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51) 第19章 池子多了,什么尿都有(3/3)

第19章 池子多了,什么尿都有(3/3)

金刚急匆匆地连跑带跳,下了两个对老虎来说不算高的台阶,那里的地上积水明显多了起来,可以看到道路两边都有斜坡,划分着不同的水道,短暂的坡道下就是黑黝黝的深坑。金刚爬上一个缓坡,进到路旁边的地厅,在混暗的灯光下那里的地面下挖有一格一格的水槽,每一格都有小半个曾遥的房间那么大。金刚跑到一个水槽边,“唰——”地射出一泡热尿。

他长长地嘘了一口气,看我们吸着鼻子站在外面,讪讪地笑着说:“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撒尿吗?”

我用爪子扇了扇面前的空气,往后退半步避开那股新鲜的尿臊味:“怎么还选地方?跟人学的吗?多别扭啊!”阿纳德也说:“都尿到一起味道太大了。不好!”

宁宁探着头两边看着老鼠的尿厅:“有人管着确实不能到处撒,还要规定时间呢!不过,不过你们怎么搞成习惯了?没人管都要这样!?哈哈,还笑我给人表演,你们不也被人驯得……”

金刚自豪地踱着方步走出来:“光皮儿驯我们?光皮儿的尿撒在最豪华的地方都没什么用,我这里也有光皮儿的尿,喏,”他努努嘴,“那边第二排三个池子里都是光皮儿的尿,前两个是男光皮儿的,后一个是女光皮儿的;第一排前两个池子是猫的;还有狗的,都五个池子了,我在想要不要分分狗的种类来收集?不过太费事了,除了我们老鼠可以自己走过来按规定集中撒,其他的收集得累死我们了。嗯,分分也许能看出点儿什么来,按什么分?公母?种类?种类分有意义吗?博美、松狮、哈士奇……得好好研究研究。”

噢!我的个松啊!

可克忍住笑问他:“你平时都干些什么?有老鼠给你找吃的,你没事了就玩尿?当个臭哄哄的大王,还不如自己去找吃的,好玩些。”

宁宁点头接着说:“都是跟人学的。人也是这样的。不用自己弄吃的了,就搞些莫名其妙的事情来捣鼓,最后越弄事越多,越弄越忙,反而被自找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痛苦不堪。”他关心地对金刚说:“不要什么都向人学,嗯!什么都不要向人学。我回到山上才发现,他们庸人自扰的事情太多,找些事情自己把自己玩儿死。你还是安心当好自己的老鼠,随意自然,简简单单,轻轻松松,舒舒服服。” 阿纳德伸出舌头舔宁宁脖子上的毛,满眼的欣赏爱慕。

宁宁说到最后,边说边岔开后腿,微微后蹲,准备随意地撒上一泡尿。

金刚一直调笑地看着宁宁,得意地晃着尾巴,安心等他把话说完,见此情景大喝一声:“干什么?不要尿!”惊得宁宁打个哆嗦,怒吼一声:“谁敢再管我!”“谁敢再管我!”

金刚后退几步,赶紧放慢声调:“不敢、不敢!你等一等,等一等,就忍一会儿,有很重要、很重要的原因。”

他看宁宁松缓了脸上的紧张,疑问多于不满,才慢腾腾地拉长声调说:“就是啊,光皮儿没事儿调弄老虎,好不容易驯乖了,还给跑了一只,哈哈,白玩了吧?”他看一眼可克,“呸!我们跟光皮儿学?不是说过吗?光皮儿是我们的奴隶——还是,现在还是老虎的口粮——光皮儿玩得出我们的花样吗?”他顿了顿,看我们没有皱眉、瞪眼、咧嘴疵牙,“据我汇总所有老鼠的统计,光皮儿有百分之八十二点七的事情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套、是自己玩自己、是简单复杂化、是……”

我不想听他啰唆:“什么跟什么啊!你说得倒还挺、挺……”

我“挺”不下去,可克接着说:“你说得倒挺精确,挺科学的。”

金刚仰头大笑,举起爪子捋起嘴角的毛来,捋到左边脸时摸了个空,笑声哽一下,收缩爪子来回蹭着右边的胡子:“我们是有、是有,”他迟疑着把本来冲口要说出的字偷换掉,“是有用的。我们分开收集尿是有用的。”

他撑起脑袋吩咐站在我们后面的老鼠:“黑纹,去,快去把最小那间里的小池子弄干净,先弄一个,绝对干净,不能有一点点其他的水!多带几只去弄,要快!”然后对宁宁说:“走吧,跟着他们去撒尿。”

我挡在宁宁前面:“你们有什么?”

“让他去撒了再说啊!”

“不!说了再撒。”

“那你让他憋着吧。”

宁宁大声叫道:“不说我就撒在这里了!”“不说我就撒在这里了!”

金刚一下窜到宁宁后腿边,那样子就象要堵住不让宁宁的尿出来似的,嘴里急忙答应着:“好的,好的,那么难得的虎尿!我们要用不同的尿作科学实验。”

 

四只老虎全呆立在当地。

等我们的脑子活过来后,可克第一个发问:“实验?科学实验?”

阿纳德一把抓起金刚,好像如果他再敢胡言乱语就会捏干了他。

宁宁诧异得差点儿一屁股坐在地上,白睁睁地瞪大了双眼,忘记了尿涨。

我跟着可克问:“什么实验?老鼠做什么实验!你当你是人啊?”

金刚被捏得伸长着舌头只哈出来一口气就再没了声息,可克甩尾巴拂在阿纳德爪腕子上,她醒悟过来松劲儿把金刚扔到地上。金刚摊在地上又是干呕又是揉喉咙,半天才说出话来:“你!急,你急什么?怎么都是你!你急的什么!”他转转脖子,“我才不是乱说,真是做实验。他还撒不撒尿?”

宁宁合上下巴:“你说了我再撒。”、“你说了我再撒。”

金刚古怪地打量宁宁:“听到了!你怎么什么话都说两遍?”

我们都没有理他。

可克犹豫地说:“不对!你说的你们有什么?”

“有用啊!我们那样收集是有用的。”金刚不等我们再说什么,“你们仔细看那些池子里还泡着些什么?都是比较小块儿的各种钢筋水泥。我们试验怎么才能尽快把钢筋水泥融化掉。”他看我们一时说不出什么话来,又补充道:“不用光皮儿合成的材料,用天然办法。已经试过了,有的光皮儿合成的东西是可以腐蚀融化,但融化后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都不能用。所以要试验用天然或者天然合成的东西。”

似乎得到了问题的答案,不过大家仍心怀疑虑。宁宁犟着脖子问:“这是老鼠做的事吗?”“这是老鼠作的事吗?”阿纳德满怀力量地点着头表示同样的问题。

可克摇头固执地说:“你说的你们有什么不是这个。到底是什么?你快说出来!”

金刚皱着半边眉头看着我们:“真是这个!”

“那就是还有!”

金刚叹口气:“还是去把尿撒了吧。”他指指带着六十只老鼠走回来的黑纹,边迈步边盯着我们每一个老虎的眼睛,“你们要发誓,绝不说出去,特别不能在光皮儿跟前说出来,我就告诉你们。”他把眼光停留在阿纳德脸上,“说出去会出乱子的,也不知道什么乱子。肯定有乱子的!大乱子!你发誓决不说出去?”他难得郑重地强调。

看我们坚毅的表情和阿纳德有力的点头,金刚又叹口气说:“其实是我们的光皮儿朋友在做实验。”

嗯,这才合理!

我们停止了提问,安静地随他向前走去。不是没有疑问,是太过离奇让我们的脑子一时短路想不出该说该问什么,同时也知道我们会从金刚口中得到所有的答案而没有必要咄咄逼问。

沉默了好一会儿。也许觉得老虎们已经咽下了刚才的震撼,可以继续接收跟着的不可思议了;也许话已开头,他自己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境地。而这肯定是第一次对他们老鼠之外的动物说起吧,金刚压抑着心中的紧张欣喜,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说:“我这里有个人——不是我们抓他来的,也没有强迫——有个人在我们这里,我们愿意和他说话,我们愿意在他面前表现一切。他做各种研究,这是其中的一个,不光只有这一个。反正也好玩,我们帮他,和他一起玩。”

他跳到准备用来收集虎尿的池子里,仔细嗅着检查着,吩咐其他老鼠下去清理掉几根细小的鼠毛,嘴里强调:“那么难得的虎尿!多么难得的虎尿!呵呵,肯定有特效!”

阿纳德不解地问:“上面不是有那么多老虎?你让他们都到这里来撒尿不行吗?”

我和可克笑起来,金刚苦笑着说:“你以为所有的老虎都能和我们交谈这么久吗?你以为那些老虎像你们这样讲道理吗?他们自己都烦不过来,还敢在他们面前提一点点要求?”

我笑出声来,冲可克叫道:“嚯!我们成讲道理的老虎了!”

金刚看我一眼:“况且让他们知道了这里有一个落单的光皮儿,那还了得?”他又叹口气,“唉!欲望得不到满足,会是什么样子?要求太多、欲望太多,是什么样子?特别要命的是那欲望是食欲!永远都要离他们远远的,说完听完快走开­——至少你们平和点。”

等宁宁尿完,那池子边围满了老鼠,吱吱呀呀地品评着。金刚嗅了嗅鼻子,露出笑容赞叹道:“太刺激了!”然后专门对着宁宁,却是向我们所有老虎问:“你们不吃人吧?”

想起曾遥的那顿大餐,我和可克微微摇头,阿纳德说:“不啦!我是饱的,七八天都没问题。嚯!吃了她好多的!”宁宁也笑着说不会。

“就让你们全看看,反正都知道了。”金刚开心地说,“告诉了他,他也会高兴的。哈哈哈,我给他找到了老虎尿,他想都没有想过,”金刚美吱吱地自己夸奖自己,“嘿嘿,与虎谋尿,嘻嘻,没有谁见过与虎谋皮,让他见见与虎谋尿,哈哈……”

“肯定有神奇的效果呢!”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