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52) 第20章 大学士(1/3)

20  大学士(1/3)

金刚之能,在乎随机应变、巧取豪夺,随遇而安、观风辩色,遇弱则强、遇强则弱;追求的就是稀里糊涂舒服快乐的活命——尽管追求的道路曲折艰辛,他却能把刺激当享受,在痛苦危险中履险如夷。

真想不到他居然还有这么深沉的一面!

“实际上我们养着那个人。”他认真地说,话音中居然没有带一点点得意、欣喜、鄙视、讽刺,而且没有用“光皮儿”这个词,“当然,也不是一定需要我们养。只是他觉得省事,我们觉得有趣——也不怎么费事。”

阿纳德赶上和他并排而行:“什么他!他是谁呀?”

“他是大学士,祖大学士。光皮儿中的大学问家,大科学家,什么都懂。”“光皮儿”三个字一出口,金刚的语调轻飘了起来,“他让我们无聊的生活多了许多趣味,我们又忙碌起来啦!”身后的群鼠发出一阵欢娱的笑声。金刚猛然想起来,转身对黑纹说:“再去那旁边弄一个池子来,干净,你亲自去,检查。先就要分开,把母老虎的尿分开。嘿嘿,”他瞟一眼我们,自嘲地说,“跟着光皮儿科学家,搞科研就要有科学的严谨思维。”

宁宁不解地问:“难得听到大学士这个名称!人类不都是叫什么专家教授、博士科学家的吗?”

“到了!”金刚几个快步冲到前面,指着右边的房间做了个请的动作,马上向后面疾退几步。

阿纳德迈步上前,刚到门口,只见眼前火光乱冒,耳朵里“噼啪”之声大作,阿纳德轰地跳起往后就倒;紧跟后面的宁宁也“哎呀”一声向后躲闪。屋里有人大声叫着:“怎么啦!怎么啦?”

我和可克一下就冲到两个年轻的老虎前面。屋子没有门,里面亮晃晃地,一个花白胡子的人从里面冲向门口,当看清外面从暗处窜到光亮地方的两个大老虎时,他被惊得向后倒在地上。不过马上又坐起来大叫:“站住!不要过来!不要过来!”声音慌乱惊恐得都岔了调儿。

看那样子没有接下来的危险,我和可克返身去看阿纳德。她已经被宁宁拱了起来,却还惊魂未定,兀自站着发呆。没有流血,没有缺损,四肢都还完好;只是全身,特别是头部已经变得漆黑,两个大眼睛突出的红亮,充满了害怕;脑袋就像长大了一倍,和身体的比例明显地大小不均;仔细一看,原来是脸上头上的毛变得纷杂卷曲,乱蓬蓬地支楞起来看上去仿佛脑袋膨胀了一圈。可克掉头又要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坐在地上的老头儿一只手撑地,一只手伸向前摇摆着:“不要!不要往前了!”

金刚高声大笑:“呵呵,变了个狮子头!”说完“吱——”地溜进屋子。

我迈步正要跟进去,那老头又叫起来:“不要!不要过来!要爆……”

又是“砰”的一声爆炸,幸好刀可亚高,感到不对闪得快,我和可克都毫发无伤,却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金刚哈哈哈地狂笑起来。

我们慢慢靠拢门口,什么也没发现。那个老头儿撑着站起来,凑到门口向外端详着:“嗯,是几只老虎呀!”他转身问金刚:“你怎么把他们带来了?”

金刚好一会儿才止住笑,说:“不是那些,是另外的。我给你讲过的,”他摸着光光的半边脸“就是上次山里碰见的。”

“哦,他们还来找你?”老头儿又打量着我们。

“不是找我,是找上面那些老虎,找不到,要我帮忙。”金刚坐在一本厚厚的书上,勾着一个爪子让宁宁过去。宁宁迟疑地向前蹭了两步又停下,不知所措地看着我们。金刚又招呼其他那些老鼠,那些老鼠都鱼贯而入;老头看着那些顶着杂七杂八东西的老鼠皱了皱眉,金刚还在笑盈盈地向我们招手:“进来,进来啊!”

真是奇怪了!老鼠进得老虎进不得?那老头怎么进去的?我和可克对望一眼:大老虎有什么龙潭不敢闯!

我们调动全身每一根毫毛下的刀可亚,贯注所有精神在前方的危险上,小心地迈步向前。

那老头赶紧向前一步,摇着两只手阻挡我们:“等等、等等,先不要过来,等一会儿。”他回头看着金刚,“真要他们进来?没什么问题吧?”

金刚躺在书上懒洋洋地说:“进来吧!没什么的,他们也算我的朋友。”他狡诈地笑着吩咐所有老鼠:“不准去帮忙!你慢慢弄吧,我睡一觉。”

老头儿叹口气,不情愿地问:“你们进来做什么?好麻烦的。能不能不进来?”

可克说:“你就是祖大学士?我们也没说一定要进去,”他指指金刚,“是他带我们来见你的。为什么我们进不去?”

老头儿点点头:“你们高,他们矮。他们矮就可以进来。”他用手向下压着比了一个高度,“这么高以上就过不了了。”

回过神来的阿纳德懵懂懂地抢着问:“什么也没有啊!”说完伸爪向前摸去。

“不要!不要!会爆炸的!”祖大学士喝住她,“看不见的,是空中布雷!看得见就怪了。”

阿纳德缩回爪子,狐疑地看着大学士。大学士又叹口气:“好东西倒是好东西,就是还不很方便,弄起来麻烦。”说完转身到屋子里去搬了个大罐子来,又拿来一套打气的设备,把一堆管子接好后回身看看群鼠。没有谁有给他帮忙的意思,只好自己踩着“噗兹”、“噗兹”地打了几下气,对我们说:“要搞好久的,想进来就帮着打吧”把设备放倒贴着地面撸了出来,自己转身去拿其他东西。

宁宁一只爪子按在打气杆上:“那我们就在外面吧!进去做什么?”

大学士赶紧回头:“好的,好的!在外面也是一样。要搞完得大半天呢!”

闭着眼睛的金刚翻个身喃喃地说了句“梦话”:“趴着钻进来啊。”

大学士眯缝着眼量了量我们:“恐怕不行。他们的脑袋都比你们高那么多……”

好奇心驱使阿纳德嚷起来:“要进去!就要进去看看!要进去!”

金刚翻个身,又说了一句“梦话”:“变啊!不是会变化吗?”

阿纳德嗖地一矮身,变得和金刚一模一样窜进去拉起他转了几个圈儿,然后和他并排躺着,吓得其他老鼠“哗”地围过来又“哇”地散开去,交头接耳,一副争相向前的模样又茫然不知该拥戴哪个。

我也扭身向前,可克抬腿压住我的爪子,扬头指着宁宁说:“他怎么办?”

宁宁息事宁人地往地上一趴:“我不进去,我就在外面。进去做什么?”

可克不满地看了一眼金刚,执拗地对大学士和我说:“就要进去,还要你想办法让我们都进去。就要看你怎么办!”他高声喊道:“阿纳德,出来!我们就是要昂首走进去!”

大学士转身就往回走,嘴里愤愤地说:“要进就进呗!我又没有请你们,为什么要我给你们弄?”

我调笑着说:“进当然是随便就可以进来的,只是想看看你的东西。有何不可?”

“有本事你们不要变!”大学士停下脚步,回身,挑衅地说,“就这么走着进来看看!第二层才是真的爆炸!”

阿纳德生气地推了一把宁宁,大声喊道:“退后!退后!我就不信震不烂它!看我吼碎了它再走进去!什么东西!”

她这一声吆喝可了不得,金刚激灵一下翻身坐起,所有的老鼠吓得吱吱怪叫,在屋子里没头苍蝇似的找地方乱钻,魂飞魄散的黑纹连滚带趴地扑倒在大学士跟前:“不行!不行!她吼起来可就出大事了!快,快,不要惹他们,不要惹他们!吼起来,吼起来,这里的一切,一切,”他划着圈儿地表示所有的一切,“全都,全都震碎,全都震碎!”

金刚也说:“让他们进来,听他们的。真的都会没命的!”

见过阿纳德刚才真的进出自如,现在发起怒来说不定真是有老鼠们说的后果,大学士只好换了种说法:“嗯,也行,只取下面那层,空间大些就可以钻进来了。”他目视宁宁,“那就继续打气吧!”自己则去拖来好多细管子,在门旁的墙角边搭起架子来,嘴里不停地抱怨着,“时间少花点,事情还是那么多,真麻烦!那么多老鼠不来做,我都好久没干过这种事了……”

阿纳德帮宁宁压着打气杆:“你是怎么出来的?你不更高吗?趴着也比老鼠高。”

大学士看她一眼:“我又不出去。我难得出去一趟。而且有他们弄,怕什么?”

金刚已经不再装睡,他坐在书上饶有兴趣地观赏着劳作的人和老虎,慢条斯理地插话说:“大学士,你不知道吧,你的池子里有虎尿了。”

大学士眼睛一亮,停止住抱怨,金刚继续说:“只有浅浅的一层,还有三只老虎没撒呢,等他们都撒了就可以泡小块的了。再给你取一杯来做混合实验。”

大学士的脸上平和了许多,停下手中的活儿,抱来几瓶清水,从门下滚出来示意我们喝,又才接着搭他的架子。

“你不出来老在里面干什么?”阿纳德甩着脑袋经过几次幻化后已经完全恢复了以前的毛色形态,她的爪子随着宁宁上下动,抬头往屋子里瞄着,“什么事都在里面做?像他们随地撒、撒,不!像、像我们……不!像他一样……”她用头指向老鼠,摇几下,迟疑过后最终指到宁宁身上,“随地撒尿?”

金刚冲宁宁嘎嘎笑着说:“他现在不是也没有乱撒了吗!”阿纳德使劲儿横了他一眼。

大学士看我们都把水喝了,然后才说:“我这里是十间大套房呢。哈哈,什么都齐,上面可没有这么好的地方。忙啊,真很忙。我是闲不下来的,没事儿怎么呆得住?搞这个空中布雷不就是事情吗?呵,还有很多,怎么会不忙?”

“你搞这些有什么用?”

“用处肯定有,不过对我来说用处确也不大。但没事情做怎么办呢?我不研究点东西真就不知道怎么活了!”

屋里的老鼠们都发出善意的哄笑。我们也觉得挺有意思的,虽然有些莫名其妙,还是跟着笑起来。

金刚指着空无一物的门廊问我们:“这个不错吧?”

大学士抢先说:“还早!还早!还有很多问题。有的地方很不完善,在特别大的风里雨里怎么用?对,特别是雨里,异物触碰可是要爆的!还有安装撤消,都必须搞得很方便才行。”

可克皱皱眉问:“怎么不都爆?刚才爆的时候,”他看看阿纳德,“其他的不受影响吗?”

“哦,这是个问题,但,已经解决了。采用的是定向技术,只向外物接触的方向爆炸,我也试了很久的。事情那是非常的多,爆炸物的气化,混合反应时机,那是基本的;比例,混合比例和方式,哎呀,比重,比重的调节,呵呵,哪样都伤脑筋。还有固定问题,使用的是场定原理;其实周围没有固定物体施放引力场,它们是没办法定在那里的。还有扩散,如果不是解决了气壳,是没法做到的——那不是我解决的。”

“还有其他人吗?”我引颈翘望。

“没有,这里就我一个人。我是看哧讫国的一篇论文才解决的。”大学士擦了一把汗,“气体场的设置和同质张力、引力,其他气体可以穿过,但经过设置的气体形态形状不变,相互‘认识’,互不离散。哈哈,你看,事情多不多?都还有很多事情要作啊!”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