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真正的猎手(2/3)

我们往回走了一段路,长草丛中隐隐可见玄犼的身影闪闪烁烁;马上也就看到了没有作任何变化的金刚,他相对小块儿的身体在山石草木中自然就能很好地避人眼目;阿纳德其实已经走到和我们并列的位置,她隐藏着身形远远地在前面帮宁宁选择遮挡严密又比较好走的路径。可克扬爪让他们都停下来,满意地看着阿纳德,靠近金刚说道:“你还真老实了。那些老虎来了有一百二十八只?”

“不对,我只知道除了白似雪其他都来了。我才没有一个个去数,但那么精确的数字却肯定不对。”金刚思索着,同时小声唠叨着自己“真老实了”的说法,“挨着大的不敢大闹,那是要命的,小惩却无妨;挨着小的哪敢招惹,虽说保命没有问题,苦头吃起才是难受。”

“你不是说共有一百二十九只老虎吗?除了白似雪不就一百二十八吗?”

金刚沉吟道:“嗯,是都出来了。谁说是一百二十九只?那是说不准的,只是感觉好像有那么一只,又像是没有,恍惚存在。我也没有一个个数,说起来最多也就一百二十七只。”

可克望了我一眼:“什么东西那么神秘?什么东西躲得过你的势力?”

金刚怪怪地看一眼可克,身上轻轻地打了个冷战:“没见过,说不得。是有些奇怪。”

我不屑细算地打断他:“那些‘猎人’共有十一个,就算后面的三个记者,一百二十七只,怎么够那么多老虎吃呀?”

金刚继续沉吟着:“就是奇怪,真奇怪!我虽然尽量不靠近出去或回来的老虎们,但每次远远地都知道他们狩猎必定要想方设法带大半片人肉回来。”他看着我,“就是啊!谁都知道人肉是不够的,怎么忍得住口,留下那么大一片呢?”

阿纳德淡淡地说:“留给小白的呗!”

“这次因为你们,小白才留下没来。就算以前小白跟着出来了,他们也要留那么大片肉的。”金刚突然莞尔一笑,那张脸扭曲得诡异而滑稽,“说真的,小白还真不是每次都要跟出来打猎,知道为什么吗?唯有他不是那么需要吃这些人——他是守冻库的。哈哈,监守自盗,基本上可以做到与虎无争。他出来也是玩耍。”

阿纳德听得兴趣盎然:“为什么守冻库就不需要吃人肉?大家都去守冻库好了。”

“冻库就是人类储藏食物、特别多的是肉类的地方,低温储藏,长期不臭。因为那是剩下的唯一一个由‘人’值守的冻库——其他的都逐渐自动管理了,其他老虎再也没有染指的机会了。”金刚嘻嘻一笑,“于我们却无大碍,在各种机关下虽吃点小亏,总能对付过去。所以那片肉不是带给小白的。”

“他们也有要供奉的?”玄犼脸皮后面的宁宁突然冒了一句,应声虫的声音照例又重复了他说的那句话。

我们一片沉默,金刚咬着牙若有若无地点了两下头。

微风拂得草叶轻声叹息,远处的几个人在忧郁地切切低语。阿纳德踮起前腿望了望河坝方向,烦恼地按倒一片在她下巴前摇晃的苇叶。金刚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滑稽地冲宁宁瘪瘪嘴:“还是应该让大学士给你取出来,肚子上划一刀有什么打紧?不过你说的也是……”

阿纳德敏感地抢白道:“那有什么?就这样听着清楚!我就喜欢!”

金刚没有争辩,接着没有完的话说:“不过你说的也是我一直的感觉,想想都害怕,那么厉害的老虎还有要供奉的?那该是怎样的老虎啊!嗯,只是从来没见过,谁也说不定,哈哈,我瞎猜的。哎!”他看我和可克沉思着没有理他,又都竖起耳朵在听,“想起来他们的日子也难过,好像吃的就没有充足过……”

阿纳德又打断他:“那么多人还不够百多只老虎吃?”

“哼哼,你说的是城里那么多人吧?是啊,是很多。但没有谁敢试试光天化日下在大街上去吃人,夜晚也没有谁明目张胆地试过。不光是敢不敢,还不知道能不能。对,你可以去试一试,不知道你行不行,夏赫特虎肯定能够。”金刚奸笑着挪揄母老虎,宁宁扬爪用掌背掀了一下他的肚子。

阿纳德却认真地说:“我当然可以!那些人简直不堪一击。”

可克笑着制止阿纳德:“不要说了。不是你行不行的问题,那么多猛兽都行的,那些采伯虎也是可以的。不是那个问题,你还不知道,人的力量不是和你打架咬肉来比的,人总能想出办法来解决他们遇到的困难。除非他们没有发现那个困难。这才是他们可怕的地方。我都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我呢!”

“对、对、对……,所以不能让他们发现那个困难,你们老虎所见略同啊。他们都悄悄制造一些假象来掩盖人们被吃的真相。”金刚忙不迭地迎合大王,“成为人类目标的动物还没有不被他们追杀得断子绝孙的。嘻,我们除外,我们老鼠对他们也只能巧取回避呢,嘿嘿,巧取躲避得他们头疼。”

阿纳德不服气地对可克说:“那也不一定!我就不相信!那么强?怎么没有来当我们的大王?我看他们就很脆弱、很胆小,而且很笨拙。怎么斗得过老虎?”

宁宁张嘴又叹口气,无奈地摇晃着脑袋。金刚正色说道:“大王说得对。你千万不能有那种想法。曹大平他们也是凶悍异常的老虎,在与人共处时还得小心谨慎,尽量学习我们老鼠的行为作派。同样是老虎,你应该体会得到,他们不敢放任自己的食欲去摄取,那是要非常大的毅力和决心的,怎么做得到哟?肯定是有强大的压力呀!说起来老虎也有可怜之处。”他笑眯眯地看着宁宁,“没有和人类长期共处,又不好好读书,小姑娘当然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

可克为了尽快让金刚结束长篇大论,冲阿纳德摆摆爪子说:“就是,你不知道,千万不要莽撞行动。就算给人扯掉你身旁的一根草,最后都可能成为灭亡的缘由。祖先给我讲过,很早以前,很多和我们一样,甚至比我们凶猛的动物都曾经和人类共处过,最后都没有延续下来。”

金刚得势和可克一唱一和起来:“李寄斩蛇之大蟒,武松打虎之大虫,高祖起义还有条白蛇给他杀。现在可都是伪劣品种被人类圈养着呢!呵呵呵!”宁宁不好意思地埋着头,金刚指点着他的毛皮继续说,“人类自己的书上都提到很多,金毛犼,还有什么恐龙,猛犸,中山狼,狸力,马交,云蜘蛛……”

我笑着挪揄道:“看了好多书,你也是小学士了!这些都是动物吗?我怎么没见过?”

可克伸爪向前做出按下的动作,示意我们不要啰嗦这些无关紧要的话:“曹大平他们怎么吃人?他们饿了就出来狩猎吗?吃不够又怎么办?”

“那些动物都没有了。所以一定要像我们那样和人类相处。”金刚意犹未尽地总结了自己的学问。

“什么相处之道啊?”阿纳德不屑地叫。我讽刺地笑道:“就是钻到地下的相处之道?”

可克“嗡——”地闷吼一声,威胁地看着我们几个。金刚赶紧掉头回答他的问题:“那些采伯虎现在还都吃肉,什么肉都吃,这种情况不知道能维持多久。人肉当然是首选,嘻嘻,他们的周围到处都是,只是取之不易,或者叫不能直接去取。都是要转个弯,变个方式。”

“什么意思?”

“嘿嘿,就是不能像山里吃人那样在街上扑过去就啃。哎!说起来也可怜。比如现在的狩猎,费那么大的工夫,围剿十几个人,一百多只老虎……”

可克打断他说:“经常这样吗?要经常,天天这样才够啊。”

金刚不可思议地看他一眼:“怎么可能?那样早就被人类发现了。这是今年最大的一次了。说起来还借了点你们的帮助呢。”

“那吃的就差太多了!”我不解地说。阿纳德紧跟着问:“平时就没有吃的呀?”

“还能找些其他的肉吃,他们也在学着吃点植物了。”金刚叹了口气,“所以说可怜呢。威武的兽中之王,现在尽干些鬼魅之事。说给你们听吧。采伯虎们平时分散在城市里,都是单独想办法找吃的。人类那些死人的事,都是他们干的。做起来还要想办法制造成各种抢劫杀人、意外失足、厌世自杀、车祸伤亡等事故或刑事案件的样子。”

说到这里,我们一齐都看向可克,可克一昂头:“怎么啦?我又不是有意为了找吃的!”

金刚不解地看着我们:“大王做什么了?也吃人了吗?”可克挥手让他继续说下去。

“做成那些现场,让人类不会疑心,也就起不了防范之心,他们就可以长期那样维持下去。哎,庞大的身躯使他们又不能像我们这样靠偷偷摸摸来生存。”

“好不容易才死一个人,那怎么够啊!他们真可怜。”阿纳德抚摸着宁宁的狗毛叹息道。

“虽然可怜,也不是太少喔。”金刚高声说,“你去看看人类的统计报告,每天要死很多人的。”

我嘟囔着说:“这样还不如回去,山里有什么不好?跑到城市里来。”

可克摇摇头:“以前不觉得,想起来确是有问题。山里其实更难过。你想想山里的老虎都吃什么呀?”他指指宁宁,“皮虎们吃什么你知道了。就是我们,以前没感觉,现在看来不是什么都在吃了吗?只是吃的手段高明一点而已。算进步还是算被逼出来的?所谓进化,不就是适应吗?我们进化适应过来了而已。他们被逼到这里来适应了。哈,兽中之王,作鬼魅之事。”

他停顿片刻,嘴里自言自语:“这样的情势,说词能劝回他们吗?”他抬头问金刚:“他们多久有一次这样的集体狩猎?”

“那可不一定。都是谁发现了时机就通知其他的,然后趁势进行。主要是人类自己活动造成的可乘之机。嘻嘻,实在太久,憋得受不了,他们就会去引诱人们,设下一些陷阱让人‘自然消失’,消失到老虎的肚子里。”

“这次他们是怎样找到机会的?”我知道一点点,但不是很确定,也有很多地方想不明白,口气中有些明知故问的味道。

金刚坏笑着打量我:“我才不去关心老虎的事呢!怎么知道得那么具体?嘿嘿,”他冲宁宁努努嘴,“上次他打扰了他们的一顿美餐,这次你们帮他们创造了一个大机会。我只知道这么多,很多还是看了人们的报道大概估计的。”

可克点头说道:“对。金灿烂他们是来追踪我们的行踪,被采伯虎们真戏假做,把他们误导到了这里。你说的是这样?”

“看最近几天的报纸是这样。本来也没想到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以为又是他们的故技重施。后来看到你们来到,知道了你们出山的情况。想来情况就是那样的。”金刚乐呵呵地拍着宁宁的爪背,“从上次你出现,金灿烂就没有停止过在山里转悠。早就该没命的。也许是天冷吧,也许是他的老肉没什么吃头、加上总是一个人没多大吸引力吧?更可能是有更大的计划,所以现在才动手。可不是吗?你们说有十一个人,算大收获了。哦,后面还有三个。这就是等时机等得好。”

“你说那些猎人都被吃了?”可克转身和金刚他们冲着山里的方向,“那里的四个人怎么没事?”我也奇怪地问:“他们吃人要等时间吗?是晚上才吃吧?”

金刚迟疑着说:“不是很清楚。据我的观察了解,他们可不会管时间的,除非有什么不方便的考虑。”他踮起脚瞭望前方,又小心地窜上一截老树桩,边看边说,“嗯,这里是不行,这里白天是不能吃人。大老远都能看到,不能保证天上的卫星照不下来。”

他看准地方跳下来:“听他们的言谈,了解他们的习惯,就知道他们不会在这里动手。他们都要在山凹林密,遮天蔽日的地方行事,还必须是不能让人们很快发现的地方,最好血迹踪迹能很快自然掩盖。”阿纳德随口说道:“罕见人迹、山高水险的地方。”我急切地问:“他们离开了?回去了吗?就这样回去了吗?”

“肯定不会。回去的话我们来路上会碰到,至少看得到一些影子。而且他们肯定不会放过这几个人的。”金刚轻挑地说,“可别忘了,对他们来说,食物紧缺得很呢!他们会等到晚上或等那些人走到偏僻的地方。”

可克接着他的话说:“但那些人呆在那里不能动,又发出了求救信号了。如果等不到天黑就有更多的人来帮忙,把他们挪走,岂不落空了?”

金刚被问得急了,窜到一旁不耐烦地说:“说过我没有认真去了解,我又不是大老虎,我怎么知道!”跟着又用缓和的口气说:“老虎怎么想的你们应该更清楚,我也不是万事通。他们的花招层出不穷,谁知道下一步干什么呀。作个诱饵也平常啊!”

他仰头看看天空:“这里行吗?可不是好地方。不过,”他转脸对可克解释道:“不过,那些老虎真厉害。学会了很多人类的本领,对人类的事情也搞清楚了很多,什么可能都有。”

可克摆摆头:“不管了。我们先往山里走,找到他们吃人的地方再说。”

他的话音刚落,远处传来隐隐的机器轰鸣之声,凝耳倾听片刻,慢慢增加了一些其他声音的喧闹。金刚喃喃自语道:“直升飞机来了。他们来得好快啊。”

突然他“呀”地轻叫一声,噌地跳起来钻到宁宁腰间的衣服褶扣之中,使劲缩小身体隐藏得无影无踪。我们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前面茂林中一只斑斓虎影轻盈一晃,可克轻吼道:“过去!”就领头扑了上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