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绕啊绕(3/3)

又走了好长一段路才有了左转掉头的路口,可克长出一口气转了回来。咦,怎么那么大的坡?我紧张地贴着窗户四下看:“不对,可克,原路掉头的路是右转然后绕个大圈,是向右再向下向左一个大圈子才回到原路往回走。我们这是向上到另一边。”

可克放慢车速,向左面看看:“糟糕,是在刚才那条路的上面了。什么促狭鬼!搞得来先要向右!”他打量左右准备倒回去,谁知后面已堵起长长的车队,不断有催促的喇叭声。跟着就从路边栏杆上滑过来一辆轨道摩托,下来的警察示意可克把车停到路边:“对不起,您在主道试图倒车。请下车,请出示证件。”他挥手指挥后面的汽车继续前进,嘴里说着“早就注意这个车了,在那边就差点被拦下吧?”

可克和我下车站到警察面前茫然不知该怎么办。

“对不起,请出示您的证件。”

可克挠挠头:“什么证件?”

那个警察奇怪地看看可克,往后退了一步,用眼光示意他腰间的包包。

“哦!又是包包里的东西!”可克赶紧拉开腰包,抓出一大把东西,那个警察拈着两个手指翻了几下,抽出张深蓝色的比较厚的卡片,摸了下右边耳朵上部头盔边沿,在他头盔前面射出一圈紫光照在卡片上,出现了许多字迹,还有照片。“咦?不是你啊!”警察又退了半步,右手往腰间摸去,抬头再次对照着可克和照片。可克快进一步,瞟了一眼卡片上的人脸,回头向我笑笑,又转过去面向警察:“是我,你好好看,我今天变了发型和衣服。”警察噔噔再退两步,反复对照着,越看越像,疑惑地说:“怎么搞的?慢慢就像了。你是女的吗?”可克说:“是啊!哈哈,衣服不是女的。”

“过去!你!”警察向旁边撇开一大步,指着我说:“你,往后退!站到车旁边去!蹲下!快!”看我照做了,他又示意可克:“背过去!你!双手撑在栏杆上!好,右手背过来!”他把可克的手指贴在卡片的一个角上,然后把卡片插进左边腰间的一个薄匣子里,按着右耳听了一会儿,如释重负地说:“好了。是你,没问题。但你的行为已经记录在案,有什么处理你会收到通告。由于占用社会资源,已经从你的银行卡上扣除500元钱,你会收到罚单。”他边说边抽出卡片还给可克,示意可以继续上车行驶。可克不懂地问:“什么?怎么?”警察笑着说:“没被罚过吧?就是影响了后面的人呗,还花了我的时间。以后认真开车。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我站起来拉开车门,问警察:“中段八层24区怎么走?”他奇怪地看着可克:“南部的还是北部的?北部的是你家你都找不着?南部中段八层24区就必须上升降,到三号交互中心作‘8’字上下绕,才能转到那边,”他指着我们后面,“然后大左向上,小左向下……”可克冲我歪嘴,示意不要再问,嘴里喏喏着:“好、好、好、好。”赶紧钻进车向前出发。

车后排的宁宁压低身体斜靠在椅子上,阿纳德紧张地横趴在椅子前的地板上躲着,见可克启动车子,才又坐回原处。

我看着挤眉弄眼搞成曾遥模样的可克说:“好了,不要憋着啦。想想怎么走吧,又不要我问。”

可克长出一口气,用手摩揉着脸说:“问?自己的家自己都找不着?到时候让他问出什么来才麻烦。”

“唉!自己找路回去吧!”我担心地说,“不过要小心了。”

现在这条路让我们从上迈过进城大道来到了城市主轴大道的左边,这些路分的层次特别多,那些高楼每隔十四层就缠绕有一条车道,虽然方便了要进楼上下的人,却苦了我和可克在乱麻般的路线里穿行。我们要么转半天又回到了原路,要么看着要去的地方就是绕不过去,甚至看着“正确”的地方却渐行渐远。可克禁不住火冒三丈,一拳擂在方向盘上:“呀!干脆把车扔了,我们跑下去!”

阿纳德小声说:“就是!下去吧,我不坐了。”

我心急地四面看着,一句话也说不出。可克一咬牙,把车慢了下来,接成一串的车流都放缓了速度,马上就看到后面栏杆上飞驰过来警察的轨道摩托,忙提醒可克注意,那警察高声叫道:“快速通道,不得滞留!请迅速通过!请迅速通过!”可克只得又提速前行。阿纳德吓得不停地说:“怎么办啊?怎么办?到了没有?怎么办?还有多久才到?”可克回头瞪了她一眼:“不准叫!谁让你来的!”

就这样转啊转、绕啊绕。转得可克时而咬牙切齿,时而爆跳如雷;转得我紧张万分、东张西望,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屁股都磨得有些生痛;阿纳德屏住呼吸、大气儿都不敢出一口,慢慢地双眼迷糊、浑浑欲睡;只有小睡醒了的宁宁意定神闲,仿佛就这样绕到太阳都化了也是稀松平常的事。

迷糊中我猛然想起刚才那警察说的话,对可克说“大左向上,小左向下。管他的,我们首先能往下再说。”可克看着窗外:“这里左边没有路啊!都是一小段死路。”宁宁移到左边看着说:“那都是升降区。要不然走左边的升降区。”我急忙说:“不行。升降起来就不能改变,搞错了就一点儿方向都找不着了。那个警察说的是南部大左上、小左下;这儿是北部,看看,你先走这个右转——是往上坡。”过了一会而,我又说:“这个,向右转,对了!是下坡!好了,就转这种右弯。”

可克勉强打起点精神,我们大家都盯着汽车的右边,看见小点儿的急弯就齐声欢呼:“转——”。几次成功过后,可克松了口气,又变得轻松起来:“呵呵,可不要下到底了。不知道有多深哦。”我往左边看了看:“就盯住那条主干道,和她差不多平了就注意……”

“怎么办!”可克突然叫起来,“都转了三圈,怎么又回到了原地?哦,交互中心!”我仔细观察:“下面一层就是主干道了。哎呀,这里好乱!你先停停,那边!很宽的地方,停下来看看再走。”可克气得大声说:“哎呀呀!这么点儿高,都可以跳下去了。”他停下车子,“我不开了!你来!”

我小心地笑着说:“不行,我也不开了。”他仰靠在椅子上:“喔!你去看看,该怎么走。”

这里的路面高低错落,绕来绕去,就像横放着的一只巨大的蝴蝶翅膀,又像横放的繁杂变形的巨大“8”字。每个路口边都立着好几根插着密密麻麻指路板的路标,远看就像地上长着的仙人掌。我跑下车围着每根“仙人掌”都转了七八圈,终于在一根上面看到有条斜斜支着的指路板上写着“(北)中段”的字样,忙瞄准方向,回到车上,指引可克向那并排着的八九条路中的一条驶去。这些路只能单车单方向行驶,两边被半人高的水泥墙隔开,狭窄而弯曲,车进去后就不能再变道换路。

走不多远,我们的路就和其它并排着的路逐渐分开来,绕了个大圆圈,又回到刚才我看路标的下方,和刚才那条路上下平行。“拐过去就是主干道了!”可克看着路边的一个牌子就向右下了坡。“糟啦!糟啦!”我急得都要哭出来,“这是出城的方向!看怎么回去!”

可克猛地一踩刹车就要强行倒车,刹那间就看到前后护栏上过来两个警察,后面还钻出一辆机动摩托,“不要啦!”我急得都喊岔了音,阻止住可克的蛮干,他飞快地把车继续向前开去,那些警察很快就退回没了踪影。

“我要、我要转回去!”可克气急败坏地说,“我要转回去!”

我只好安慰他说:“很好了。不管它顺反,我们终于回到了主干道。只要不离开它,掉头回来就总能走到正确的路上。”

宁宁扑哧一声笑出来:“南辕北辙,反正都在一条路上。”

可克急促地颠动着屁股,快速说:“对!关键是怎么回头!你来,你来开!”

“不!我给你看路!”我回头对宁宁说:“你也看着,找个地方掉头往回。”

走啊走,又穿出了双塔,又走到了郊外,路上的车辆又变得越来越少。可克急躁地说:“怎么?一定要回到胡平他们那里才有缺口吗?天都黑了!”我很沉重地说:“看样子只有到那里才能向回转了。”

“不行!我就要过去!”可克伸起脖子向前向后瞭望起来。见后面视线里已经看不到其他车子,他瞅准个路中隔离带比较窄的地方,猛然停车,冲大家喊了声:“快下车!扛过去!”

我和可克一前一后举起汽车,飞身跃过护栏跳到左面车道上,把车头向着进城的方向摆好,宁宁和阿纳德跟着翻过护栏。我们启动车子刚提起速度,迎面飞驰过来一辆摩托车;可克瞪大眼睛不耐烦地叹了一口长气,不等那个警察开口发音,使劲儿踩下油门,然后变回老虎模样从车窗跃出,腾起在空中张开血盆大口,囫囵就把那警察吞到嘴里。无人操控的摩托车嗖地和无人驾驶的汽车擦边交错,又独自冲出去老远才偏偏倒倒翻在路边。我赶紧扭身坐到驾驶位置把住方向盘。可克在外面狂奔了一段路等我们从他身旁掠过时才从右边窗子钻进来坐下,呼出一口气说:“又要叽叽歪歪!这下安静了!痛快啊!痛快!啊——啊,呸、呸!”他口里卡了几下,向窗外稀里哗拉吐出些乱七八糟的衣服、皮鞋,还有些叮伶噹啷的东西,“呸!吃起都不顺口,有什么稀奇!”

大王发威,我们三个都不敢接口说什么,大家静悄悄地。我放慢车速,看好曾遥走过的路,小心地向右转个小弯,然后向左爬上那个大弯坡,又起起伏伏开过那个长长的“W”型路段。“这就对了!就是这儿,停下!升降平台,看好段层。”可克终于平静下来,指挥着我把车开在了进城道路下的第12层上。到了这里,找到“我们的”车库就简单啦!。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