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井中人(2/3)

“真相”果然泄了人群的气。他们誓不罢休的气焰消失了,代之以对牺牲者的同情和悲悯;他们犟着的一股劲儿松弛了,探究真相的动力已经无影无踪。以他们的方式,人类信息传播的速度不可低估,几乎是一霎那,可克和我心中的压力气氛就开始减轻退潮:明显感觉得到对野外的关注热情降低下来,向外探寻扩张的矛头转变了方向。

憋得人们难受的困惑疑虑有了答案,“知道了”让他们心中一下子变得明白,短时间没有什么东西来纠结应该还过得去吧?

人类的探索精神对我们确是压力,发展成贪婪绝对将变成灾难。他们庞大的数量,总体的耐活性和善于千方百计搞消耗就是灾难形成的能力基础。这是可克和我真切感受到的“为什么不准和人类接触”的初步原因。幸而现在对野外的心思转到了在他们内部吵吵嚷嚷、检讨反省、宣泄情感、善后处理……

老虎呢?那可能是要等事件过后再来考虑的下一步的事情了吧?可能是没有想到事情跳跃进展快到这个地步、思考一下子断档了吧?可能是“既然已经确定知道是(有)你们,就不怕你们会跑到哪里去”了吧?总之,老虎不是当前的重点了。

内心深处比较赞赏曹大平的妙思奇计,表面上的得意还是洋溢在我们脸上。可克、我,还有宁宁,舒舒服服地往大学士的集尿池里大大地撒了一回;阿纳德被金刚连哄带夸地推拽到对面一个池子边。

可克注意观察了半天金刚的言谈举止,那帮老鼠中绝对没有谁看到过我们在人群面前仓皇逃窜的景象,所以金刚的神情和以往没有两样。

——就算看到了又怎么样!我就不相信有什么非人类动物在那么大一堆人扑压压涌过来时不心惊肉跳!即便他们面带笑容,就是叫喊都是欣喜的声音——我还担心传说中最厉害而从没有见过的笑面虎是不是会就此现身呢!更何况闪光刺目左右频繁、雷电晃眼远近交错,他们手中端的,肩上扛的,比划着长枪大炮对着你;即使曾经见识过那是照相拍录,可谁知道一时间那么多同时涌过来,会不会晃傻啰、照缺了、就像我们消化掉食物那样弄缺少我们身上什么零件呢?

——不过总是件坠威风的事。

他表情自然地不停地对我们唠叨着新近发生的事情,特别包括他们对人类准备大面积安装移动物体传感器的担忧。

这段时间里,我和可克更多的是在交流对人类的认识。从个体上看,他们也算得上大型猎杀动物。同样的体型重量放到野外,完全具有成为和老虎抗衡的凶猛动物的潜质。只是他们以直立解放双手,虽然可以做出更多更复杂的动作,却使腰腹失去了四肢爬行时伸缩扩张的锻炼,可能不怎么善长冲撞扑打等一击制胜的招数和腾空飞窜的快速奔跑。他们的长处应该是躲闪避让、辗转腾挪,对手倒在他们面前多半是受到反复击打或困于抓拿锁扣。

而实际上,人类的进化完全没有按正常动物的轨迹规律来进行,他们走的是另一条野路子;就是以什么“智慧”为根基,然后衍生出复杂的细分种类。看上去其宗旨就是用力越少越好,费劲耗时却无所顾忌,甚至不惜事倍功半地创造或转化变换出自然本来没有的东西。

比较起来,还是我们老虎(也有其他动物)爽快干净。在世界上走一遭,不管怎么胡闹纷争,最终不带走任何物质,更不会留下什么东西。真正是“来如风雨,去似微尘”。千秋万代,循环生死,世界始终是原来的样子。

“那些人啊,”可克在心里调笑着对我说,“像是在向‘蜗牛’进化。不知道他们是自己喜欢变成蜗牛那样背越来越多的东西,还是打算把地球堆砌成蜗牛那样背越来越多的负担?”

“蜗牛那么慢的移动都能感觉出来!”金刚滑腻尖细的声调插进我的耳朵,把我和可克吓了一跳:他能窥探到我们之间的定向灵语?

哦,看来不是。他接着说:“有个水道自动转换总成,为了监控,旁边就设置有移动传感器,33那里看得到信号结果。我真看到过它传回的一个异常信号,极慢速的移动,跑去看,结果是只蜗牛。你说厉害不厉害?真那样遍地设置,嘿嘿,你们可不能随便进山回城啦;城里多少也要增加点儿吧,啊呀,我们做什么都得要更小心了。”他往房间走去,冲我们招着爪子,“好啊,好在他们自己都决定不干了。呵,‘都知道了’,还探测什么?来!往这边儿!带你们去看我的‘最新健身器’,我现在开始天天打肉包。”

“哦。就是蓝衫?”可克摇着头说,“不去。到大学士那里,看看上面人类还干些什么。你回去给我听着点曹大平他们的动静,有事过来告诉一声。他们答应四天后走的。”

大学士也刚回来,正指挥一群老鼠恢复布置他的“空中雷阵”呢。看见我们,乐呵呵地招呼埋低身子赶快进去:“呵呵,还是空出下面两层给你们,委屈委屈低低头。快进来,真担心见不着你们了。”

“那些组织标本还没用吧?就想我们了?”我笑着变回人形,“那么急着下来干什么?上面很热闹!”

大学士开关检查着仪器设备:“呵呵,不光为那个,神奇动物本身就很值得挂念。你说什么?热闹?什么很热闹?”他看我一眼,脚不停,手不住。

阿纳德欣赏着各种光怪陆离的研究过程和结果,与上次看到的相比有了很多变化:“难道你在上面没有听说?没发现我们搞的那么大的事?哟!这个终于弄圆了,以后又会怎么?”

大学士顺着她关注的方向,瞄着里屋墙上显示的图案,得意地说:“快啦,再清除查核一遍;移到培养液里,就开始分裂生长,呵呵,肯定会没有问题的!你们搞了什么事?我只管把小孙子照顾到送回学校,唉,耽搁那么多时间。怎么不到这里来搞,以后不要跑外面去搞什么事,我都看不到。”

可克忍住笑:“这里,就你一个人,搞什么事?又和你没有关系。”

大学士埋头做自己的事:“哦,和我没有关系,问我做什么。”

阿纳德扭头高声说:“那么重大的事情!全国关注的焦点!所有的人都非常关心!”

“上面那些人关心的事情我才没兴趣呢!他们都想些无聊的事情。”大学士眼珠一转说,“我要关心起那些人来,他们才受不了!哈哈,他们的所有系统我都能控制。谁愿意管他们呢!”

可克拍拍他的肩膀:“那些事情和我们老虎有关,我想了解了解,你帮我查查。”

大学士快步走到电脑前,给我们调找到所有信息和进展。

事件的发展很合我们的意。当然,取得这个“满意”的代价就是让人类知道了确有野生老虎的存在,上山失踪的人是被老虎吃了。不过,他们清楚“真相”后的态度中好像没有多少对老虎的愤怒和怨恨,他们只是尽力在做那些使死者“死得其所”的事情(?老虎不懂),议论争执的都是抚恤、赔偿、安顿什么的。然后就是制定编制限制人类有可能接触碰到甚至影响到野生老虎的手册、规定、条例。咦?反而不再来寻找老虎、抓捕老虎、杀死老虎了!

“不要理那些东西!”大学士瞟一眼屏幕,“只是一方面,做的又是另外的。”见我们疑惑地望着,他瘪瘪嘴继续说:“那些东西也只是对大部分与此无关的人起限制作用。给大部分人看看而已。不遵守的照样干他们的,少部分人更可以合法地做需要做的事情,嘿嘿,更周到地做。和你们看到的想到的不一样,说不定还是相反。嘿嘿,往往只是因为和以前想到的计划不一样,所以转变一种方式而已。一种在现有认知下自认为更合理的方式。”

可克仰身靠在椅子上:“唉!复杂啊。反正现在对我们追得不紧迫了,反正现在已经停止布置移动物体传感器了。卫星正在陆续调开,人也在撤回,我也松了这口气!”

事情的发展除了我们满意外,郭部长也非常满意,所有的消息报道中他都抿着嘴在笑。他神情轻松,声调高昂,仿佛搞清事情的真相他居功至伟;他的肢体动作也多起来,好像前不久安排布置移动物体传感器、继续协调调集人手设备、不停地发表沉重的申明、低着头接受大众的指责这些事是压在身上的千钧重负,现在都卸开掉了,他可以昂起头、伸直腰、挺起胸,长袖善舞地展示他指挥若定的善后才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