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42) 第16章 我们吃饱啦(3/3)

第16章 我们吃饱啦(3/3)
幸亏她多带了钱。
按我的观察和推测,那些人类是不把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钱带在身上的。因为当店主人第四次拿着曾遥的卡回来,说里面的额度已经用完而曾遥说还有现金时,店主人十分地不相信。曾遥只好翻出一叠钱给他看,店主人这才放心地扫了一眼桌子上刚摆上的菜肴。
这已经是第几轮上吃的了?反正我没记。不知道可克他们知道不。我想曾遥和店主人肯定很清楚——曾遥的脸色早已经开始发白了。她现在面无表情、咬着嘴唇在看着我们吃。
想起她刚才问我的话才好笑。她侧过身子努嘴指指可克,小声问我:“记得他上次没吃这么多啊?”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只好认真地告诉她:“上次他还不习惯你的吃法。后来他给我们描述过,虽然与我们以前的吃法和口味有很大不同,但我们终归有了思想准备;今天才可能领你的情,比较自然地陪你吃饭。而且,”我指点着阿纳德他们,“他们也许很饿了。”
曾遥使劲儿咽下一口唾沫,“哦”了一声,额头上沁起一层细细的水珠。我关切地问:“怎么了?”她抽动嘴角笑道:“没、没什么?你吃饱没有?”我摸摸肚子:“快了,差不多了。”曾遥下意识地按了按装钱的包:“他们呢?他们……”
怪了!怎么和在家里说请我们吃饭时的心情差别那么大呢?

店主人刚才已经在饭馆门口挂了个“暂停营业”的牌子。原因当然是光我们要的肉他都已经供应不上了。就是旁边两桌已经吃上的客人,他们买的后几份菜,他都没有了原料;不停地在给人家道歉。那些人气得发了一通脾气后却都不离开,甚至包括所有已经吃完了的客人也都占着原来的位置,吃惊地观看我们吃喝。就是门外、窗外,尽管有“暂停营业”的牌子,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虽然只需照顾我们这一桌,但店里的人也忙得不可开交。现在店主人又过来低声跟曾遥商量着,他觉得我们刚进店时其他客人和服务员失手打碎的碗盘瓢盆的损失我们应该赔偿,曾遥愁眉苦脸地坚决不答应。
“你看,”店主挤出一丝笑意,“那几个客人的衣服被汤水弄脏了,好不容易给他们打了折,他们才没有继续找我的麻烦。唉!我的损失够大了,那么多杯具,您还是赔点儿吧。”曾遥胀红脸,咬着下嘴唇坚决地摇头。
店主叹口气,可怜巴巴地一直看着曾遥,曾遥忍不住开口说道:“我、我们又没有打烂什么。我消费了那么多……”
“是、是、是,您是大客户!可因为你们,我也赔了不少啊!承担一点儿吧。”店主人小心应承着,闪身让开宁宁甩飞过来的一块儿肉屑,心痛地皱了皱眉。
宁宁独自在桌子底下撕扯着小半头猪肉,大口大口地吃得啧啧有声;阿纳德一只脚踩紧猪大腿不让宁宁全部拽走,不时借故躬身钻到桌子底下也想吃上几口,都被宁宁用屁股顶开——唉!不是宁宁贪心想独食,最理解人类的是宁宁,最懂人性的是宁宁,最有理智的还是宁宁;在如此的口舌之乐下,他仍然没有忘记自己保护我们真实身份的职责,他仍然知道不能让人类看到美女嚼食血淋淋的生肉的场面。真不可想象有人看到那么美丽的阿纳德咽吃生肉会有什么感觉。
宁宁,真服了你!
眼看着生肉越来越少,阿纳德急得一头趴在桌子上,眼睛死死盯着那块猪大腿;果然,看着看着那么一大堆肉就变小、变小、没有了。
阿纳德得意地坐直,接着又吃桌子上的熟肉。哎!幸好那些旁观的人类没有看懂这一幕。曾遥和店主人也没有注意到桌子底下的变化,只是对阿纳德的行为有些诧异而已。
“你还有什么吃的呀?”阿纳德扫光所有的碗盘后,抬头望着店主。店主使劲儿闭了一下眼睛,躲闪着眼光无言可对。阿纳德起身带着宁宁又去搜遍了厨房,空着双手走出来:“没了!什么都没有了。我们吃饱啦。走吧!”
我们都站起来往外走,可克满意地说:“嗯,好!又可以管十多天了!”曾遥好好地刚撑起来,听到这句话,脚一软又跌坐回椅子。我终于看出些意思来,拉了下可克的衣服小声说:“她有点儿不想请我们吃了。”
“哦?”
我揣摩着说:“好像用了她很多钱,她的钱不够?”
曾遥听到了这几句话,赶紧站起来:“够的、够的,我喜欢请你们。”
她和店主算清了钱,一张一张数在店主手里;最后还剩两张,她揣进包中,犹豫了好一会儿,又取出来,下定决心递给店主一张;店主人同情地看着曾遥,无可奈何点点头,长叹一声,“唉——”

我有意走在可克和曾遥中间,把思考了许久的一些想法和他们商量。我觉得我们这样走到哪儿都会带来些损失,主要是阿纳德的问题,也许还有吓人的玄犼。曾遥心不在焉地嗯嗯啊啊,只是说玄犼不是问题,狗吓人也严重不到哪儿去,“我还想牵他呢!人牵只狗很平常。”
可克轻轻地说:“就是阿纳德,不应该太漂亮。”
曾遥木然地往前走,嘴里和尚念经似地拖着腔调一定一顿地哼哼:“夺人心魄,夺人心魄。明天报纸又全是我们、不,又全是美女吃饭,美女吃饭。吃了一桌、吃了两桌,吃了三桌。空碗堆起,盘子堆起,吃了一箱肉,吃了一头猪。美女吃饭,打烂了碗、打烂了盘,哦,不、不是美女打烂了碗、打烂了盘……”
阿纳德回过头来高兴地说:“我也请你!”她提提绳子,“我都请过他好多,我也请你!”
可克笑着说:“你有什么东西啊?”
阿纳德翘翘鼻子:“以后嘛!以后有,以后请!”
曾遥没有注意她说的话,只是继续念叨着:“星期三、星期四,星期五、星期六……”
我打了她肩膀一下:“什么呀!怎么!傻啦?”
她一惊:“哦!又走神了。我在算还有几天发工资。”
我看看她和可克:“我想把她的脸遮一下,你们觉得会不会好些?”
曾遥还是和尚念经似地说:“身材也好、身材也好,遮不住的、遮不住的……”
可克却赞同地说:“也行。正好给宁、给玄犼包尾巴的衣服还没丢,撕一块儿让她把脸包上。”
曾遥停住脚步:“你们不会针线吗?很简单的,我给她做吧。”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