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59) 第22章 背包一族(2/3)

第22章 背包一族(2/3)

金刚哈哈大笑,大学士也气得吹胡子瞪眼,回手把散开的胡须往下一捋,别在胸前的衣服上,挽着袖口说:“好、好、好,是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来点幼儿普及,让你看个真切。”他根据经纬度找到当地最近的图像扫描器,“看到没?这个!哦,不对,是院子吧?她的车,是她的汽车吧!”那确是我们再熟悉不过的汽车了,看来大学士真有一手啊!

“室内的呢?有没有?室内没有摄像。怎么办?看看附近有什么。嗯!那么多传感器!什么地方呀?移动物体传感器、红外线监视器、轮廓扫描器,对,用红外线试试,看曾遥的信号在范围内没有。就是了,图像拉过来。”大学士自言自语忙碌半天,才抬头招呼我们,“过来看!这就是曾遥。”

“哈哈哈哈……”阿纳德带头大笑起来:“曾遥是这个样子?乱七八糟的一团什么呀?我们又不是没有见过曾遥!”我们都有点觉得大学士在瞎糊弄。

“怎么办呢?你们没见过红外线图像。”大学士气得笑起来,他挠挠头,“你们都认识她?”

我更加笑起来:“没想到吧?没想到我们见过她吧?真想骗我们呀?”

“谁说的!”大学士脸一黑,“我只是在想、显示个什么样子来让你们认出她。”

“嗯,她动了。好办,我扫描移动物体,正好有传感器,要几帧就行了。来个小花招,变个程序,处理处理,相对点固定,轮廓形成。”他抬起头望着我们,“这个图像怎么样?能认出她吗?”

我们偏着脑袋左看右看,可克慢慢点头说:“嗯,嗯。像个人样,没有眼睛鼻子怎么认?这是什么?”

我两边换着角度琢磨起来:“鼓起这坨,是不是那个腰包?”

“对对对,”我们越看越像,可克有些钦佩地抬头说:“就算是吧。”跟着又问:“是她现在的情况吗?她是在哪里呢?”

大学士得意地看一眼屏幕:“那位置我知道,虽然没有名称挂出来,但无人不知是铁卫营的地方。”

“她怎么不在医院里?胡平不是要做手术吗?”我望着可克问。

可克摆摆手:“谁知道。”转脸信任地对大学士说:“好了。找进山的人吧。我们要去找他们。”又转脸对着金刚:“那些老虎就是去找猎人的吗?”

金刚调皮地说:“那些老虎肯定是去狩猎的,还要找什么猎人?找猎物吧!”

可克希望他能确定我们的目标:“就是肯定要去找金灿烂他们?”

金刚学着人类那样耸着肩,狡猾地回答:“金灿烂他们是猎物吗?我不知道。老虎们肯定是找猎物去了。你们要不着急的话,可以等他们回来,就在这里等,他们回来进城肯定经过这里。你们要着急的话,就进山去找他们。”停一停,他又补充,“先找猎物。我可是不去的。”

可克点头:“你不能不去!你不是很熟悉他们吗?”他边说边脱掉衣服,变回老虎的样子。

金刚快步跑离我们:“为什么要我去啊!我不去不也一样找得到吗!”

可克也不追赶:“可能有很多事要问你,你得跟着,到时候方便。”他看着大学士的工作说,“找到没有?”

大学士抬头笑起来:“哪里有那么快!这可是全新的条件查找呢!不等也可以,你们自己直接去找,费不了多少事。反正你们有什么刀、刀可亚。”

“对!我们走。”可克让我们都变回老虎准备出发。

金刚招出那一大群老鼠,准备接住衣服。“慢!”我看着可克,“不带着吗?会碰上人的吧?”

“不会碰上吧?”可克扫了一圈大家,“拿着怎么跑得起来?”

我说:“碰上也不怕。我们会隐形,宁宁穿上玄犼皮不怕见人。快步一晃就过去了。”

阿纳德说:“还要衣服吗?碰到那些老虎办完事就回去了。把衣服扔这里吧。”

“办完事?”可克沉思起来,“办完什么事?碰到他们后要办什么事呢?”

“就是劝他们不要再呆在人类的地方了,让他们回去。”我觉得这没有什么好思考的。

金刚冷冷地说:“哼!他们会回去吗?”

“对呀!他们会回去吗?”可克不可琢磨地摇着头,“你也觉得他们不会回去?所以你一定要跟我们去,他们的事情你比较清楚。”

“但,但是……”金刚不情愿又不敢反抗,后悔地打了一下自己那多话的嘴巴,“但他们以后不打死我、咬死我呀!”他眼珠一转,“我又跑不到你们那么快。我跟着去了,你们不是要走得很慢吗?还是你们快些追过去吧。不然他们又跑没了。”

我一笑:“那还不简单?”话音未落,一个虎扑,冲过去张口叼起金刚的尾巴,唔着的声音接着说,“这不一样快了!”

金刚哇哇大叫:“哎哟、哎哟,尾巴断了!尾巴断了!这样甩来晃去,尾巴断了!不行不行!要吊好长时间呀?受不了受不了!”

我把他扔到地上,笑着问宁宁:“受得了吗?吊那么久。”

宁宁同情地冲金刚点点头,又对我摇摇头。阿纳德抢着不让宁宁说出话来:“到底衣服还带不带?”

可克快速决定说:“可以的,可以的!金刚就那样跟我们去,就这样了。衣服嘛……就放在这里?如果要回来呢?回来一定得先走这里?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不走这里怎么办?带着比较周全。可怎么带啊?”他一只爪子按在胸前,另一只爪子划着试了试,很不得劲儿。

金刚勉强笑着指指那群老鼠:“要不还让他们顶着?我们一大群老鼠使劲跑,你们慢慢走。嘿嘿,也不用倒吊着我了。”

可克不耐烦地刨着地面,地上被刮出几道白印子:“那样我们也就穿着衣服人模人样地慢慢走了!还用你们带?真讨厌!都什么时候了?”

大学士不慌不忙地说:“已经大半夜了。其实也不急这一会儿,金刚那样确是不行的,他尾巴太细。如果就让他自己拼命跑起来,步子也只有那么大,还是跟不上的。你们怎么不能驮着他跑呢?”

三只夏赫特虎昂然地摆摆头,那只皮虎不置可否地正思摸着要不要顾大局勉为其难受点委屈,却被大学士下面的话刺激得不再犹豫地边退边使劲晃脑袋:“马戏团里那些老虎不都可以驮狗驮猴的吗?金刚还要轻巧得多。”

我调笑地瞥着宁宁说:“不是轻重力量的问题。嘿嘿,关乎威严,那是不行的。”

金刚的一丝期盼落了空,翻起幽怨的眼神看着大学士,怪他多说了最后那句话,然后一跺脚窜到他右边肩膀上,好像要避开我再去叼他的尾巴:“那怎么办?倒吊着颠那么远,没有谁受得了!”

眼看阿纳德抢在我前面步步逼近,兴致勃勃地要一享叼鼠之乐——落到不稳当的母老虎口中所受的罪可要再加一等哦!金刚全身的金毛都竖了起来。

大学士后侧身子急忙嚷道:“等一等!等一等!还是有办法的。”他紧急沉思片刻,回手轻抚着肩膀上金刚的皮毛,“你们的衣服也好解决。现在让计算机继续给你们找些有用的信息,我来给金刚做个网兜,他蹲在里面,你们叼着网兜不就行了?”

可克问:“你要做多久?”

我问:“我们的衣服怎么办?”

大学士先回答可克:“该发生的已经发生了,如果去晚了那些老虎回来也会经过下水道,总之不会误了你们找到他们。除非你想帮助那些人类,但人类不是有人类的办法吗?这不,都发出求救信号了,会有后面的措施的。如果你们没有看到那条消息,不就是什么事儿也没发生吗?反正做个简单的网兜不费事。”然后笑着制止阿纳德的催促,“现成的办法,老鼠都有那么做的,也是用人们现成的东西。”他侧头问金刚:“你们还收集有背包吧?大的,给他们不就行了。让他们自己背自己的衣服。”

“对!对!对!”金刚一叠声地叫起来,“有的、有的。我怎么没想到!上面那些老虎也是这样的。嘿嘿,其实你们知道了这个小窍门,在人群中分辨混迹其中的其他动物是很容易的:动物都不习惯,也不愿意占用前肢拿东西,所以貌美而背双肩背包的‘人’,往往是老虎变的。不过,”他皱一下眉,迟疑地说,“我的背包不一定都是好的,基本上没有好的,嗯,恐怕都被咬过。”不过他还是吩咐黑纹带老鼠去拿三只大背包来。

“怎么三只?”阿纳德看看宁宁,“宁宁不要吗?”

金刚小心地说:“他也需要吗?他又不变化,那狗衣服就一直笼着吧。”

“不行!到了山里也要脱下来的。就算以后不需要了,那狗皮还要背回去呢。”

宁宁小声而急促地对她说:“还有颜色,选好看的颜色。”

“对!都有什么颜色的包包?”阿纳德回头看一眼自己背上的虎纹,“我要和背上颜色一样的,有吗?你呢?”宁宁回答说:“不会有的吧!我要黑色的就行了。”

“你怎么能要黑色的!”阿纳德不满地说,“你要粉红色的!我要虎纹色的!你呢?霍克。阿爹要什么颜色?”

金刚头都大了,摇晃着脑袋说:“有没有好的还不知道。去吧去吧,跟着黑纹自己选去。”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