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65) 第24章 谈判的结果是怎样产生的(2/3)

第24章 谈判的结果是怎样产生的(2/3)

曹大平慢慢抬眼看过我们每个,思考半天才鼓足勇气缓缓说道:“回去吃什么?你还让我们吃那些虫子?”可克奇怪地问:“能吃的还少了吗?森林里什么都可以吃呀!那么多野兽飞禽,水也清凉,树也茂盛。人类的地方怎么比得上!”曹大平小心地冷笑一声:“哼哼,你说的是对你们而言吧。你们呆的一大片附近能有我们的空间吗?你们不也是连草根树皮都算上才说‘吃的还少了吗?’,我们可没那‘本事’!剩下的还有我们多少?”

他暧昧地一笑:“况且、况且,其实,扑倒个人比抓只野鸡都容易。”他后面的老虎都轻声笑起来,“森林里的那些‘食物’野性十足,反应快,动作敏捷,挣扎逃命疯狂粗野。要全凭强力才能制服他们。被他们叮一口、抓一把、蹬一脚、撞一头,哪次不会遇到?”他放松起来,居然吊起了腔调,“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逮只兔子都要追得汗流浃背,才那么一点点肉。在这里虽然难受,却可以不战而吃人之肉。事半功倍,费力少,收获多。”

我啐他一口:“说起来是一套又一套的,口才很好嘛!不要忘了,我们老虎历来的规矩是不能和人类接触的。”

曹大平愣一下,低声说道:“不,世易时移,大王都……哦,”跟着脖子一梗,“规矩是以前的。规矩又不能给我们东西吃。以前的老虎不能在人这里找吃的,我们能,怎么不行了?”

可克皱眉道:“谁是大王?不是你吗?”

曹大平看一眼后面的老虎,向前昂起头:“就是我!我就是虎王。”

阿纳德疑惑地说:“那你刚才……”

曹大平打断她急急地说:“没什么,刚才没什么。怎么好在你们面前称王。”

可克挥掌示意阿纳德住口,沉着脸对采伯虎们说:“不是能不能的问题。谁不能?我们不能?是不能招惹他们。招惹到人类会灭族灭种。”他低下声音接着说,“你们逞口舌一时之快,引起人们的注意。据说有很多动物,包括被人类关注的植物都灭绝了。”

曹大平不敢硬顶可克,言不由衷地争辩道:“也是。不过是不是真的那样谁也没见过,你都说是‘据说’。以前的老虎是怎么得到那个结论的?其实我们也很注意了。”他干笑一声,“既逞口舌之快,又不被人类注意到,不亦快哉!”

阿纳德忍不住又嘀咕起来:“什么话?哪里来的话?”宁宁看着可克严峻的脸色,低声说:“都是人的话。他学了不少人话。”阿纳德不解地说:“我看曾遥那些人说话不是那样啊。”

可克没有理会他们,忧心忡忡地说:“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远虑不及,近忧迫矣。君子不立围墙之下,何苦延祸及身?”

阿纳德越发皱起了眉头,撅起了嘴。我忍不住笑起来,甩头用耳朵拍了下可克的脖子:“你们两个何至于这样说话!”

可克一愣:“怎么?他那样说,我也就要那样说啊!”曹大平也笑起来:“哈哈哈,怎么就吊起书袋来了,酸啊酸。你们不是刚来吗?怎么也会了?”我不屑地说:“你是怎么会的?我们聪明伶俐,看一眼那些书就都知道了。”曹大平无所谓地回答:“没什么。我倒没有专门看书,只是呆得久了,点点滴滴就学了些。”

可克往后指指曾遥的汽车:“我也没有专门去学,碰巧在她那里翻过一本书,就记下了一些调调,所以我们和她是认识的,没有让你们伤害她。”他跟着咳一声,“不要胡乱扯了。我看你们还是回森林吧,在这里总不安稳。”曹大平有些想笑:“还好,我们都没觉得不好,是你们觉得不安稳吗?”

“你们不是谨小慎微,偷偷摸摸过活?那样有什么意思?”可克有些恼火,“老虎就应该有老虎的样子!”他看一眼曹二平,“他都说如果人拿着枪,还有大炮、火箭、火焰、飞机,就不是老虎吃人了!你们就会被消灭了!还说不会灭亡。”

曹大平烦恼地说:“是啊。所以要小心。但回去确是比较难过,我们的食量又很大。”他试探着问:“不回去你要怎样?”等了会儿又说,“不至于就要动手吃了我们吧?”

可克为难地挠挠头:“要你们回去就是怕人类消灭你们,要吃你们还不如就等人类来干了,我还来劝什么?”

我吼起来:“不是还会祸及所有老虎吗!”跳起来就向采伯虎群冲过去,“不回去就打得你们滚回去!”

采伯虎们轰然而散,向四面的山坡上跑得远远地才站住回过头来警惕地注视着我们的动静。我刹住脚步等可克的态度,他使劲想了一下,招呼阿纳德说:“只有打一下了。让他们知道厉害。”阿纳德跃跃欲试,早就不耐烦了,等的就是这样的话,大王还没说完她一晃就不在了原地,恍然一道火光闪到那群老虎逃跑方向的最前面,猛然站定,又拐向右边,拉长身体“哗”地掠过采伯虎们的身前,右边的老虎们哎哟哎哟地被掀得滚翻在地,扑趴跟斗从坡上滚下来;左边的老虎还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可克也同样把他们赶了回来。我张牙舞爪直对着迎上去,辟抽扫打,折断了好几只老虎的腿,可克高声喊道:“先不要伤他们性命!”曹大平曹二平已经从我两肋下钻了过去,向站在后面的宁宁扑下;我按住两头老虎,扭身一甩,把他们扔得从后面撞在二曹身上。他们稍微停顿,宁宁闪身让过曹二平,从侧面把曹大平掀翻死死仰摁在地上,张开虎口卡在他脖子上,只是没有咬下去。曹二平折身就冲向宁宁,宁宁后腿左右乱蹬,始终把曹大平的身体横在自己前面,和曹二平兜着圈子;被我当暗器扔出去的两只老虎昏头昏脑地愣在当地。可克晃动身体和双掌,连推带攘,把十几只采伯虎推得滚成一团哇哇大叫,就像在滚动一个巨大的斑斓肉球。阿纳德本来忙着追赶逃逸的老虎,跑得性起,身体忽悠在此、忽悠在彼,在那些老虎眼里几乎看不出她的运动,而就像有了分身之术,是七八个阿纳德在驱赶他们挤到一堆;后来她看可克那样非常有趣,也模仿着翩翩翻舞出一个巨大的斑斓肉球。

曹二平冲击几次,终于蹦过他兄长的身体可以咬向宁宁。宁宁又躲又闪,尖利的两排虎牙就在他的屁股腰身间晃动,金刚在缠腰的布袋里吓得尖声惊叫,宁宁不得不松开曹大平跳起避开。曹大平反身跃起,前肘撞在宁宁肩膀上,宁宁顺势弹出去,还不忘顺手在他肩膀上捞出一道深深的血痕。曹大平嗷叫一声,和二平一上一下双双咬向宁宁。宁宁后退的速度怎么也没有他们前冲的速度快,并且被追迫得根本就没有转身逃窜的机会;头顶和下颌一直就和两个虎口间隔在分毫之间,随着大口的张合,几缕黑黑的狗毛被刮扯得纷纷飞扬。我张口 “啊!”地叫出来,身形比叫声还要快,都没能赶上冲着宁宁咬下去的两个血盆大口,但见四排虎牙已经深深压陷了玄犼的肉皮——眼看宁宁就要身首异处!

猛然,曹大平和曹二平的身体凝固似的定住,再也没有能够往前移动半厘,跟着身体沉一下,又“呼”地被抛起飞向后面。在他们刚才的位置上,气纹晃动,灵光飘浮,薄薄的彩云聚拢起,可克缓缓显出身来。原来是他从我身后的地方远发而先至,抓住两只老虎的尾巴把他们扔了出去。也许是刀可亚发挥到了极致,可克双眼通红,双唇紧闭,稳稳地站着一动不动,停了片刻,才把努着的一口气徐徐呼出。

哦!我的个松呀!

他过来的速度都到了几乎让身体组织淡化分解的地步!不知道那样是不是很难受?

千钧一发的场景!阿纳德惊得呆在半山腰上忘记了任何动作。所有的老虎骤然失去压迫,一阵惯性的慌乱,然后才忙着挣扎喘息。慢慢地回味过来刚才发生的事情,体会到我们的厉害;特别是明白了最后可克做的事情后,他们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阴晦的山岗峡谷悄悄地沉入一片死寂。

微风如树林的叹息,水流似夜魅般滑过。

终于从斜地里钻出几个通透的圆洞而穿射进来的几道霞光,把亮堂堂的光柱中的飞烟杂尘激动得飘舞摇曳。

不知道是我们都经历了短暂的失聪,还是那些细微的声音确实消失过片刻。当它们重新摩擦着我们的耳膜时,各种感觉才逐渐回到自己的身上。尾巴死蛇般拖在地上的两只老虎轻轻翻身站起,强忍着疼痛一声不吭地蹭着回到采伯虎的群体。曹大平扭过身体,悄悄伸爪拨动一下尾巴,痛得呲牙咧嘴,赶紧放弃了尝试;不过脸上却有了丁点儿轻松的表情,小心掂着屁股站正身体。曹二平不敢去作那样的检查,只是苦丧着脸望着自己的兄长,曹大平冲他微微点点头,他才开始尝试着恢复尾巴的功能。

可克浑身的彩毛膨然起伏。他面露微笑,转过身来缓缓扫视一遍整个场景,眼神瞩目在曹大平身上,仿佛在问他“怎么样啊?”。曹大平不自在地垂头思索起来,过了一会儿,他的耳朵快速一抖,抬眼瞟着旁边说:“那些人搜索完了那边的河滩附近,散开可能会到这边来。我们得离开了。”

可克皱眉道:“知道。还远呢!你还是带着他们回大森林吧。”

曹大平看着地面边想边慢腾腾地说:“那——,规矩呢?那个规定怎么办?”

“嚯!你又记得那个规定了!”可克轻蔑地调笑。

“唉,怎么会忘记。有什么办法呢?那个规定怎么办吧?惩罚。不行就拼死留在这里!反正都违反了。”曹大平一副死懒的样子,干脆侧趴在地上。

可克无可奈何地叹气道:“不要老找借口。我们已经开会说过了,在找你们这段时间里老虎可以不露行迹接触人。对你们,赶快回山,以前接触人的事就不再提了——好在还没有惹出什么祸害来。”

“好吧。我可以考虑回去。现在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我不满地嚷道:“你们不是不担心被人发现吗?急什么?什么是可以考虑回去?”

他无可奈何地吐出口长气,抬眼看着我说:“好吧。回去。但我们先得回城里去,”没等我吼起来,他加快速度赶紧说,“就是要回大森林也要先回趟城里、把那里的很多事处理干净、还要把小白也带出来吧?”他看着可克,“我们在城里住的地方,有很多老虎痕迹,人类看到了探究起来(我们也会)很麻烦。嗯,走得干干净净,何必最后留下行迹呢?”

我们一时没有完全明白他的意思,不过我们也不清楚很多人类的事,看来是那样子的。可克颌首表示理解:“反正也要带白似雪。好吧,我们先回城。”

曹大平两眼放光,却面带戚容,微微抬了抬尾巴,痛苦地说:“我刚才说离开并不是说马上就要回城里,是避开远点。你们倒是现在就可以回去。我们现在走,碰到那些人只能变形,在大白天活动中变形可不好蒙过人们的眼;即使变成人形,我们都没有带衣服啊。那些人怎么理解他们看到的情形?你们不是要我们隐匿行迹吗?这可真是招惹他们了。况且我的尾巴还不方便,过会儿才能恢复大半。只有等天黑以后我们才能走。”

想想也是,我坐下来望着可克:“要不就等天黑再走?”

曹大平抢着发言道:“还有他们,”他指着汽车,“怎么吃、处理那两个人。按照你们要隐匿痕迹的原则,他们可是看到过我们的。可要处理好。”

我跳起来嚷道:“看到什么?只是看到了老虎而已!她知道你们在城里那些事吗?”

曹大平后退着嘀咕道:“那个人呢?金卉蒴看到知道了什么?”

可克烦躁地挥掌不让我们争执:“待会儿把那个人吃了就是。不给你们、不给你们吃。曾遥看到了老虎,只是看到有老虎没什么关系吧?”

我附和着说:“对对对,她肯定不清楚怎么回事!她本来就迷糊着,对我们她都一直迷糊的。”

曹大平冷笑着说:“过会儿他们醒过来怎么着?看到两群老虎在这里谈判开会?嘿嘿,新鲜稀奇啊!”

“不是说了吗?吃掉那个人!”可克看看树林外面,恼怒地说,“只是不给你们。现在天还亮着,你们先走。小心点!搜山的人还远,你们慢慢出去,躲着些。碰到时天也暗下来了。不行,你们不能碰到他们!出去边走边找地方避一避,全黑了才回城。我们随后跟着过来。”

曹大平无奈地晃晃脑袋,起身吆喝其他采伯虎离开。他和曹二平裹在队伍的后面,走过我们身旁后停下来,回头恶狠狠地盯着宁宁,咬着牙一字一顿:“你!送你几句人话。贱虎得势,狗仗人势,”他瞟一眼阿纳德,“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说完忍痛往前跃出几步,远远地留下一句:“是你们让我回森林的!小心,一定碰、得、到、你!”

宁宁“呼!”地扯掉头上罩的玄犼皮,咆哮一声跳起来,金刚被拉得滑下来滚落在地,阿纳德紧跟在他旁边。曹大平冷笑着跳得远了,阿纳德看着宁宁:“要不要我追他?”可克忍住笑示意算了。

我冲他们的背影高声喊道:“宁宁的朋友遍天下,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阿纳德冲宁宁点着头,深情地说:“对!我绝不离开你半步。”宁宁不自在地别过脸去。

可克安慰他:“不要去管他,你在黑虎山表现就很不错。”

“我还着过皮虎的道呢!”我笑着往汽车走去,“有什么?赢得起就要输得起。”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