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54) 第20章 大学士(3/3)

第20章 大学士(3/3)

大学士眯缝着眼睛看了我们半天,右手掌掌根撑在身旁的一张小桌子边儿上,反翘起五个手指飞快地敲打着键盘,他瞟一眼下面的屏幕:“没有。怎么查都没有。这是什么老虎呀?”

金刚笑着说:“以前上面那些老虎你不是也没有查到吗?还是你第一个对他们作了一些记录,还放在你自己的文件夹里呢!其他的光皮儿连那些老虎都一无所知呢!这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老虎。”

停止敲键盘,大学士向前挪了一步,屁股搭在桌子边上看着我们问金刚:“他们和上面的一样吗?都会变呀。是一样的吧?”

金刚摇着头说:“不不不!看上去一样,却大大不同。当初我偷、”他不好意思地迟疑着,“当初刚看到时也以为和曹大平他们一样,却发现他们可以不动嘴吃东西,看上去很文雅,想起来太恐怖。还会隐形。”

大学士瞪大了眼睛,兴趣盎然地在我们身上探索着:“咦!新鲜,太神奇了。怎么吃呢?”他询问地盯住可克,那意思是要他演示一番。

可克含着笑问金刚:“你看,哈哈,吃点什么给大学士看呢?”

金刚还算好,其他老鼠嚓地都向后缩了一大步,警惕地关注着形势。金刚四下瞅了瞅,盯住从门外探出个脑袋的蓝衫,蓝衫见事不妙,刚一转身,被金刚喝了回来:“就他!吃他——”他有意拖长声调,笑嘻嘻地看着蓝衫被吓得全身摊软,烂泥一样趴在地上干泣,“我刚才都出了那么多血,你,吃你根尾巴有什么大不了?”他接着刚才的命令高声叫道:“吃他的尾巴!”

阿纳德迈步当在可克前面:“我来!”话音未落,蓝衫的细尾巴抖一下就消失了。蓝衫哇哇叫着又跳又跑,片刻没了音信。

大学士惊喜地快步抢到蓝衫尾巴消失的地方,趴下去鼻子都要杵到了地面,对着阿纳德搞出来的“什么也没有”观察了好一会儿,嫌光线不够,伸手按了下裤包里的什么东西,屋顶上的另一排灯也亮起来,照得房里像艳阳天的中午,他又从口袋里摸出个厚厚的放大镜,对着那块地晃起来:“咦?太神奇了!什么也没有。总得留下点儿吧?尾巴里是有根骨头的,骨头都不剩一点儿?真是被吃光了?”

阿纳德走过去拍拍他撅得老高的屁股:“吃了!别看了!没了啊!”

大学士腾地跳起来,转身摸着自己的屁股,还回头向下看一看,生怕也会少一块。

“嘻嘻,没吃你的什么。我问你,”看他吓得不轻,阿纳德退回两步,“你成天呆在这里干什么?从来不出去吗?”

大学士不舍地看看“什么也没有”的尾巴消失的那块土地,把好奇心和希望又寄托在“令人恐怖”的阿纳德身上,他把放大镜举到右眼前对着阿纳德,心痒难挠又惴惴不安地欲前还退。不知道通过那东西他看到了阿纳德什么,而我们却在那放大镜中看到了一个巨大突出、乌亮闪光的牛眼睛。

金刚也变成个小矮人,推着大学士的腿让他向前:“去吧!没事儿!他们不会吃你,他们用不着吃你。”

大学士边往前走边回答:“这里好啊!呆在这里没人来叽叽歪歪……”

金刚接着说:“他上去那些光皮儿会抓他到、到医院。”

“呵呵呵,”大学士摇着手中的放大镜说,“精神病医院。我说那些人有病,尽做些费力不讨好的事,早晚把自己玩儿完。哈哈,他们都说我有病,抓我到精神病医院。”他看看金刚,“还是他们好,不说我,帮我做事,还给我吃的。”

金刚侧着身体,把变成的阿纳德模样的半边脸冲着我们,得意洋洋地说:“这都是怪教授的“怪”引得我去看他。哎!太谈得来了!不成朋友都不行!”

大学士提高声音大声抗议道:“不准那么说!不能叫我教授!”

金刚连忙点头:“对对对!那不是说给他们听以前的事吗?不叫了,不叫了!”

宁宁在后面奇怪地问:“你那么能干,人类都叫专家学者、博士教授的!怎么那么奇怪,叫大学士!没听过。”

大学士哼了一声,又自负地哈哈笑着说:“专家学者,教授博士?我才不是呢!”他差不多走到了阿纳德的跟前,也许从放大镜里真有什么发现,他专注的神情就像目光透过镜片钻探到了阿纳德的汗毛根里。阿纳德不由自主地往后仰着,张嘴都要叫起来了——真是奇怪,又没有戴上面罩,这个样子把阿纳德看来看去,大学士居然没有像他的其他同类那样发花痴或是掉东西。

大学士伸手在衣袋里掏了掏,醒悟过来似的自己笑笑,向左转身,直接穿过顶上有大洞的房间,我们赶紧跟过去。

喔!更里面那间屋子摆放的东西又是另一番景象。小的都是些玻璃制品,瓶瓶罐罐、盘儿碟儿;还有大的就是些干干净净、钲明瓦亮的锅锅箱箱、柜儿盆儿。其间仪器也不少、工具也不少、火苗更不少,往来盘环的透明管子里七八种颜色的液体流淌冲击,芳香醉人的酒精灯灸烤下的各式器皿里热气蒸腾、冷雾萦绕,看上去不动声色的一弘碧液里,冲撞激荡、勾连缠绕——人类渲染出的分子原子热烈地奔腾驰骋、融合分解。不知名的几套设备明显是在搞调配合成,信号闪烁,声音嚯嚯,各自都在认真地自动运转:称量出料、搅拌混合、流转加温、拉扯挤压……

整整一面墙大的屏幕上,展现着不知哪一台超级显微镜下的斑斓世界:仿佛是两只巨大的深蓝色毛毛虫在蠕蠕而动,既像在吞食周遭翩纤的漫舞蝴蝶,又像在收拢散乱游离的调皮蝌蚪,有七八根尖细的针又不停地在“大毛毛虫” 周身快速点刺或挖补着……

不要说大学士的这些花样让老鼠们“无聊的生活多了许多趣味”,我们大老虎一看到都有些意乱神迷了。

大学士拿起一块长方形的玻璃片儿就往回跑,都冲出去了才发现或意识到我们跟着进到了里面,又急急折回来,伸手就要掀开阿纳德的嘴皮用玻璃片儿去刮什么。正入神地看着墙角那套我们唯一猜得到点用途的设备,阿纳德吃了一惊,挥手挡开大学士:“啊!干什么?”

“我取点组织,没什么的,不痛。”大学士微微掂起脚,眼睛差不多都杵进到阿纳德的嘴里,“我有好多好多各种组织。”

“都要取的!来了的都要取,”金刚嘎嘎笑着,“特别是你们大老虎。嚯!要他命都要取。张开嘴巴就行了。”

听他提到“大老虎”,大学士打了个激凌,不过也只是头往后退了一点。阿纳德反倒后退几步,指着那占据着一个墙角的七八张桌子上的东西问:“你先说,那是不是做‘雷’的?”

墙角处吊着个大大的壁厚得几乎不怎么透明的玻璃球,玻璃内还夹有一层两层钢丝网,球体上有十几个通孔,接着不同的管道和探针仪器;从几个管子里一次次挤出各色气体,然后在玻璃球里一闪火光发生爆炸,外面只听得到或深或浅的沉沉闷响,也有那么几次可以感觉到地下的震动;每个步骤井然有序,重复往返,旁边桌子上的电脑屏幕显示记录着大概是比例和爆炸的各项指标数据。离开一定距离有一个更大些但薄得多的玻璃球,也有喷头在挤气体,不过是多层喷头,挤出的却是泡泡样的气球,大的套小的,一层又一层,每出来一个气泡泡,伸在玻璃球内两侧的两个尖尖的金针就射出深浅不同的蓝色的极光,接触泡泡后在其表面形成不规则的闪电纹路,停止放电后又有装置用不同的方式去搅乱破坏那些气泡,一台电脑进行着同样的记录。

“是的是的,‘空中布雷’实验,还有很多问题要解决。在那里我把气体染了颜色的。”大学士急忙回答,又要伸手往阿纳德嘴里掏。

“不是学者、博士,你到底是干什么的?”把屋子逡巡参观个遍,宁宁施施然走过来仰起头问。

阿纳德也缩头问道:“对呀,你到底是干什么的?”然后紧闭着嘴唇。

金刚笑着说:“就是、实际上就是专家、教授、科学家……”

“哎——”看来事情必须得按顺序一件件完成,不可能插队先取到他急切盼望的“组织”了!大学士只好长叹一声,把手中的玻璃片儿放进胸前的口袋,耐着性子先给我们解释清楚,“不是!我就是大学士!”他冲金刚作了个切断的手势,“专家,谁都可以当,不是虚伪,我真不是专家。只要天天干一件事,或者什么事干得很熟练,就可以叫做那件事的专家,很会驾驶汽车的人、天天修汽车的人都可以叫驾驶专家、汽车专家,他们称得上汽车科学家吗?算得上汽车工程师吗?还有作饭的,养鱼的,抓坏人的,都叫专家,射击专家、卫生专家,还有扫地专家、解题专家、考试专家呢!我专什么家?我没有什么事是做得熟练无比的,哈,都是很生疏的,哈哈哈,算得上专家吗?‘空中布雷’还没做好,是‘空中布雷’专家吗?这些,这些,还有这些,”他转着圈儿指点着,“都没有弄好,我都不知道最后怎么才弄得好,算什么的专家呢?”

宁宁说:“那你是工程师、科学家!”

“不、不、不,” 大学士用指甲敲着桌子,讽刺地笑着说,“科学家是什么都懂的人,专门研究高深的学问,他研究的都是他从没见过的东西,说出来的都是别人不懂的话。”见我们茫然的样子,他看了一眼金刚,“没见过8级地震,却能对它说出个子丑寅卯来,那才是真正的科学家,我不行。”金刚咯咯笑道:“对对对,我们更是地震专家,地震科学家了!”这次大学士冲他竖了竖大拇指:“再大的地震也没见震死过几个老鼠!”

“工程师实际上是利用成熟的原理技术,规范地设计和制造出可以供大家使用的东西来的,”大学士又转着圈儿指点着,“我这些规范吗?都是没有现成说法的吧?能统一生产出来给大家用吗?我不是工程师。”

他认真啰唆起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完,唉,他既说之,我们则安心听之,况且好几天没有聆听到鸟语了,鸦噪解馋,聊胜于无,也领教领教怪教授的“怪”。我们干脆都找了地方或靠或坐,阿纳德自然是靠坐在宁宁的背上,把玩着大老虎的耳朵和尾巴。

大学士掐着桌子边儿继续说:“教授更不靠谱,我更差得远。教授是说什么都懂的人,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不把人讲糊涂不显本事,不把经费说到手绝不罢休。”他找到一短根皮管,拿在手中抠下一块一块的橡胶来,摆在面前的桌子上,“而我做的这些事情都是还没搞明白的事。”他强调道,“没有人搞明白的事。”

金刚接着他的话说:“明白的事情你有兴趣吗?”

“所以随时都有不清楚的问题,天天都要学习,不懂的问题太多太多,要不断学习才能做下去。怎么比得上那些人?所以我是学习的人,”他矜持地晃着脑袋,用手拉着胡子,“但明显我不是中学生、大学生,我的知识最多,我的问题也最多,我也最需要学习。唉!查了半天,”他调皮的眼光一闪,“大学士,就叫大学士好了。”

金刚替他得意地叫道:“大学士,是无人比及的大学士!”

“哈哈哈,不错!鄙人祖道珍,祖大学士!”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