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背包一族(3/3)

等待的时间并不太长,但心无所属的等待时间里最能放大心中微妙的情绪。对即将冲回大山的期待、对重温熟悉生活的预期。看似伸手可得却为何不让我们举步向前?拘束的绳索何在?什么凝固住我们的脚步?我和可克心中积累的烦躁如受到灵语刺激的皮虎那样慌乱无序、冲撞激荡,亟不可待要找事情来散发宣泄。仿佛在比赛谁的郁闷深似海,不知不觉中,我们脚下坚硬的钢筋混泥土地面被刨出了两个大坑;当宁宁他们嘻嘻哈哈回来时,那两个大坑几乎都能埋下我们的大脑袋了。由于不屑与小儿辈们去搞那些花花绿绿“没意思”的勾当,“稳重”地留下来,结果在那么坚硬的地上刨了两个坑;这期间各自的过程与结果,真是苦乐自知啊!

而以这些等待为代价换来的是什么呢?

我和可克注重的收获是大学士更多地提供了有用的“信息”。比如他东找西找把那篇消息最初的发出点查出来了,又是经度又是纬度,又上地图重叠又给角度变换,给了我们详细的进山路线和地形面貌,基本上我们直接就能走到那里去了。他还收集到了曾遥她们的一些对话,听那断断续续、拖拖拉拉、怪声怪气、前言不搭后语的一团浆糊似的谈话,大概知道由于玄犼离奇的事件,胡平参加了风险评估会、应急处置预案会。由于我们的出现,他在参加那两个会前还参加了信息沟通联席会和边界安全检查小组讨论会。当山里传出金卉蒴的消息时,很多部门的信息汇总到他们那里,他们虽然还没有什么行动任务,但他一直守在指挥大厅,安排组织应急措施。所以他计划的植入手术又做不成了。曾遥则对山里发生的事情兴趣盎然,留在了信息“最丰富”的铁卫营宿舍。

还有就是和山上事件有直接关系的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部正在申请调卫星过来对事件区域进行监测,因为其他更重要的需求太多,目前还没有空闲的卫星可以提供。郭部长试图争取铁卫营的帮助,由铁卫营出面申请调用卫星,可能性大得多……

同样不愿和小儿奴仆辈厮混在一起的金刚陪我们呆着,但没怎么搭理我们,看上去也没有像我们那样在“等时间”。他围着大学士来回巡视、上窜下行,关切地揣摩着大学士为他制作的“座驾”会是怎么个风光舒适,而结果他得到的是一个虽不精致但在和我们共同旅行时不会带来痛苦且稍有体面的“笼子”。

“时间匆忙,外表不怎么规整,不过作用是没有问题。”大学士扭弯最后一根铁丝,放下手里的工具,高高地拎起顶端的长绳,似圆似方的笼子大幅度地晃动起来,“而且很安全。”无论他怎么晃动,甚至倒过来,多层架构的笼子最里层都一直保持稳定不颠覆,可以想象金刚趴在里面绝不会有倒悬侧倾之虞。在我们看来已经解决了大问题,而金刚自己似乎还心有不甘,看来他得到的东西离他心里的希望还有差距。想想也是,那东西毕竟太粗糙太散乱,不是一个“王者”所应该屈身的地方。金刚从旁边的门钻进去蹲在笼子中间悬空的碗型架中,自嘲地伸爪划捞着旁边的空隙:“嗯,还可以放不少吃的,随时都有吃的了。”说完让黑纹派老鼠去给自己取了好几样小巧的点心。

大学士伸进解刀轻轻一拨内层,金刚就随着在里面飞快地打起转来:“放东西可不能卡住了,不然还是会颠倒的。”大学士用解刀一插,内层停了下来,“开始拨到哪个方向,内层就始终保持那个状态。”金刚稍微满足地露出少许微笑,我们也不得不佩服大学士的聪明能干。

我们还得到了各自的双肩背包。两个小儿辈得到的自然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哦!不,都是阿纳德选择的。她自己背着的是金黄色,她给宁宁选的是粉红色;给我的是淡绿色,给可克的以黄色为主;她还给她的妈妈带了一只白色的,本来还有她的哥哥、霍纳徳的份儿,结果在可克不耐烦的目光扫视下,她不情愿地扔回给了黑纹。

把那东西挂在肩膀上,人立起来确是挺拔精神,但虎行之时就觉得非常别扭;还决不能忘记拉严拉链,否则装的东西就会抖落出来,好在这的确解决了我们自己携带衣服杂物的难处。

“最好把下面横着的腰带也系好,跑起来就不会耸动得那么厉害。”金刚躺在笼子里老练地说,“哈哈,不错吧?你们也成背包一族了!什么问题都要去解决,都能解决,这,就是人类。”

阿纳德兴高采烈地点着头:“不错、不错!我来了那么久,只是觉得麻烦,就没有想到能这样。”我拍了她一下:“什么没有想到!没有想吧?”金刚说:“对!我们都是空脑袋,我们都习惯于放弃,不行就不去做。动物都这样。”

我淡淡地说:“我们都做自己能做的,会有什么问题呢?变成人样是为了不吓着那些人,带不带衣服其实是为人着想,不考虑他们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这个问题。”金刚不服气地低声嘀咕着:“总之还是人模人样地想事情了……”

我低头轻轻叼起笼子上的绳子,突然的悬空把金刚吓了一跳,跟着他见所处位置空间平稳安定,确实完全没有倒悬之厄,不禁得意地咯咯笑起来。我唔着声音说:“你倒好了,我还是一样的要含着。”他装出关心实际上是嘲笑地说:“是有点辛苦,你要多休息。特别是嘴巴要闭紧,不要让口水顺着绳子流到我头上来喔!我还要带伞吗?”

大学士看看因心里不平衡而哭丧着脸的我,长叹一声:“哎!动脑筋啊动脑筋,谁说叼过尾巴就一定要叼笼子?想一想就有办法了啊!”他扯扯绳子,示意我松开口,把绳子头回转去扣成双股,正好可以穿过我的头,“套在脖子上不就轻松了?”阿纳德和宁宁饶有兴趣地看看我,又看看可克脖子上的项圈。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傻子。

大学士用解刀拨动笼子的内层,使金刚的鼻子向着前方,嘴里说着:“好了,你们走吧。都快天亮了,下午我也要出去,让他们帮我收拾好空中布雷。”金刚随口吩咐着地上的黑纹。

所有的老虎也都收拾好了背包,大家转身往门口走去,金刚突然高声叫起来:“不行,不行!停下停下!我怎么不能转过去?”他气急败坏地使劲蹬脚划爪,却转不过身来,头始终向着屋子里面。逗得我们哄堂大笑,又奇怪地看着大学士。

“哦,哦。哎!没想到,没想到会这样,考虑得太多了。”大学士拍着自己的脑门,忍不住也笑起来,“只想着完美地保持中心平台的稳定,哈哈,稳定得受不了啦!自由度太多了,哈哈,机构太灵活了。幸好给我的时间不多,当初第一想法就是加工个稳定陀螺,吓!那更了不得。”他招呼我们走回去,“稍微修正一下就行了,来!”

他开口就是一套,仿佛做起来也会没完没了,可克恼怒地皱着眉头:“还要怎样?快走!”

“没什么,整一下就好。内层总要保持设定的位置,关节太灵活,他一蹬,几个关节滑动起来,他的位置却动不了。”大学士歉意地解释道。

可克伸爪进去把金刚拨得向着门口方向,一拍我的肩膀:“好了好了!就这样!快走!”

大学士急匆匆地跟在我旁边说:“你伸长爪子,力量拨在外层上,身体就可以转过去!”

金刚闷闷地等我们走出门来,实在忍不住,大喊道:“不行!停下!我要出来!”

可克恶狠狠地盯着他:“怎么!?”

“我不能呆在这里面!”

“你跟得上我们了?”

金刚看看四周,压低声音说:“在这地下管网里怎么跟不上?这里转弯抹角,你们也跑不快。而且,”他扶着外面那层铁丝架,眼睛打量着四周的老鼠,“而且,我在这破笼子里转来转去,让他们都看到了多不好?”说着自己打开门,溜出来跳到地上,“出城到了野外我再坐进去。”

金刚一着地,就“噌”地窜了出去,宁宁报复性地大笑声还没响起就吃惊地咽了回去,急忙紧跟上去。我小心地不碰到两旁的墙壁,尽量和金刚保持平行:“咦!你怎么一下就快了起来?上次在山上走得又笨又慢。”

“山里的路太难走!”金刚敏捷地沿着墙角上蹿下跳,转弯过坎基本上看不出停顿迟疑,就像流水向前漫延,又像山火顺着枯藤剽掠。他好整以暇地看了我一眼,见我眼珠乱转地避让着对面的墙、上下左右的管道接头和开关,语带不屑地说,“我本来就厉害。只是从来没有上过山,不熟悉情况,自然拿不准下脚踩着的会是怎么个状况,那些石头、泥土往往都是浮动的,万一滑倒了可不妙。这里就不一样了,”他居然能陡然定下,使劲跺了一下脚,然后没有任何起跑动作就又飞奔起来,感觉根本就没有停下来过,“城里的所有东西我都见过,踩到会是什么状况、碰到会发生什么,我都清楚,自然能放开了运动。”他飞掠过一道横沟,在空中回瞟了一眼后面跟着的可克他们,“在这里面,你们靠跑是抓不住我的。”他使劲一冲,把我甩下几步,自豪地叫起来:

“还没抓到我,宁宁自己先要碰个七晕八倒!”

“实际上,那些采伯虎也拿我没有办法!”

“老大也不是光靠说就可以当的!”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