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陷入混乱(3/3)

我摆尾巴扫出一片空地来坐下:“不是还有新的消息、新的议论吗?呵呵,那可就是老虎创造的话题,不是也有很多高论吗?”悄悄爬起来的黑纹小心地凑着趣儿:“就是就是,光皮儿们说得可有意思呐!他们说有外星光皮儿,来掳走了地球光皮儿;还说地下试验产生的黑洞可以吸空一切,还能穿越所有物体,飘到地面吸走了那些光皮儿;还说他们进了时间隧道,其实还是呆在原来的地方,只是空间间隔了;探险家正组织着要去那里寻找时光之门呢!”他咽一口口水,观察观察我们的表情,“更离谱的说他们碰到了宇宙激光的照射,所以连飞机连枪炮连人都挥发了,建议赶紧造面大镜子来以备不时之需——我就奇怪了,宇宙激光把飞机都照挥发了,怎么就没有把土地树木挥发掉一块儿?应该连地球都照穿个洞出来才合适啊!呵呵。”

金刚哈哈大笑:“你也学着光皮儿联想了!可不要像他们那样自以为是。”他挥挥短腿,“这些也有趣儿。我只是可惜我们折腾的事情就那么被忽视了。”黑纹马上接着说:“现在这件事大王不是也参加了吗?您和老虎一起创造的事情。主要是大王您昨天离开干大事去了,我们又比较、不,很懒。而且又没有更加懒到家,把事情提前几天或过几天去做,才浪费了大王的玲珑心机。我准备等光皮儿们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再请大王出出主意,让他们制造更多笑料以搏大王高兴。”

阿纳德扑哧一笑:“提前几天做?大王还没有下命令呢!”

黑纹认真地对她说:“对大王的忠心就是要提前到大王还没有说出命令就按大王的命令去做,让大王的命令提前得到实行,才能保证避免大王生气。我们还是做得不够好啊!所以我将要等光皮儿们什么事都没有的时候,不等大王下命令,就主动去做大王希望的事情。”

阿纳德和宁宁都嘲笑地看着金刚,意思是“你不下命令他们怎么去做?”金刚讪讪地左右顾盼,不置一词。突然扑下书堆,冲到门口,抓住探头探脑的蓝衫,反扛着用三只腿几个蹦跳回到已经拾掇干净的大床上。把蓝衫从头顶扔到面前:“你看什么?还想进来!看我打烂你的屁股!”

蓝衫匍匐着瑟瑟发抖,半天说不出一个字。金刚嘻嘻一笑:“哼!我的气还没有消完。你看怎么办?本来说再去打33一顿,”他眼珠滴流乱转,拍着蓝衫肥溜溜的腰身,“这样吧,懒得跑了。就在这儿,你把自己吊起来,让我撞三天肉包。就还让你跟着吃闲饭。”

蓝衫头都不抬窜到地面,埋着脑袋忙碌着找绳子试绳子,反复扯拽生怕找到不结实的到时候断掉让自己又受苦又丢面子;然后低声央这个求那个,要找老鼠来帮忙拉绳子系结巴。每个老鼠都偷眼看看金刚,然后摇头拒绝,叽叽喳喳推脱谦让,还都不失关心同情地指指点点、提建议说方法;嘈杂渐起,场面变得乱哄哄地。金刚似乎已经忘记了所有的不快,摇头晃脑睥睨天下,志得意满地不时催促两声。宁宁和阿纳德怂恿撺掇,在那里指指戳戳,翻滚推攘,混搅成一团——仿佛就是森林中欢快自由率意随性的场面!

只是这个“森林”的四面是钢筋水泥,顶上没有阳光或月亮,脚下坚硬而冰凉。过于促狭的老鼠不可能让弱小于他们的动物存在于他们周遭,强悍如我们才能进占到这个地界;而在一味蛮横的采伯虎面前,老鼠们也不会展现出丝毫的“森林”心情。“城市森林”偶尔绽露出的一点森林消息弥足珍贵,悄然易失,更加让可克想念起真正大森林的山水和狂野。

终于等到热闹开始散去,喧嚣趋于疲惫;他靠近金刚两步,问道:“你能知道那些老虎的情况?”

金刚一愣神,点头答道:“在城里差不多吧。”

“他们在干什么?是不是真的会离开,回山里?”

金刚想都不想就说:“他们怎么想的我可不知道!我怎么能知道老虎的想法呢?我只能问到他们在干什么。不过,他们还是要回去的吧。不是答应了你吗!”

我说:“可都没有走啊。说的倒是有很多事要做好才能走。也不知是不是真的。”

可克就把王卫德说的那些话讲了一遍。金刚挥手让老鼠们都出去,靠到墙角把耳朵贴在那根水管头上:“是有些事情需要善后,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多那么复杂,他们到底想的什么就不好说了。”

他用爪子在水管上磕磕敲敲,听了大半天才挺身坐起,继续说道:“嗯!综合所有各个方面的情况看来,那些老虎都还是原来的老样子。上班、做事、上街、休息,但具体做的事情里有没有什么不同,是看不出来的。没出门的似乎确在清理收拾,看样子是在做准备。”

阿纳德探过头去,也把耳朵贴在管子上:“你都知道吗?我能听出来吗?”

“呵呵,只是不那么积极啊。”金刚对可克说完又转向阿纳德,“近的说话你们听得出来。远了说话声音就传不到,敲打的声音你们不会听。只要有老鼠的地方,那里的情况他们看到了都可以告诉我。哪里又没有老鼠呢?靠近不得,远观总能看得到吧?所以大的情况我都能问得到。”

“我们找你可都是对着管子说的。”宁宁怀疑地说。

金刚白他一眼:“是呀!是让你们对着管子说话,但我并不是听到了你们说的话。嘿嘿,总有离你们最近的老鼠吧,其实是他们听到你们说的话,再敲这个告诉我的,我再安排带你们过来。”他说完使劲一弹水管,“当!”地一声,震得阿纳德“啊!”地跳开,金刚也同时笑着跳到门口准备逃跑。

可克皱着眉制止住阿纳德:“怎么才能让他们尽快出发呢?”

金刚慢慢走进来:“去找他们啊!我可不能和你们一起去的。再去找曹大平,催催他。还有什么办法呢?”他狡黠地眨巴眨巴眼睛,“大不了再打一场,把他们赶回山上去。”

可克迈步向外走:“那倒没必要。我现在就找他去。”

金刚抢到我们前面,伸出一个爪子向一边引导着:“不忙,不忙。天刚黑,不用急着去。他们虽然下了班,可不一定都到了家,可以慢慢上去,越晚越好行事,找到的可能也越大。哦,对了,最好还是等我帮你们确定了他今天晚上不会出去干别的事再说。所以还是先去把尿撒了才轻松,浪费在外面多可惜。”

可克一边向着尿池的方向走,一边诧异地问:“他晚上还出去干别的事?”

金刚猛然撑起上身,神经质地捏紧两个爪子,缩着肩膀提高嗓子叫起来:“蓝衫!给我滚出来!想稀里糊涂跟着溜走?谁叫你滚的?快给我自己吊起来!”蓝衫屁滚尿流地从一堆老鼠中扑倒出来,口里嚅嚅着:“那根灯线几十,几、几百年了,一拉就会断掉,挂在哪里嘛?我又够不上去。”金刚放松身体,嬉笑着说:“那才有趣儿!我才不管你。黑纹,你去水管边呆着,打听到曹大平回家不出门就来报告;要出门的话,问清楚到哪里也来报告。” 然后跟在后面回答可克说:“今天可能不会出去,刚吃饱了回来。也不一定,不是有你们这回事吗?也许要做些事呢。他们虽然固定住在一个地方,不是说过了吗,他们平常要在城里找人来吃的呀,就有晚上出去的时候。嘿嘿,做下些案子。”

宁宁突然站住问道:“他们的所有事情你都知道,问你什么你都说了。我们的事情呢,他们不知道来找你问吗?”阿纳德接着嚷道:“就是就是!你们就没有联系?曹大平也了解你们吧!?”

金刚磨蹭着向旁边退,结结巴巴地说:“这……,他、他们也会问、问你们的事。”

我双眼一棱:“真是的?”

金刚急急地申辩道:“你你、你让我怎么做?都、都是朋友,他们还要凶些,我都公平地说呀!又没有亏待你们。”他顿一下,不等宁宁再开口,抢着说:“你们也没有什么不能说的!他们知道了还是那么回事。你们知道了他们的事不也就那么回事吗?大家方便些而已。”

可克缓步向前走着,侧头问道:“你今天见到曹大平了?”

金刚尴尬地点点头:“今天早上离开你们就是预料到他肯定要找我。我不敢不去啊!他们找我都是让我到他们的地方,那些老虎才懒得到我这里来呢。不过平常我也很少去见他。讲好的,我最多就站在窗台上,绝不靠近的。平常有什么事让就近的老鼠办了、回答了就行。离得远远的最好。”他看阿纳德张口要问,紧接着提前就回答了:“他们之间就用光皮儿的方式联系传话。和我们嘛,也是敲管子或者让附近的老鼠传话。”

“他问我们的事?”可克问。

“嗯,对。主要是离开这段时间里的所有事,不说怎么行?小白知道你们下来过的。我就照实了说,也没有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的,对吧?就是那些过程。”他狡黠地一笑,“大学士的事可就没有说,他们不知道大学士。也没说我跟你们到过山上,嘻嘻,其实就没有多少可说的了。”

“曹大平说什么没有?他到底打算离开吗?”

金刚走回两步:“嗯,他听我说完,也没什么有用的东西。没做声就让我走了。不过他们还是听话要走的,都答应了。”

可克迈步向前走去:“嗯!我再去找他。”

“我可不能再和你们一起去!”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