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阳光充足,小普鲁的房间亮得眼花,不适合看书。他把百叶窗都合上,阳光被挡在窗外。

一丝丝反光挤进缝隙,像蝴蝶一样停留在玻璃窗和百叶窗之间的枝叶,小普鲁就着这些光亮从上次看到的那一页继续。

阴凉的房间里安静的空气中有规律的呼吸声和纸张的摩挲声,让一切有如神明的旨意。

神甫街上的女仆拍打东西灰尘的声音才让小普鲁感到外面的阳光正好。

那一声声有节奏的拍打,在明媚阳光的照耀下回荡,仿佛抖落在无数金色火花,一朵朵飞向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