潮润的长毛乌黑细腻、淡淡的柔光如月色浸水,双肩和脖子上的肌肉隐隐弹动;老虎饱满突兀的脸庞把皮子撑得鼓胀圆满,玄犼稍微有点向两边撇开的八字眼皮罩在宁宁正圆发亮的眼睛上,减少了一分简单和直白,增加了几许阴沉和含蓄;他缓缓地摆头晃脑,体会着新装的感觉,却不自知散发出的森严杀气和雍容气象看得我和可克都肃然起敬。

阿纳德一呆之下欣喜地扯开他的盖头儿,“咦”一声又给拢上,拢上又扯开,反反复复觉得趣味无穷。后来她自己套上狗头,居然不愿摘下,跑到远处的水边照了又照,引得宁宁跟在后面担心万分——生怕给弄坏了。

阿纳德绕着可克又跑又跳,一定要可克给她也搞一套,宁宁追了几圈后只得无奈地蹲在我旁边看着可克。可克等阿纳德跑得自己停止下来,才开口笑着说:“你有什么难的?宁宁没办法才用这个东西,你还需要吗?快摘下来还给宁宁。”他边说边幻变成玄犼的样子,我也跟着变成那样,阿纳德“哦——”地一声扔掉狗皮囊,也变成玄犼的样子,笑嘻嘻挑衅地看着宁宁,宁宁不好意思地钻进狗皮囊。

四只玄犼相对而立,阿纳德指指宁宁的下半身:“嘻嘻嘻,还有半个老虎!”宁宁忙不叠地把后腿蹬进另一截皮袍子。我们三个转着圈儿地观察,忍不住都笑起来。可克边笑边皱着眉头说:“怎么办?短了。”

“肚子都在外面。”阿纳德呵呵笑着帮宁宁又提后面又扯前面,皮袍子却始终无法把腰部那半掌宽的虎纹遮住。宁宁使劲儿缩短身体也不能让前后两截儿的狗皮囊合拢,他无奈地看着我和可克。

可克和我面面相觑,思量了半天。最后我说:“要不然也给他穿件衣服?”可克立刻明白过来;“就是就是!”他变成人形,把衬衣围在宁宁腰上,用两个袖子在宁宁肚子上连打两个结,顺手又把拴狗的长绳扣子卡进狗皮囊脖子上的项圈环内,“哈哈,这下看不到了!不过千万不能解开让人看到,那要吓死人的。”他又看着阿纳德明知故问:“你是不是要跟我们到城市去?”

阿纳德坚定地点着头走过去和宁宁并肩而立,可克扬了扬那条长裤:“但你只有这个了,衣服都给了他,你就不能变成人了喔。”我笑着对阿纳德说:“就这样,变成狗也可以。”

阿纳德看可克牵着宁宁的绳子挺好玩儿,伸爪夺过来问:“这是干什么的?”我回答道:“人类的狗都要用绳子牵着。”阿纳德大喜,唯我独尊地宣布:“好!我要牵宁宁!宁宁只能我牵!”

“哈!你那爪子怎么牵啊?”我伸手去抢绳子,“变成手不就行了吗!”阿纳德照我们的样子变出一只人手,使劲儿拽住绳子。

我看了眼可克,嘲笑地喊道;“那你还不如就老虎那样儿进城去!”

可克认真地说:“不行的,没有人手长在狗身上的。而且你也不比他高多少,牵着不像话!”

“我也变成人就行了!”阿纳德伸长身子,变成个和可克一模一样的人来,拽着绳子不放。

可克耐心地说:“人,都要穿衣服的。你先不急,我们谁都不牵宁宁。你还是变回玄犼,先和我们去看看女人什么样子再变,那时也有了衣服,好吧?宁宁,你腰上的衣服千万不能打开让人看见,记住没!”

回城的车也是由我驾驶!嘻嘻,可克光顾着唠唠叨叨地向阿纳德反复强调入城的注意事项,看我抢先占据了驾驶室的位置,他也只是顿了顿脚步就拐到另一边拉门坐进去,继续扭头对后排座位上的两只“玄犼”喋喋喋不休。

“哦,对了,”他盯着阿纳德的脸说,“你不能和他一模一样,要稍微有些不同。”

“我的腰本来就比他细很多。”阿纳德好奇地四下打量着,用屁股碰了碰旁边的宁宁。

“还不是很明显,”可克掰着她的狗头说,“你把眼睛再搞圆些,对,嘴巴稍稍再突出点,尖一些,好,就这样……”

我怀疑地小声说:“用得着吗?有人那么仔细去看狗的脸么?”

宁宁若无其事地蹲坐在位子上,不时低头打量自己的新装。阿纳德一个劲儿地到处乱动,挤得我和可克烦不胜烦。最后,在她把可克挤得横着贴在车子前面的挡风玻璃上时,可克忍无可忍,给了她一掌,一把把她扔到后面,按在椅子上就抽了两下虎鞭:“不准越过这根线!”他严厉地用手划着我们前排座椅靠背,“过来我就打!小心我把你扔到外面去!”停了会儿,他又转过头说:“马上就会有很多人了,要规规矩矩的,如果让人类看到我和霍克与两只狗这样,他们会疑心的。就算他们不疑心,引起过多注意也不好啊。人类的信息传递也是很快的,他们都知道了玄犼,”他看看宁宁,“报纸上都写了玄犼离奇失踪,我们还不知道宁宁穿着玄犼的皮袍出现后人类会怎么样呢!”

阿纳德不敢越雷池半步,就尽情地在后面和宁宁打闹,一来二去,她终于找到个最佳的坐姿。她把两个前爪撑住我们两个前排靠背,坐在宁宁身上哼哼呀呀地叫着,不时对车外掠过的新鲜事物大惊小怪,宁宁憋着嘴,偶尔回应着她的问题。可克的话越来越少,后来看她越来越心不在焉,气得铁青着脸盯着前方一言不发。

阿纳德大呼小叫,时而左顾右盼、时而前倾后倒,特别是顺着汽车的振动上下晃荡时,她兴奋得啊啊大叫。宁宁神色古怪地瞟着我和可克,努力想抑制阿纳德的狂放,却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所适从的眼光滑稽又别扭。

远处隐约可以看到交叉的双塔,眼看着离城市不远了。阿纳德猛然一声长啸,惊得我和可克猛然回头,宁宁却长叹一声,把阿纳德放到一边坐下。

我不满地说:“那是人修的立交……”突然觉得车慢了下来,“咦?”我踩踩油门儿,没反应,使劲儿踩油门儿车仍然在快速减慢,“你把车吓坏了!”

我和可克都莫名其妙,真不敢相信阿纳德会把车吓得不能动弹。阿纳德害怕地缩在座位上,惊恐地看着她爸爸。她从来没想到会闯这样的祸,关键是她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祸。其实我们都不知道。

我和可克下来围着车转来转去,打打推推它又能动动,就是自己启动不起来。后面陆续来了一长串车,有几个司机过来关心地问我们怎么了,见我们茫然不知所措,有人钻进车里,马上又出来,轻蔑地说:“油都跑没了还不知道。”其他几个人都哈哈大笑,指点我们把车推到路边,“先让开大路再说。喏,那边,正好就是加油站。推过去加点油就行了。”

虽然我们大概知道就是类似于汽车饿得没力气滚了,但对汽车吃东西怎么就叫加油,还是心存疑虑,十万个为什么啊十万个为什么!

好在人类就是这点好,不一定必须什么都懂、什么都自己干:加油站的人看我们的样子就知道他们应该干什么——他们甚至出来和我们一起把车推了一段路程。

只见那些人一阵忙碌,就告诉我们好了。接着就说:“八佰块。”搞得我们摸不着头脑。那人见我们一动不动,用手指了指可克腰间的包包,可克拉开拉链,默默地看那人取出个金黄色的卡片走开,很快又回来塞回可克的腰包:“好了,这是单子。可以走了。”

这次我不敢去抢可克的位置。可克关门、启动,嚯!车真就跑起来了。

阿纳德小心地问我:“不是我把油吓跑的吧?”我也给她说不清楚,是是而非地点头又摇摇头。可克闷声闷气地说:“车子饿了,没力气跑。不是你喊的。你不要捣乱了!”阿纳德安心地靠到一边,恍恍惚惚慢慢闭上了双眼。

可克恨恨地回头瞪了一眼后排倒着的两只狗,咬着牙哼出满鼻子冷气,然后用力踩下油门,左右穿花转动着方向。他的感知能力超强,驾驶技术确实比我高明,汽车高速而流畅地飞驰而前。只是当接近双塔立交桥时,车流汇集,越来越密,再怎么也快不起来,最后只能挨挨蹭蹭地挤在连成一片的钢铁洪流中得行且行。只是、只是,怎么才能靠到右边那条岔道啊!

我刚提醒他注意右转,他一个漂亮的点刹停顿,“轰”、“轰”向右侧拱了几拱,硬生生在旁边的车流中逼出个空隙来,两条车道后面的喇叭声响成一片,前后几辆警察的摩托“昂——”地冲过来。可克赶紧轰油,车子划了道弯弯的圆弧,插进右边的岔道,后面汇拢的警察凑在一堆指点着商量几句,好像看两边的车流很快都恢复了正常的滑动,就匆忙各自散开。

可克轻巧地瘪瘪嘴。

“不对!”我慌乱地四下望着,“是前面那个右转!我只是提醒你注意靠到右边车道上来。不是这里!”

可克撑头望望:“没事儿。往前走也可以转到那条路上,我看到了的。”说着已经来到与那条路连接的路口,可有个警察严厉地示意可克只能向前走,我看着路标对可克解释:“这里不能左转,不能左转。”

可克只好向前:“前面找个地方掉头回来,右转就可以上那条路了。”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