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48) 第18章 另一个大王的充实生活(3/3)

第18章 另一个大王的充实生活(3/3)

阿纳德扒拉一下宁宁:“人也这样哭?我还没见过呢。你怎么不是这样的?”宁宁低声回答道:“他不是人。人也是这样哭。我那是小哭。”阿纳德笑起来:“你大哭也这样?”宁宁不好意思地转过了脸。

金刚嘎然止住哭声,站起来快步向前走去。阿纳德吃惊地叫起来:“那样哭都没有眼泪呀!”果然,金刚的眼睛四周没有半点泪水,就是刚才被震伤从眼睛嘴鼻浸出的鲜血也都开始凝固干枯了,画的半边美女脸面血迹赫然、红霞伴乌云齐飞,另半边脸一绺一块的乱毛纠结耸立、污泥和杂草错落。他转身瞪着阿纳德,咬着牙说:“干嚎,那是干嚎!我们的最高悲伤。”说完奋然转身拐进一个粗大的水管。

宁宁揣测着说:“他们还不会流泪?可能吧。”

我推了他一掌:“快走!别想了,跟着!”

谁知金刚返身又蹦了回来,差点撞在阿纳德头上,他侧身让过,不理会母老虎,冲着大群的老鼠叫道:“傻呼呼的,都跟着干什么!青绒!你们去!给我弄烂一个光皮的家,不能有好的碗盘和柜子,我要他们开门回家看到满屋飘絮、一片狼籍;我要他们手忙脚乱、大吵大闹!黄绢!你们给我弄一家没有好饭菜,要他们吃臭的喝酸的,都是你们啃过的,要弄得他们流泪呕吐!紫练——”他回脸对听他招呼站前一步的黄绢补充道:“可以拉十个尿。”又才继续发号施令,“紫练!带他们去给我咬烂一家的衣服裤子,所有的,咬他们个千疮百孔!我要看那些光皮儿穿着露屁股的裤子出门!”他的爪子使劲拍打着地面,想起那些人屁股凉悠悠地出门上街,他又笑起来,放缓了声音,“白巾,你带些跑得快的,到光皮儿的商场去闹一闹,我要他们女的叫小的哭,我要听他们打碎东西的声音,哈哈哈……”

所有听从他命令的老鼠都高兴地一拨拨离开,金刚一挥爪子,才重新走进那个粗大的水管,其余的老鼠紧跟在我们身后。

金刚七拐八弯,走的都是很粗大的管道。向上爬了好长一截后,在一个阴井盖下停下来。阴井盖盖得很马虎,斜斜地搭在井口上,月牙儿般弯弯的空隙里漏下来昏黄的亮光。几十只老鼠从我们身旁鱼贯而上,抢在金刚前面把盖子推到一边,整个洞口都露出后,金刚才一跃而上,我们紧跟其后。

金刚跳出洞口就冲向一个埋头趴在大方桌上的人,飞快地爬上他的肩膀,对着他的脖子又打又蹬,还跳到他的头上使劲又踩又拍,嘴里啊啊大叫。那人对金刚置若罔闻,手指按了几下桌子上的按钮后慢慢挺直腰,一步一顿地挪到桌子的另一边,拨弄拨弄左手边墙上的手柄,慢慢俯身又去按桌面上的开关。

他只有大体上的人形,手和脚还有指头都是整整齐齐地又圆又长,只是大小长短各有不同;头上没有耳朵,但顶上有根长长的螺旋状盘绕的电缆伸出埋到屋顶之中,电缆脏黑得根本看不出本来是什么颜色。

金刚抡起双爪,连环击打得邦邦作响,大声吆喝着他的鼠子鼠孙:“都给我快点!都给我打呀!快上来呀!”他跳起爬上那人头顶上的电缆,使劲晃动,哈哈大笑,冲我们高声叫道:“这就是那个机器人!缺心眼儿,出气包!”他荡得老高老高,把绕得密密的螺旋电缆绷得又直又紧。我们的眼睛跟着他晃过去、荡过来;阿纳德走到机器人的侧面,扭着头看他的脸:“嘿!他们打你呢!把他们甩掉啊!”机器人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按着他的按钮、拨弄他的开关。

所有老鼠中胖胖的蓝衫最疯狂。他站在机器人的肩膀上,紧闭着嘴,不停地用头猛撞,发出的声音也最大最密;连撞几百下后自己也晕了过去,“啪”地滑落到地上,沿途撞落了四十七只其他乱爬乱跑的老鼠。他懵懵懂懂地站起,甩甩头,尖声嗷嗷叫着冲上去在机器人小腿上又咬又抓,吱吱嘎嘎,自己的牙都被磕掉了一小块儿,在机器人腿上的铁壳表面留下一道道白线和缺坑。

黑纹更多的是在帮金刚招呼和用力,放大金刚的命令和力量。他带着一大群老鼠紧跟在金刚附近,在极短的时间内重点重复攻击金刚击打过的部位,使那里形成更加明显的受伤痕迹,看着“自己的”战果,金刚心花怒放,黑纹在旁边手舞足蹈、唾沫横飞。

看着上面的老鼠欢声笑语,自己的努力无声无息,蓝衫怒气冲冲地返身爬上墙壁,爬到一半时迫不及待地使劲一蹬飞向机器人,只听“当”地一声脆响,机器人后腰铁皮上磕出一个小白点,跟着一块石头落地,打个滚儿变回蓝衫,又爬回墙上。

金刚的情绪为之一振,嚎叫着:“打呀!变石头打呀!”几十只老鼠争先恐后地跳下来爬上墙,弹起在空中变成石头,叮叮当当地打在机器人身上。不会变形的老鼠纷纷躲避。

几轮雨点般的“石头”攻击声势浩大,金刚满足地看着我们,笑岔了嗓音吼起来:“看我的!”然后顺着电缆向上晃荡的去势飞在空中,接触屋顶时双脚使劲一点,屁股冲前闪电般击向机器人的头侧,空中变化成大半个石头——后面有部分依稀是污染了的半张阿纳德的脸——“当”地一声“巨”响,机器人的头仿佛顿了一下,黑纹窜过去嗅着鼻子转了一圈,吊着嗓子夸张地宣布:“大王的坑最深最大!”

金刚吱吱笑着在空中打了几个滚儿,飞身落到地上,大声招呼老鼠们齐心协力往同一个方向用力又推又搬机器人的双脚;机器人轰然倒下,身体里发出阵阵嗞嗞呲呲的声音,他生硬地弯腿曲肘努力做着起立的动作。金刚窜到机器人的额头上跳着脚地命令其他老鼠及时掰直机器人的手和脚,使他徒劳地做着一次次站起来的努力。

“那不是嘴巴。他说不出话。”金刚兴奋得有点气喘,指着机器人脸下部的那个圆洞给我们讲解宣讲,“那其实是灯,亮了可以照很远。他可以看到的,只是不知道看到我们该怎么办!”他坐在机器人的一只眼睛上,扭动屁股擦来擦去,“就是再干净,看得再清楚都不知道怎么办。他只知道那些灯亮了灭了怎么办,”金刚指指桌子和墙面,“他只会动开关按钮,控制那些清淤机——还会修水管。”

金刚转个方向,乓乓乓地拍着机器人的脸颊:“水管坏了!快去修!她把水管震坏啦!漏水啦!快去修!”

机器人徒劳地挣扎着,看得我们都有点不忍,阿纳德过去赶走围在他身上四周的老鼠,摸着他周身癍驳的爪痕和裂纹,不相信地说:“怎么修?他自己都需要修理。”摇了摇那根电缆,“不是线拴着的吗?有那么长吗?他能走到水管那里?”

没有了老鼠的骚扰,机器人一停一顿地爬起来,走到桌子旁继续调整着开关按钮。金刚跑过去拍打着他的小腿:“漏水啦!嘿嘿,”回头冲我们咂咂嘴,“是不是很呆?他听得到的,就是不理会这些声音。笨死了。等一会儿你们就知道他怎么修那根水管。”

金刚离开机器人,长出一口气:“爽啦!”

他转转脖子、咧咧嘴,轻松地在我们面前晃着尾巴走了两圈;想起脸上的腌臜,把脸趴在旁边一只老鼠的背上擦干净;叫过来给他背“化妆装备”的几只老鼠,照着镜子,比着杂志上阿纳德的样子把光皮的半边脸重新画好。黑纹凑过来指着给我们顶衣服的那几簇老鼠:“沉鱼落雁大王貌,玉面桃花相映红。他们几个有尿,能不能撒?”金刚不好意思地看我们一眼,笑嘻嘻地踢了黑纹一脚:“不要!他们在的时候不要说那些话。不能在这里撒!换几个上去,让他们回去撒在7号池里。”

可克,我,阿纳德,特别还有宁宁,都吃惊得瞪大了眼睛,张大的下巴掉下来半天没合上:这都是帮什么老鼠啊!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