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吴秀波是一个典型的”肥胖者“:捞金又捞色。尽可能占有一切的同时又处处伪善。就像官场上的诸多贪官污吏一样的”虚伪“和险恶。至于男女之间情欲的事情,也几乎都是善恶相伴相生的,不是非此即彼。

 

现代社会的险恶无处不在,却以慈眉善目的面孔隐藏在城市内部

 

其实,这个社会到处充斥着“肥胖者”。他们“肆意的生长和扩大”到每一个能生长和扩大的“场域”里,他们期望占据所有的一切可以占据的空间,垄断一切可以据为己有的信息和话语权,安顿于心满意足的声望和财富,还有情欲。

按照波德里亚毫不客气的说法是:他们的“每一分子都幸福地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有人批评说,他们毫不关心是否有公平正义,他们的眼里只有这两样东西:声望和金钱。他们对所有与有助于自身“肥胖”无关的事务一概漠不关心。他们甚至为此不惜一切代价进行战斗乃至决斗,就像永不服软的斗鸡一样。

从身体之肥胖到精神与欲望之肥胖,本质上都是相通的,即“疯狂的生长和扩张”,并借助于一切可以借助力量,实现自己的目的。而“人质”也并不意味着传统意义上的生命危险和牺牲之类的,而是“我们已经没有了我们的大脑”,“我们已经让独立和主见彻底消失”。“我们”成为了“肥胖者”的“附庸”和“供给者”。所以,“我们只能在压抑中狂奔并焦虑着。”

其实,这并非全是“肥胖者”的过错。因为,我们完全处于这一社会人质的途中:“如果你不参与——如果你不掌控你的资本、货币、健康、欲望——如果你不属于社会,你将毁灭自己。”

“两种选择,同样可能:一切还尚未发生,我们的不幸来自一切从未真正的开始(解放、革命、进步)——终极乌托邦。另一种可能是一切已经发生。我们已经处于终结之外。这是我们的宿命:终结的终结。”

所以,人们希望能够“解放自己”,但往往又是通过幻想和想象的方式,比如《啥是佩奇》的现象级事件。按照齐泽克的说法是,幻想并不仅仅是以虚幻的方式实现欲望的过程;相反,幻想本身就构成了我们的欲望,它不但为欲望提供了参照坐标,而且事实上教导我们进行欲求。

 

啥是佩奇冷思考:中国乡村与城市的隔阂与和解

“我必须赚钱”,早已经成了“我们”所有人的诉求。人们不再关心哲学和生活的意义——我们都成了“势利之徒”和“局外人”。我们一边在咒骂吴秀波为渣男,一边其实都想像吴秀波一样捞金捞色。这个社会早已经虚伪多时了。我们既是局外人,也是局内人。

 

一个充斥势利之徒的社会就像是一条长满跳蚤的狗:狂躁不安

 

“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最后抄录《局外生存》第一章的部分内容,相信你可以从中读出很多万千感慨:

乍看上去,局外人是个社会问题。他是个见不得阳光的人。

在车厢外面电车的顶上,坐着一个姑娘。她那微微撩起的连衣裙被风吹得鼓胀起来。但是交通阻塞把我们隔开。电车驶过去了,如梦魇般地消失了。

无论向那边走,街上到处都是连衣裙,它们随风摆动,显得那么轻盈,还有满街的裙子,都是短短的;连衣裙也应该是短短的,但却不短。

在商店又高又窄的镜中我看到自己在走近,脸色苍白,目光呆滞,眼皮低垂。我需要的不是一个女人,而是所有的女人,我追求我周围的女人,一个一个地追求……

这是法国作家巴比塞的小说《地狱》中的一段描述,它深刻地反映了局外人的某些侧面。书中的主人公在巴黎大街上漫步,他的欲望如火。

小说接着写道:

“我跟在一个女人后面,因为她刚才一直在看着我。很快,我们就并肩而行了。我们没有说几句话;她把我带到了她的家里……于是,我就经历了那种千篇一律的场面。就如一阵突如其来的急雨,一会儿就云收雨住了。我又回到人行道上,可心情并不如期望的那么平静。神志一阵模糊,似乎眼前的事物都变了样儿。我看得太深太透了。”

他暗自思忖:他“没有天分,没有什么使命…尽管如此,我渴望得到某种补偿。宗教吗?…他可没兴趣。”而那些哲学的论辩在他看来是毫无意义。它既不能得到验证,更无法证实。真理——在他们看来又意味着什么?

“我必须赚钱。”他注意到他的墙壁高处有一点亮光,那光来自隔壁。他站在床上透过小孔向隔壁窥视:

我看着,我看见了。……隔壁房间向我展示了一幅全裸的图景。

 

总之一句话,”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极力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而不能自拔……而我们又总是靠着宏大的叙事来自慰和感动自己。但这可能也是”利维坦“们所愿意看到的图景和结果。

 

宏大叙事与个体命运:2019,我们会被温柔以待吗?

 

“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2019 | 活出美好#

“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本文部分图片来源:公开互联网

文图版权归属著作人

更多阅读:

“伟大斗争” | 《学习时报》刊发的这篇文章意味深长

美女与权力的媾和:崔永元曝陕西千亿黑金案背后的神秘女主

“心疼”滴滴总裁柳青这一刻,他们早已怀揣“暴徒逻辑”…

“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一个可能不讨好人的公号

这里只与常识和读知有关

“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韦三水,又称老赵
资深媒体人、财经作家与品牌策划人
草根诗人、连续创业者
创业有成有败,更多的是教训
吉林大学法学学士
北京大学高级工商管理硕士
现为TDS.Media创始人
荣格财经发起人&总编辑
区块链思想者四十人论坛发起人
著有区块链领域首部思想类书面成果
《第三次秩序革命》
已出版发行多部财经著作
曾先后系统性地提出
现代新国企论、未来国企分化论
所著《大国企》、《谁人不识宁高宁》等书

引发热议
曾亲自策划与服务过多家著名品牌企业
并在钓鱼台国宾馆获颁中国策划类大奖
以及中国国际公关协会案例大奖等

如今,以每日不停的创作来修行自身
一日三省,消除业障
活跃头脑,寻找真知

希望您喜欢并转发
谢谢您的爱与赞赏

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韦三水):“肥胖者”吴秀波们:每一分子都生存于自我分子式的宫殿里…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lianjingmedia
特约作者
59 文章
0 评论
6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