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主人公书里没有名字,我帮他取了个昵称小普鲁

每天发生的零零碎碎的事都渐渐的让我觉得在实时围观小普鲁,生动有趣的生活细节,优雅的法国式叙述,淡淡的不高高在上的讽刺,每每都能看乐呵。

每个人能追溯的最早的记忆是不同的,像我小时候的事情几乎可以说都记不起来了。大概只有极度的疼痛和特别的美味,由能触动心弦的感受才能留在意识的表面,而其他附带在感知之上的视觉、听觉以及其他的渺茫的回忆在内心的深处,很难打捞起来。

第一章普鲁客居他处,在睡前习惯性的追忆往昔——小时候在贡布雷的时光。这位也是入睡困难人员呀,认床、居室布置改动、不够安静、有光等等都是睡不着的原因。

贡布雷是姨祖母的居所,外祖父母和父母都在一起,还有姑祖母。晚饭小普鲁不和大人一起吃,大人开饭时间大约在晚八点,也许是小孩子不准那么晚吃饭的缘故,所以分开吃。晚上也不许逗留在客厅玩,规矩很严格呢。

如果有客人这时候来访,比如常客斯万先生。斯万先生的父亲老斯万是祖父的至交,老斯万去后,斯万先生经常来看他们。

那一晚母亲招待斯万先生没有空闲来小普鲁的房间给他睡前一吻,这是一件天大的事,小普鲁那是一个睡不安寝。

小普鲁对妈妈太依赖了,说是精神支柱也不为过。他的感情用事让大人很伤脑筋,对于不能克制住自己的太过感性情绪这一坏毛病,小普鲁也知道大人的重视,希望他能够改正。

斯万先生很有意思,老斯万的旧交他都不再交往了,除了普鲁一家。是因为祖父和老斯万关系最铁吗?还是斯万先生喜欢这一家人呢?

斯万先生是上流社会的风流人物,有资格出入高级沙龙的人。普鲁的大人都不知道,还以为是和他们一样阶层的。姨祖母对斯万的态度常常让人发笑。比如她会向斯万打听什么什么汤的配方,却不打算宴请他,因为请来的都是贵客,认为斯万没有资格上座。

父辈的圈子等于子辈的圈子,好像在那个时候是个铁律。如果交了不够体面的新朋友,那是年少轻狂不懂事。至于交往显贵,那怎么可能?交朋友也是严格讲究门当户对的。所以大人们全都没有想到斯万先生的“不凡”。

斯万先生不露声色的常来做客,也是低调。

有一次斯万先生送给姨祖母葡萄酒,很高级的那种。祖父问姨祖母怎么没有谢谢人家,姨祖母说她谢过了。

祖父他老人家和我一样完全没意识到她谢过。于是我特地翻到前面再看看,

“只有凡德伊先生才有彬彬有礼的芳邻。”

姨祖母,这么婉转的道谢我也没听出来!你确定斯万先生接灵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