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在看《知识分子的背叛》一书,很有收获。姑且做点读书笔记如下(必须要说明的是:本文不是一篇文章,而是一点碎片化的思考记录):

“具有实践目标的人出于成功的要求,随时都愿意推翻以前的承诺。”他们推崇同一性和整体性,惯于实践的美,追求动力论和变化论,以理性之名其实是反理性的,即以连续性的动态否认固定静态的基本事实(比如个人自由,正义,以及尊重弱者)。

 

所以,他们通常的做法是只为自己服务,但又会以众多个体集合的名义,而一旦实现了目的,就会警惕与排斥其他的声音和行动,力求整体和同一。

“高贵的人只知道厮杀。”正如一位诗人这样讥讽的写道。因为,知识分子背叛了自己的使命的同时,社会意义上的美学思想也悄无声息、无从建构……现实世界里的道德和政治的文明“战胜”了艺术和理智的文明,人们开始苦不堪言。

因此,从秩序到混沌,也就不难理解了。至于是否可以从混沌走向清明,的确要看能否建立在“美感”基础上的平衡的道路上了……但我相信未来——重拾艺术和理智的文明——社会美学

不管怎样,就像《知识分子的背叛》一书的作者所讲,知识分子,愈发有着浓重的政治激情。而在政治激情中,他们一般这样固守着如下的观点:

“众人的欢呼就是最高的法律。”

“一切从政治的角度来看是善的,那么它就是善的;除此之外,并不知道还有其他的善的标准。”

“民族利己主义高于国际主义和世界主义。对特殊崇拜,对普遍鄙视。”

……因此,尽管正义和节制很严肃,但更重要的是:武器,城墙,港口,民族与国家……

爱国主义成为最高的德性和法则。

其实上述的这一切,最初的源头都始于德国。德国是政治激情精神和种族国家主义的输出国。就像二十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前后的那样子给世界所带来的巨大影响。

历史行进到今天,上述的又在重新归来,包括美国和欧洲,历史在轮回。它们推崇冷酷,秩序和民族之美。但这就像性感的女人一样,是具有十足的诱惑力的,被萧条时代里的人们所再次拥趸。自然而然,爱国的生意也会大行其道,宣杨国家的强大,但对正义和节制又选择故意性回避;而这门生意总是以最高正确和最好道德的名义。

除了“知识分子的背叛”以外,在我看来,似乎还有:

经济学家的滑铁卢

教育者们的恶

科学家们的缺席

社会学家的消沉

文学的乏力

思辨的没落

秩序者们的狂欢

社会美学的困局

资本家与知本家的诱惑与收割

爱国的生意

政治激情的游戏

乌合之众的花盼

乌托邦与反乌托邦

人民的理想

角落文明的生长

寻找理想村

……

以及更多的现实主义的中国镜像

我个人预见:从2019年开始,一种可能的新文明正在生发出来,并逐渐影响到社会的重建与清明。这就是:角落社会——它是分布式的社区自治,但又是点状分布的,尽管看似散落人间但又充满了有机活力。

 

“角落社会:一种新文明的生发”,是一个课题。我要在2019年利用业余时间,争取完成对这一课题的研究和写作。请你为我打CALL。

 

顺祝你周末快乐,家有佩奇。

 

知识分子的背叛及其他

#2019 | 活出美好#

知识分子的背叛及其他

本文图片来源:Pixabay.com

文图版权归属著作人

更多阅读:

“伟大斗争” | 《学习时报》刊发的这篇文章意味深长

美女与权力的媾和:崔永元曝陕西千亿黑金案背后的神秘女主

“心疼”滴滴总裁柳青这一刻,他们早已怀揣“暴徒逻辑”…

知识分子的背叛及其他

一个可能不讨好人的公号

这里只与常识和读知有关

知识分子的背叛及其他

韦三水,又称老赵
资深媒体人、财经作家与品牌策划人
草根诗人、连续创业者
创业有成有败,更多的是教训
吉林大学法学学士
北京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
现为TDS.Media创始人
荣格财经发起人&总编辑
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发起人
著有区块链领域首部思想类书面成果
《第三次秩序革命》
已出版发行多部财经著作
曾先后系统性地提出
现代新国企论、未来国企分化论
所著《大国企》、《谁人不识宁高宁》等书

引发热议
曾亲自策划与服务过多家著名品牌企业
并在钓鱼台国宾馆获颁中国策划类大奖
以及中国国际公关协会案例大奖等

如今,以每日不停的创作来修行自身
一日三省,消除业障
活跃头脑,寻找真知

希望您喜欢并转发
谢谢您的爱与赞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韦三水):知识分子的背叛及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