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71) 第26章 陷入混乱(2/3)

第26章 陷入混乱(2/3)

中午时分,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部的郭部长发表了一个申明:

为正视听,经总统批准并授权,谨代表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部就当前人员失踪和疑似老虎事件作如下说明。唯望事态圆满,同胞安康。

1.事情起因为11名猎户响应本部号召,自动组队前往搜索老虎行踪。于前天夜里在湖岳山口发出求救信号后失踪。跟进采访的3名记者于昨天信号中断失踪。

2.事情发展为昨天派出的搜索救援队各类人员57人也失去联系,下落不明。分别为向导2人、专业搜索人员36人、猎人8名、啮齿类动物专家6人、医疗人员3名、民间人士2名。他们携带有非常完备的专业设备、医疗器具和越野交通工具以及一架直升飞机。

3.到目前为止,总失踪人数为71人。没有发现任何遗留线索。

4.事件已引起各方面高度关注,总统也非常关心事态的进展情况,指示要全力以赴,不畏艰险找到失踪者。同时必须精心安排、保障有力,确保不再有人员受伤损失。

5.为此,到发文为止,我们已经联合多个部门,共计派出四批搜索救援队伍共计三千八百人进山。配备了先进的探测仪器和强大的自卫武器。陆续调集了三颗监控卫星进行定点高空监视,采用多种成像手段密切注视该地区。随着工作的开展,我们还将增加相应的各种资源配置。

6.在此,需要申明的是,政府各部门必将尽全力进行寻找搜救,呼吁民间人士和失踪人员亲朋不要自行进山;即使已经跟随出动的人,也必须听从指挥安排,不得离开群体、不得冒进超出总体搜索前线。新闻媒体人员必须跟在搜救队伍后面,不得冒进,不得影响干扰搜救工作。如有需要,我们将采取措施禁止无关人员的前往。

7.特别需要澄清的是。到目前为止,军队等武装力量提供了大量技术设备支援,但还没有参加一线搜救工作,也就是说还没有派出军队参加直接工作。个别人员的出现仅仅是个人行为,非官方派遣,与军队无关。

8.人无先知之明,难料蹊跷之事。事态的发展和结果有千百种可能,现阶段的所有说法都是无端的猜测,更有各种臆断和谣言充斥坊间,都不足以信!所有的人都要以实事结果为结论,关注正规官方消息。我们将随时通告进展情况。

9.当前最重要的是各安其职,不集会、不议论。保持所有工作的有序顺利进行,保持路面交通的平静通畅。为我们的物资人员进出调动提供便利。

特此通告

年 月 日

从实际效果来看,这个通告一点都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它甚至还没有一条“专家对折断的草茎断口处浆汁干燥时间的推断”这样的内容更能让人们感兴趣。阿纳德观察着街上依然焦躁的形势,用手点着报纸上申明的题目说:“我看没有任何人看完过它。”宁宁搭拉着一个爪子在报纸上,瞟着周围的人,实在忍不住又为了不让人们听出一只大狗在说话,只好含混地笑着说:“我知道,这种文章,发表的人往往都没有看过的,嚯嚯嚯……”那应声虫居然经受住了考验,完全没有错误地把他含混不清的发音复制得分毫不差,只是让听到的人觉得更加含混糊涂,像狗在喉咙里轰轰啯啯咕噜着口水。阿纳德饶有兴趣地偏着脑袋问:“咦?没有看过怎么写出来的?”宁宁继续打着咕噜说:“无啊(发)表嘚勒愣(人)又不系(是)洗(写)嘚愣(人)。”

可克皱眉道:“从我看来,现在人们所知道的,还就只能那么写,只有那篇通告写得最实在、最正确。怎么人们都不好好看呢?真正的动态只能看那个。”他四下打量,熙熙人流中偶尔有脸庞鼓胀容貌标致、背着双肩包的“人”走过,冲我们施然微笑,欠身致意,“咦?那些老虎不像要离开的样子?”

阿纳德娇咤一声,抖动手中的绳索,和宁宁纵身跃起,几个点地,在滚滚车流中掠到大路对面,引起路面上一片啸叫嘈杂;她们马上又跳回来,手中已经拎着个白净漂亮的背着牙黄色双肩包的“小伙子”,往可克面前一攘:“小窍门:貌美而背双肩背包的往往是老虎变的。”

那个“小伙子”嘻嘻笑着冲可克弯腰点头。可克紧闭双唇,等两边来往关注的人都完成侧目惊诧,重新开步走动以后,才向路边走两步,问:“你认识曹大平?”

“对。我们昨天晚上回来的。”

“你们怎么不准备离开?”

那个采伯虎变的人笑着说:“还没有说要离开啊!”

“嗯?”可克的眉毛立了起来,“你叫什么名字?说好要离开回去的!”

那个老虎人依然笑咪咪地回答:“我叫王卫德。是说要回山里去,但现在还没有。”

阿纳德奇怪地嘀咕道:“怎么这个样子?他们不怕我们了?”

王卫德转向她,欠身答道:“还是怕你们。我们已经培训过,对你们要以礼相待,同时在城里大家都注重隐匿行迹,你们更加强调人前要体面,所以你们不会随意发飙,所以可以放心和你们说话,所以要做到不卑不亢。”

宁宁“咯儿——”地笑出来,我忍俊不禁:“出了城,没人的地方就可以又卑又亢?”

王卫德脸色一红,冲我也欠欠身:“此一时,彼一时。头儿这么说的,我就这么做。”

可克沉声问道:“什么时候回森林去?”

王卫德转回去说:“我不知道。”

可克一把抓住他的前胸:“走!带我去找曹大平!他在什么地方?”

“他在上班的地方,我找不到,我只知道他的家。”王卫德没有挣扎,只是看看两边的人,可克松了一点劲,仍抓住不放。王卫德继续说:“我还要上班,所以不能带你们到他的家去。”

我凑到他的面前,好奇地问:“你也上班?你上什么班?”

“我是线路维护工,”他轻轻挣了挣,可克松开手,王卫德放下背包,打开来,把里面的繁杂古怪的工具一样样拿给我们看,嘴里接着说:“不能都没有事情作。既然隐藏在城市里,就要装得像;就要有上班的;上班就要像上班的样子。所以就不能带你们去找大平。到他家里也找不到他,下班后才回来。要不等我下了班再带你们去他家?”

可克想了一想:“曹大平的家我们找得到。”然后无奈地问:“你们都有工作?”

“也不是。大部分都有,呵呵,我才来不到半年。如果没有工作的老虎多了,街上闲逛的‘人’多了,会引起警察和记者等人的盘查和注意的。”

我感兴趣地问:“我们这么在街上,会引起警察和记者等人的盘查和注意吗?是不是我们也应该找个工作来做?怎么找工作?我们做什么呢?”

王卫德笑着说:“那倒不必要,你们又呆不了几天。我们找工作基本上都是找那些简单容易做的事,需要学习很久和复杂的事情一般都不考虑。不是不能做,是学习起来麻烦,要花时间——虽然我们学起来比人类快,你们是知道的。做个样子,谁愿意下大工夫啊!”

阿纳德扭着身说:“我也要工作!你看我做什么好?”

王卫德欠身向她说:“很多非常简单的事情,一看就明白,报纸上不是都帮你想好了吗?我看你……”

可克挥手打断他说:“你们都要离开了,还上什么班?到底什么时候走?”

王卫德小心地说:“做人要厚道,基本的责任心还是要有的。没有拔腿离开,就要干好最后一秒。同时,必须要处理好每件事情,不然莫名其妙地丢下工作消失了,留下莫名其妙给人们,不是引人注意吗?曹大平说了,先要有理由地离开工作,交接好给其他人,走得自然无痕迹。我准备今天上班就流露出要回老家的意思,明天正式辞职。”

可克不高兴地说:“都办完这些事不是要好几天?”

“两三天时间也就差不多都能办完。不过还有其他事情……” 王卫德放低声音,没有继续说下去,斜睃着可克的脸色。

可克皱紧眉头看着王卫德,跟着松开,叹了一口气:“还有什么?你说吧。”

“嗯,还有、还有,嗯,尽量给认识、相邻的人有个交代,”王卫德变得理直气壮地解释起来,“人类的管理很精细严密,如果发现有‘人’无故失踪,即使我们不是真正的人,可他们不知道啊!他们还是会寻找调查,刨根寻底,说不定引起大的风波。我们呆了那么长的时间人类没有意识到,可不要离开的时候露出马脚给人类,引起摩擦,那还不如不离开。您说,是吧?”可克只好点点头,“还有,我们住过、呆过的地方,空了后难保没有人进去,也不能有任何非人类的印迹留下。”他看我们不是很明白,咽了口唾沫,“比如墙上、地面、各种物件上的爪痕,必须得抹乱或消除;可能的味道,嗯,说不定有些脱落的毛发——通常都没有,可也难保没有意外夹伤或皮肤病。吃过人的地方的血迹……”

“这些弄起来很费劲吗?”我问。

王卫德对我微微一笑:“也不是。可以采用清洗、火烧、扰乱、粉碎分散遗弃等各种方法。只是需要时间。”

可克没好气地说:“那要多久?”

王卫德大声回答道:“我们会努力的!我们一定尽快做完所有事情!”然后谗笑着指指往来的车流行人,“嘿嘿,我还忙着上班呢,要隐藏好行迹。可以走了吗?”

可克无奈地挥手让他离去。王卫德冲我们颌首笑笑,转身走开,一低头间,眼睛里飘出一丝得意之色。我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慢着!你——”他诚惶诚恐地抬眼望着我:“啊!怎么了?还有什么事?”可克他们都看着我,我想不起来该怎么说,只好抽回手:“你走吧。”

可克望着他的背影,疑惑地问:“怎么了?有什么不对?”

我撇撇嘴:“嗯,没。现在我们干什么?”

可克仰天长叹:“嗨——,只有等等吧。我怕不会那么顺利,到时候要仔细。”他问宁宁,“到哪里去呢?逛逛吧。然后还是到金刚那里去等。”

金刚正发脾气呢!

离门洞老远就听到他呼哧呼哧地大口吐着气,门外密密麻麻站着很多老鼠,静悄悄地列队排班,忙内忙外搬进去一摞摞整齐的报纸、推出来一堆堆杂乱的碎纸团。通道上堆着好多崭新的报纸,供那些老鼠往房间里运送。

金刚在用书码成的大床上窜来窜去,把平整的软垫拖曳得皱褶歪斜,上面散乱地扔满抓烂揉碎的报纸团。他气急败坏地撕扯蹬踹着叠在一起的三五张报纸,急吼吼地责骂着:“怎么不早两天干!真是笨蛋!偷懒的家伙!”

他冲缩在一边默默拾掇着废纸的老鼠嚷道:“看看!偷懒的家伙!那怕早半天都好啊!有什么好看的了?”他用报纸哗哗地煽在老鼠们的头上,“白干了!白干了吧!害得我想那么好的主意来开心,都白费了吧!”他扔掉扯得散乱的报纸,抓过一把递上来的新报纸,揉捏着窜到每只老鼠的面前数落着,“没有人看到商场里赛跑的老鼠吓得大老爷们儿跳起来,搂着老婆的脖子尖声惊叫!”“没有人看到美女垫起脚蹦得像跳跳糖!”“没有谁知道那家人起床穿一件裤子换一件裤子!”“没有人知道那人咬下泡了尿的蛋糕后呕吐的样子!”“你们,你们,你们气死我了!”

他在每只老鼠眼前哗哗抖落着报纸:“白干了!没有人看到!看看,创意、多好的创意啊!没人看到,都毁了!多有趣啊!天呐,让你们毁了!”他揪着那些老鼠的耳朵,“拜托!你们就是再懒点,懒到家。过几天再干也好啊!就是要赶这个时候去做?那么解气的事情居然没什么人了解!”

“没有人议论那一件件屁股上开大洞的裤子,议论裹着下半身开门求救拿裤子的事情。没有人去采访屋子被砸烂的那家人,没有照片!没有特写!没有争相目睹的盛况!医院怎么说?医生的介绍在哪里?吃了老鼠口水拌饭的人呢?老鼠尿和面吃下去的后果议论呢?专家!专家!怎么没有专家出来表演?专家哪里去了?还有还有,商场里的特技动作呢?那几个人一蹦那么高,怎么没有质疑的报道?怎么没有现场的回访探索?那些扒到货架上挂着的人呢?天呐!那么多超出平常的刺激动作居然没有报道!失败啊!失败……”

他越说越气,飞起一脚,把凑得近了一点的黑纹踹起滚落到地上。双爪按在每一个站在旁边不敢动弹的老鼠头儿的肩膀上不停地抖动,把他们一个个摇晃得昏头昏脑,打着转儿促溜下大床。这才瞟一眼我们,“噗”地笑出来:“你们看,”他指点着满屋子的废纸烂屑,“我那个气啊!肺都气炸了。不笑出来气都炸了!还不快收拾干净!”他跳到当饭桌的铁盒上,那里的废纸少一点,“本来有趣儿又解气的事情,搞得悄声闭气,没有轰动。他们还好意思回来在我面前添油加醋地描述得精彩绝伦。什么从第一个盘子大声摔碎在地上,光皮儿起来查看,然后一个接一个乞里光啷掉到地上,两个光皮儿吓得缩在床上用被子蒙着头;什么开门进来的光皮儿被满屋飘荡的布屑飞尘呛得打了八个喷嚏,吃惊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什么撅着个光屁股拿来一件穿上又撅着个大屁股去够另一件来穿上,总是没有能遮住后腚的好裤子……”想着说的事情,金刚还是慢慢地开心笑起来。

“不过,”他眉心一耸,爪子向外面指着,“真是扫兴!报纸消息还没有传播开来,就被老虎吃人的事情掩盖了。那不是自娱自乐了吗?没有了光皮儿的参与,什么游戏都没有意思。我就是想看光皮儿们热热闹闹地折腾吵闹,看他们争论这些事,故作高深地评价这些事——很多光皮儿、专家发表的高论可是能压死一头牛的哦!我喜欢被他们雷倒。真有意思。可惜了啊!”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