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38) 第十五章为什么那么多东西掉在地上(2/3)

第十五章为什么那么多东西掉在地上(2/3)

我们从楼梯上到曾遥家那层楼,还没走出楼梯间就听到“砰”的关门声。当我们走到她门口刚要按门铃时,门又猛然打开,曾遥疯疯颠颠地窜出来,看到我们又“哦!”地双手上举,转身就跑,可克一把拉住她:“没事儿!怎么啦?没事儿!”

我也拉着她的另一只手,抢上去挡在她面前,躬身对她说:“好啦,好啦,没事儿了。”她目光呆呆地看着我,我轻轻推推她的手,柔声问道:“你怎么啦?没有什么啊。”

曾遥慢慢回头,嘴里喃喃说着:“漂亮,怎、怎么有那么漂亮的人?我、我,哦!那么漂亮……”没等转过去再次看到阿纳德,她又侧过身子望着可克:“你女儿?真的?”可克笑着点点头。

曾遥闭了一下眼睛,转身看着阿纳德,慢慢走过去:“是人吗?有这么漂亮的人吗?我、我该怎么办啊!”我和可克笑起来,拍着她的肩膀说:“没什么,和我们一样,你怕什么?”

“我、我不是怕,太恐怖了,居然有这么漂亮的人,”她颤颤巍巍地伸手想摸阿纳德的脸,停顿了几次,在离阿纳德的面皮只有一寸的地方,再也没有勇气往前伸,停了好久,终于缩回来,吸了口气,转身往屋子里走几步,长长吐出那口长气,又走出来,再也不敢和阿纳德的目光相对。

她低头看着玄犼,再次惊奇地说:“他又怎么在这里啦!真是怪事连篇,他自己可以走了么?”宁宁从没见过玄犼死前的疲弱之态,看说到了他,就精神抖擞地往前一挺,曾遥“哟”地一声向后仰了一步,跟着满心欢喜地伸手要拍“玄犼”的脑门,手到半空又害怕地不敢向下。她顿一顿,转身向着可克说:“你们的怪事真是层出不穷,突然有了个兄弟,又突然冒出那么个漂亮的姑娘,玄犼居然还跟着你们,还那么快就减肥瘦身、变得威武高大,”她狡诘地眨了一下眼,“该不会还是什么猎人的伎俩吧?”

可克嘿嘿笑着,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讪讪地说:“我们开车就是去接她。我们就是进山去把她接过来的。遇到了、遇……”

“But !”曾遥用手指着宁宁问:“But他是怎么回事?”

阿纳德疑惑地问道:“他怎么啦?你认识他么?”曾遥不去理会她,转脸又问我:“他怎么一转眼就变成了这样?那天报纸说他是离奇失踪,我问了胡平,他们还都帮着在找呢!居然和你们在一起,”宁宁用鼻子嗅着曾遥的脚、围着她转来转去,曾遥害怕地往门口靠了步,“还神奇地恢复了雄风。”

我稍微想了片刻,说:“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玄犼了。他本来没有什么病,只是困于囚笼,万念俱焚,没了精神头儿而已,跟我们回趟森林就恢复了一些野性而已。”跟着我又补充道:“我们可不像你们那样把他成天关在铁笼子里。”

曾遥似信非信地说:“真那么神奇?一下子连肥都减了那么多?”她又弯下腰,仔细地打量着宁宁,“就是玄犼。怪不得他们不准他上山打猎,真是威猛啊!怎么还围了件衣服?”宁宁警惕地耸然而立,曾遥笑起来:“还真当是什么宝贝啊!我不碰你的。”

她笑着直起腰转身往屋里走:“可克,你不会要把全家人都带过来吧?我要上班去了,可没时间陪你们,你还要不要吃的?”

可克站在门口说:“不要。把腰包还给你就行了,我们自己找地方去。”

“哦,对了,我还得赶快告诉胡平他们玄犼的事,让他们不要找了。为着这事儿,他都耽搁了好多事。唉,耽搁了更好。不过最终也那样。”曾遥边说边收拾好东西,把腰包里的几张钱摸出来,又加上一叠递给可克:“还是带着些钱才方便,小心点用。”她出来关上门,冲宁宁努努嘴:“你们把他怎么办?等一会儿任胖子他们可要过来带他走哦!”

可克说:“能把他带得走吗?让他们试试。”

曾遥停下脚步,蹲下来试着摸摸宁宁的头:“你想回去吗?一会儿可有人来带你走喔。”边说另一只手边伸过去接阿纳德手中的绳子。

只听一声惊呼,我和可克同时叫道:“不要!”可克冲到阿纳德跟前挡住,我纵身跳起一把拽住飞起来撞向玻璃幕墙的曾遥。曾遥吓得浑身乱抖,双手扶着我的肩膀才勉强没有瘫倒在地,几秒钟后才呜呜咽咽地哭出来。

可克狠狠瞪了阿纳德一眼,走过来拍着曾遥的背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了。你怎么去惹那个野姑娘。”

我斜眼看看阿纳德,也宽慰着曾遥:“没事了,我们在你别怕。那狗东西是她的,谁也碰不得。不要哭了,上班去吧。以后别去理她们。”

曾遥边哭边说:“我、吓死我了,怎么了?呜呜,怎么回事?还,那,还要不要告诉胡平他们?”

可克一边拍一边推着曾遥往电梯门走:“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用管我们。”

“他们会来带走玄犼的。”

“来就来呗。”

曾遥想回头看看阿纳德,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勇气:“你们会不会又……”

“没什么,你走吧!”可克说着把她送进电梯,“他们带不走大狗的。”

送走曾遥,可克回过头来恶狠狠地盯住阿纳德,怒气冲冲走到她面前,吓得阿纳德不住往后退。

“你刚才要干什么!?”

“我、我也想吃个人试试。”阿纳德心虚地说。接着小声嘀咕道:“你不是都吃了一个吗!”

可克反手指着电梯门,大声嚷道:“她又没有惹你什么!她又不知道宁宁只能你牵着!你不给她就是了嘛。”

我走过去按下可克的手:“她是我们的朋友。你不要动不动就拿对付老虎的办法来对付人,人是受不了的。”

阿纳德不以为然地说:“还不是一样。我也没想到她笨得一点反应都没有,兔子也知道要跳一跳、跑一跑、躲一躲。”

可克放缓声音:“人就是那样。幸亏我一掌掀开她,不然她连怎么回事都不知道就被你嚼到肚子里了。”

我跟着笑道:“幸好她没有抬头看,不然头顶上的那个血盆大口吓都吓死她了。”

“阿纳德,以后在有人的地方,作任何事都必须先问问我再行动。问问霍克或宁宁也行。”可克严肃地一字一顿地说,“听清楚没有?绝对不准随心所欲、任性妄为!”

“那我还是回去吧。真是烦死啦。”阿纳德轻蔑地说,“我还以为很好玩呢。这种破地方,谁愿意呆啊。走,宁宁,你也不要套这狗东西,我们回去。”

可克听她说要回去,高兴地刚要开口,又听她叫宁宁一起走,就改口道:“不行。宁宁不能走!本来就是宁宁和我们过来,没有算上你的。你现在也尝到了人间的苦闷,那就自己回去。带宁宁来是有用处的,他对人的情况比我们知道得都多。”

“我来就是找宁宁的,怎么能不和他一起走呢!”阿纳德拒绝可克的要求,“我不想呆在这里,但宁宁不走,我就跟着你们。”

知道拿她没有办法,可克只好妥协:“反正你以后要听我们的。记住,不准乱来!”

 

还没有走到大门口,就听得外面一片轰鸣和刹车声,跟着冲进来一个警察,他抬眼看到我们马上握紧手中的黑棍子靠门框站住。可当他的目光看到阿纳德身上时,全身一震,手中的棍子“当”地掉在了地上。从外面又接二连三涌进来七八个警察,跟着就是好多叮呤噹啷的棍棍棒棒落地的声音,还有此起彼伏的咦呀哎哟的叫声。那些警察从迅速的涌入马上变得神色慌张,大部分都在满地捡拾掉落的棍棍棒棒;有几个反应快的没等自己手中的东西落到地就立即伸手又抓又接,还有两人掉了棍棒后伸手就掏腰间的手枪,磕磕碰碰出套的手枪又被身上的带带扣扣挂得脱手而出,他们伸手乱接,不小心脚尖又把枪踢得滑到我们脚边——一时间乱七八糟、丑态百出。宁宁被逗得又蹦又跳,使劲儿压抑住老虎的狂笑声,忍不住只好汪、汪、汪地发出些狗狗的大叫来掩饰;阿纳德也学宁宁的办法变声出咯、咯、咯的娇笑;我和可克分别站在两旁,笑盈盈地看着那一群笨蛋。

观赏嬉笑片刻,阿纳德轻轻把脚边的那只手枪踢还给它的主人。那个警察拈着两个指头捡起手枪,生怕抹掉上面什么痕迹似地认真把它放进腰间的皮套扣好,旁边几个警察羡慕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我们继续往外走,对面的警察和我们保持着同样的距离一步步往后退出大门。

嚯!一到大门外,立刻就被更多的警察围在正中。

哎——,又是稀里花啦掉东西的声音。这些人怎么了!没见过怎么的?不就是漂亮的美女吗!

反正就又乱一阵,又停顿在那儿了。其时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后来住在图书馆看了长板坡大战的故事,才知道当时应该由我们中的谁像张翼德那样大叫几声。

过了好一会儿,重新围过来一帮人,先是熙熙攘攘,然后又是掉东西,又是忙乱一阵。有所不同的是跟着四周来了一片喀嚓喀礤的闪光。

又过了一会,由远而近又有一帮人过来,推攘着人群往里挤。

我看着可克,叹口气:“又要掉东西了。”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