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061) 第23章 真正的猎手(1/3)

第23章  真正的猎手(1/3)

城市的边沿寂静无声。

当我们完全确信自己已经置身于广阔的天地间时,都狠狠地“哈!”了一嗓子。

天快亮了,正是黑夜紧绷着黑脸粘着赖着挣扎着不愿退去的时候。城市还在酣睡,朦胧的光线把它错落高低的轮廓勾勒得浑浑噩噩,看上去就像睡梦中的一堆怪兽。这样的黑夜对我们老虎的视力还不能有任何影响,反而突显出四对亮晶晶的夜明珠飘浮着格外清澈。它们成对地四下晃荡片刻,最后围拢注视着我面前的金刚。黑幕掩去了他诡异的一张脸,清晰地看着那对绿豆大的小眼睛闪烁着微微的星光,两点星光闪烁着跳跃着由下向上,他自觉爬进笼子,把门扭紧,无可奈何地叹口气说:“只能这样了,走吧。”

在这个位置,我们动物的本能仍然还没有完整清晰的感知,但大脑里有了大学士给的路线信息,很容易就能确定金卉蒴出事的方向——人的方式也给我们带来了非兽类的解决方案。有阿纳德陪伴着,我和可克就不用照顾那个累赘的皮虎。我们撒开腿子,如两道黑色的闪电快速地掠过高坎小河,所过之处,草茎树叶忽倏震开,又“哗”地被风拉得合拢向前狂扯。

刚开始,金刚吓得脸都白了,匍匐在笼子里双爪捂住眼睛;过了一会儿,飞散的魂魄才小心地回到他的身上。他调匀呼吸,喃喃自语:“大学士呀,好学士啊!幸好大学士,幸好有笼子,大学士的笼子就是好。尾巴呀尾巴,你还好好长在屁股上?不被扯掉才是怪事!咦,就是,到底扯得掉吗?应该试一试,真是千古大谜团。哦,哦,最好还是不要试,一试尾巴就没了……呀!御风而行,只有我啦!”慢慢地,他竟然得意起来,情绪越来越高涨,“哈哈,还有哪只老鼠享受过这种刺激!?左虎王,右、右……嗯,背靠一个大虎头,我轻轻松松,我御风而行。风为什么总向后扯我的耳朵?看星星为什么总要回过头去?若非草木俱无情啊,会飞的老鼠吓蔫了他。”他干脆大喊大叫起来,“冲啊!冲上山顶!快呀!冲进月亮!跳进去啊!跳到月亮里。”他向我们欢呼却使我越来越生气,“加油啊加油!可克快啊!赶上来呀!霍克加油啊!不要落后了!冲!冲!冲!跳过河去!快呀,不要停!使劲儿!直接蹦过去!不要给黑夜机会,不要给老天机会!天亮前赶到!加快呀,快跑啊……”

——那口气竟和骑在我背上差不多!

气得我腾起在空中使劲儿一甩脑袋,笼子呼地飞起来,颠倒过来绕着脖子转了一圈。哎,金刚仍然安安稳稳蹲坐在内层窝里,居然一点都没被吓着,他只是用爪子扣紧了身下的铁丝,嘻嘻笑着说:“快跑吧!可克都到前面了。”

我大吼一声,“咔”地站住,一缩脖子把笼子退下来扔到地上,笼子在地上滚了几圈,金刚仍然好好地坐着,反而笼子上下跳动把他抖得咯咯直笑:“大学士的东西厉害吧?”

“出来!”我拨一下笼子,“不准在笼子里!嘿嘿,我要叼着你的尾巴跑。不准坐笼子!”

可克向前冲了好远,回头看了两次才折回来。也伸爪拨了拨笼子:“就是。出来!不准你坐笼子了!我早就想让他闭嘴了。”他有些生气地对我说,“只是挂在你的脖子上,你都还忍受得了,我才没说什么。出来!”他扭开笼子的门,金刚见他要伸进去抓捏,吓得吱溜一声侧身钻出来,窜到旁边一块石头后说:“呵呵,无意冒犯,无意冒犯!我也是从没见过能跑这么快的老虎,高兴的呀!从没有这种体验,哈哈,兴奋过头了。”听不到我们的声音,他探出头来,抬眼就见两个血盆大口差不多都盖在脑门上了,这才真是魂飞魄散,浑身一软,瘫倒在地,“我、我、我,我再不敢了!我再也不说了。”

可克没有理他,抬头看看天:“快到了。要不要等宁宁他们?”

我伸舌头在金刚头上卷了一圈儿,挺身看看前方:“不等吧。我们往前走,让金刚在这里等他们。反正他也不敢不老实。”

“对对对,我最老实了!”金刚巴心不得不在那些采伯虎面前露脸,“我要是不听话,你们回头到城里在我们住的地方大叫一通我们都玩儿完。”

我嘿嘿笑道:“知道就好。”

可克沉吟道:“我们先去看看。不过,金刚,让宁宁穿上玄犼的皮,再往前走也不要跑太快,看着点情况走,让他们先不要露了行迹。”

金刚“老老实实”地一个劲儿点头称是。

随着我和可克快步潜行,迎面而来的是越来越清晰爽朗的自然的气息,让我们的脑海逐渐开阔而灵醒。山,仿佛变得透明起来,再也没有了层峦叠嶂、迷雾壅塞;树,就像是长在我们身上的毛发,一丝一动都感觉得真切明白。忘掉了大学士给的方向信息,都感觉得到我们要找的目标位置;不需要冥想方位路线,就知道转过山梁能看到大山本身之外的事物;根本不需要左顾右盼,我们的两双眼睛自然就注目在同样的远方——当然就看到了河滩上四个挤在一堆的“光皮儿”。

目光一接触到那些人,我们同时都回撤到山梁后面,默契地掠到一处就像是早为我们准备好的隐蔽之地。放下背包,作了下简单的伪装,确信其他任何动物(至少是人)决不可能会有丝毫的发现。我又自觉地在附近留下一点只有阿纳德能发觉的味道和信息,然后赶上先走一步的可克。

刚走到可克身后,心意相通,不由同时都飞掠起来。腾身的一霎那,两个大老虎的身体已隐形在青树绿草之间。

那四个无助的“光皮儿”肯定意识不到自己身旁掠过了两只大老虎,也许他们的感觉就是飘过来一缕清风吧。他们紧张地靠拢在一堆,一个女的埋头敲打着电脑键盘,停下来思考时就关掉一切用电的功能,又不时打开看看联络状态,生怕电被耗尽又担心有什么联络信息会错失——哎,这些人所要依靠的东西太多,自身却太可怜无助了!两个男的身上挂得丰富多彩,就是穿的都是缀满了大包小包的衣服,一个个塞得鼓鼓囊囊;他们这边望望、那边看看,有时低下来顾看一下横躺在旁边的那个人。躺着的那个受伤的人肯定就是金卉蒴,他的左腿被粗略地夹绑在两跟木棒间,静静地躺在地上,粗粗地大口呼吸着。

这里是汇拢成的大河冲出大山的地方,河水转个大弯流向更低地势的方向,回环的水势冲刷出一个宽而平坦的大河坝。春天的河水在逐渐变宽变深,露出鹅卵石的河床只有岸边的二十来米宽了。由于刚进入山区,依河的岸崖还只能算高低错落的土坎山坡;正因如此,金卉蒴摔下来的高度看上去只有三四米。我们绕着那几个人转了两圈,在靠近河水的地方,我踩落了一块石头掉在水中,“哗”地声响惊得几个人一哆嗦,全都注目过来,地上的金卉蒴“嘣”地撑起头来,吃力地歪着脑袋惊恐地盯着这边:“什么!什么!”然后又心有余悸地转头看了看他掉下来的高坎上的密林。

要从这些人口中搞清楚点什么事,还不如去问花花草草,就算不作任何打听,在这山里,我们自己的刀可亚也能感觉到比他们看到的还要多得多的东西。可克已经跃上了高坎,我从那些人的头上跳过去也站在了树林边沿。

经过一个晚上的消散混杂,陈旧的气息变得非常的微弱混沌。昨天和深夜所留下的痕迹上又反复残留过露水、雾气,再被夜风吹散、被朝阳晒干,鸟雀来回飞翔跳跃、落叶飘拂磕碰、各种森林的声音震动干扰——都不知把旧的痕迹覆盖了多少遍。可克和我脚下穿梭来回好多圈,匍匐着脑袋嗅闻着泥土树干,我们沟通的心灵中充满了叹息之声,最后他面向河坝冷笑着说:“那些老虎怎么不吓死他?馋得口水都流了一大滩。”我靠过去,仔细在他发现气息的地方考证起来:“咝——,是一团老虎口水……”

“你看这位置,”可克在心里对我说,“金卉蒴就是走在这边沿,从这里滑下去的,这里,草被擦伤了一片。”他四下踅摸着,“他们有十一个人,这里,树林里还有踩伤的草地。这滩老虎口水靠坎儿边那么近,当时老虎就在人旁边,贴得很紧的哦!哈哈,根据口水滴打泥土的力度,看来很高啊,老虎站得和金卉蒴差不多高的。呵呵,怎么不吓死他?馋嘴的老虎口水都流了那么多,迫不及待啊!那杀气!”

我调动感知,努力跟着可克提出的线索来训练想象,提高自己的刀可亚:“怎么金卉蒴会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其他人怎么不去拉他、救他?”

可克凝望着下面的河滩:“嗯,也许那时老虎们还没有显出原形。他不是说听到金灿烂大叫的声音和枪响吗?”

“采伯虎会隐形了吗?”

“嘿嘿,还不会。不过老虎在暗处,不断地变成其他物体的形态来障人眼目,一时也不容易发觉。”可克闭目还原当时的场景,“就是在这里,大群的老虎追上了猎人,有的已经贴近上去,猎人变成了猎物,但还都不知道。”他睁眼四下瞭望一下,“不过这里还不是狩猎者预定的猎场,山势遮挡不够,血迹不易消失,所以没有动手猎杀。”

无论我怎么努力,都不能获得和可克一样多的信息,只能跟着他的说法去推断理解:“金卉蒴感到那迫不及待的老虎的威胁后,其他人应该来拉他救他啊?他是叫出声来了的。”

“对!”可克说,“其他人受到惊吓,暮然回首,恐怕都发现了身旁的危险,但同样还不清楚是什么威胁。金灿烂不是也叫出来了吗?他还放了枪的。啊!想想我们追杀动物时的情况吧。那怕是人,当意识到自己变成猎物时的感受是什么?会做出什么动作?还会去救金卉蒴吗?”

我嘎嘎地笑出声来,虽然声音不大,河坝上的人还是听到了一点,都疑惑地仰头向这边望过来。“只有跑,只有跑啊。他们完了。”猛然我觉得有什么不对,扬起下巴指指河坝下面,“不过,既然老虎们都到过了这里,怎么那几个人没事?”

可克紧跟着自己的思路说:“是被赶着跑,呵,吓得没了声儿地被赶着跑。金灿烂还算行,本能的反应来得快,放了两枪。”然后摇着头说,“就是,那几个人怎么没事儿?谁知道呢!”

我随口猜测说:“先抓能跑的啊,跑掉了多可惜。然后再来……”

可克猛然一惊,隐形的毛发居然轻轻地耸然晃动了一下,这是我很少看到的:“难道,难道他们现在还在这里?”

我也被这个猜测吓了一跳!全神贯注地和可克搜查了一番。采伯虎还不能隐身,无论变化成什么形象都瞒不过我们这样仔细的查找。即使会隐身的动物,在有意留心的夏赫特类动物的关注下,也是可以发现的。而搜索过后,周围没有任何猛兽存在。

可克放下心来,向我们的来路望了望:“宁宁他们应该跟上来了。”

书到用时方恨少,面对顾问没问题;现在金刚不在跟前,对着实际场景却一下子涌出了很多问题——应该好好问问那只老鼠。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