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78) 第28章 井中人(3/3)

第28章 井中人(3/3)

他第一时间到医院探望曾遥——她根本就没有进到过自己的家,直接从门口就被送到了医院。郭部长手捧鲜花,提着礼盒,病床前躬身向曾遥嘘寒问暖。曾遥覆盖在薄薄的白棉被下,弱不禁风地配合着点头嗯哈。阿纳德不解地问宁宁,难道没有给她合适的东西吃饱?为什么还要把她饿得站不起来?宁宁吃吃笑着说哪里是饿的,是需要做出那种动作来,就像人经常做竖大拇指的动作而并不是真表示好那样。大学士悻悻地反驳道:“让你们那样折腾下来。不是饿的问题也要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宁宁不服气地说:“她可是躺得那么规规矩矩!”阿纳德打赌地说:“一看到我们她准站起来,跳起来!”看大学士那神态,她马上补充说:“就算我们以人的样子出现,她也不会躺着!”大学士耸耸肩:“嗯,对,也有装的成分。不过确实需要静养。对,人类是要把治病养病和其它事情独立开专门来做,不如你们,就算有什么毛病仍然照常活动,养病归养病,该干嘛还干嘛。”

郭部长还和其他几个部长连诀到医院看望曾遥。他红光满面,嘴里说个不停,两下里凑趣儿,逗得曾遥巧笑不已。几个部长间恭维吹捧,庆幸曾遥的归来,同声叹息着留在大山里的亡灵的时运不佳;他们信誓旦旦地说,如果早知道曾遥进山,他们都会准备齐备,舍命陪君子;那样的话,就绝对不会有今天的危险,而且也不会有没有看到野生老虎的遗憾。这些话说得曾遥直往被窝里缩,听得旁边的胡平鼻喷冷气、两眼冒火。

郭部长还陪同总统到医院慰问曾遥。他从旁介绍,插科打诨,把曾遥的右手从被子里摸出来托着供总统轻轻捏一捏。总统深思熟虑地一个字一个字说出对曾遥的关切慰问,认真地嘱咐医生护士和胡平要照顾好老天的幸运儿。看着曾遥强忍着不耐烦目不转睛地凝望总统的僵化笑容,我们都庆幸自己不是被子下的“幸运儿”;当初的逃窜确是明智之举,看样子是避开了无穷的纠缠麻烦。

阿纳德咯咯笑着说人类的行为真是怪异,大学士不好意思地假装没看到埋头使劲儿勾画着纸笔。可克皱眉问道:“为什么?为什么都要去看她?她没什么呀!既没有做什么特殊的事,也没有带来什么特殊的东西。”宁宁揣摩着说:“人们对从危险中出来的东西都很崇敬,而且曾遥不是告诉他们‘真相’了吗?可能是这样吧。”阿纳德鄙视地说:“她哪里从危险中出来了?她一点儿都不危险啊!”宁宁嗅嗅鼻子:“嗯。是那样。人类想象她很危险,别的人不都死了吗?”阿纳德高声说:“金卉蒴也没有死!”宁宁嘟囔着:“我说的是人类自己想象,又不是在说事实。”

大学士忍不住问:“金卉蒴?是谁?怎么了?我也觉得有些过分。”我呵呵笑着说:“那不是疯了吗?金卉蒴,他是……嗯,正好,你想知道,正好看看我学着你们人类写的、记录这些事的文字,所有的都在里面。”我把一大卷手稿塞到他手中,“帮我看看写得对不对,宁宁教的水平真不敢保证。”大学士把手卷压好在桌子上,直起腰看着屏幕问:“这个曾遥很特殊吗?对她那么重视?”我回答道:“律师,她是个律师。律师特殊吗?她是从外国来的。”

“这也没什么呀!哈哈,都是做样子,捞资本吧!演给大家看的。”大学士冲屏幕瘪瘪嘴。

 

曾遥身上可供挖掘的东西就那么多。她坦坦荡荡把所有的话都说了无数遍,转轴儿上的专家学者官员们才终于结束考证。然后进行艰苦的分析研究,然后发表议论、畅谈感想。一时间闹哄哄的新闻专稿都标榜是独家绝密,过后预测只是吹嘘能掐会算,科学设计沙盘推演都在惋惜当初没有听从自己的真理之言。仿佛天下大事不过尔尔、一切都在掌握中,唯憾时不待我、怎么此身不逢彼时,否则怎会折戟绿涛、亡灵不归……

这些引人入胜的表演让我们叹为观止。正看得津津有味,冷不防“啪!”地一声,大学士手中什么时候捣鼓出来的“白绵球”掉在了地上。他惊得一甩脑袋跳起双脚“哎”了声,尴尬地冲我们说:“阴阳蛋,嘿嘿,阴阳蛋。”阴阳蛋摔扁在地上又弹回圆形,支愣起晃着转几转,有引力吸引似地螺旋翻转沿着大学士的脚腿腰身盘桓到肩膀,又绕着手臂溜到掉下它的手掌处。见我们都愕然抬头盯着自己,大学士抱赧苦笑道:“唉,就那样,人就那样。最简单的知与不知都处理不好,妄言啊妄言,让你们见笑了。其实,其实这就是他们思考的惯例,其实往往都是往他们事先自以为是想好的答案上套结果。不是找答案,而是找论据。合了自己事先想象的就形成结论,不合适就继续‘探索研究’。当然‘一切都在掌握中’,所以越来越‘一切都在掌握中’,所以越来越‘自信’,自然都像先知神仙了。不过,”他向前一步,瞄着屏幕说,“不过,怎么真就是他们想的那样?那个曾遥真就看到的是老虎吃人?”

我笑起来,说:“嚯!曹大平想的,他和你一样,看准了那些人。”然后狡黠地瞟一眼可克,“你抓紧时间看我写的那些东西,我再抓紧把最新的赶出来,看完你就明白了。呵呵。”

大学士不说什么,转身趴回原位,把手伸到超级显微镜下,另一只手拿着不同的吸管往阴阳蛋上滴注着粉状液体。

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部发表了一个总结报告。从老虎的原始状况到发展迁徙历史,从老虎和人类的恩恩怨怨到最后的可查记录;由人类的野生动物情结到设立没有野生动物可管可保护的野生动物保护管理部;由事情起因的蛛丝马迹到“脉络渐清”到跟踪追击到全军覆灭到前赴后继到轩然大波到举国救难到遗珠还归到“真相大白”到逝者哀哉;其中不乏痛陈损失、表白辛劳的章节,更少不了对神秘“猎人”的疑惑——总算流露出了一点心中的虚怯。

——只有我们老虎扫描如闪电般快的眼力才能够在两个小时内准确读完这部长篇大论的每一个字。

阿纳德松开飞快滑动翻页的手,揉着酸胀的眼睛说:“吁——,那些人不得看个个把月?还要不要人活啊!”大学士闻讯瞟一眼说:“需要看全的人呢,不用眼睛看,直接灌到脑子里,装进去就行了,那是移植了功能的人。其他人就看个标题,没人用眼睛看完的。”

“那不多此一举!”阿纳德吃了亏似地说,“写来有什么用?”

宁宁小声说:“不管有没用,不管用处大不大,写是要写的,人就是这样。”

大学士埋头干自己的事,呵呵呵接口道:“对!有个明白老虎!写个总结报告,记录整理经验教训,还是非常必要的,也是有用的。只是,嘿嘿,以前写来有用的东西,让那些人玩得就没用了,咦,这不,还玩出花样了,不臭不长不成文章。但事情还不能少,不写了那些人干什么?嘻嘻,混口饭吃,多了好报指标啊!”他边说边拿着一大堆东西蹩进里屋。

 

最后,在总统的见证下,郭部长热情洋溢地发布了一个最终的申明:

“……在总统强有力的领导下,在各部门完美无私的支持配合下,在本人、”他抬头盯一眼前方,稍稍收回目光向下瞄瞄,仿佛目光会拐弯儿,能折回来指指自己,“及所部全体同仁的具体协调指挥下。所有参战人员以总统的决心为动力,以失踪同胞的安危为首要,连续奋战、不辞辛苦,最终取得了显著的成效,理清了事件原委的关系。特别是在总统精神感召下主动承担义务和责任的无名猎户,”他仿佛在找我们似地看一眼屏幕外,嘟囔一句“本来无名”又接着申明,“可克、霍克、阿纳德,贡献出了他们专业的技能和天才的聪明,营救回了事件中的两位幸存者……”

“根据搜救范围和深度,结合各方面情况分析,特别是幸存者提供的明确现实事实,经专家研究论证:1、尚未回归的失踪人员已无幸存可能;2、继续寻找搜索幸存者已无意义;3、为祸者乃大批迁徙过境的野生老虎——唯如此,我们才事先没有充分的预警和察觉,事后才没能发现踪迹和线索……”

“由于上述原因,我们已经开始从搜救现场撤回设备和物资,人员也将随后陆续各归建制。为搜救而制定的临时措施及工程,将暂时停止,然后根据研究结果决定撤销、更改施行、延缓施行或继续完成。其中,移动物体传感器安装项目已经决定停止施行。”

……

“此次事件最终死亡人数为69人。直接经济损失和间接经济损失正在精确统计中,结果将及时公诸于众。”

“事情的结局是不幸的,事情昭示的深刻内涵是可喜的。它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我们长期艰苦的工作是有成效的!生态环境治理取得了伟大成果!我们的环境更好了!”

“此次事件给了我们新的发现、新的启示,我们将用新的视角、新的思维来加强和完善相关规则和法律,进一步治理环境,保护野生生态环境,保护老虎这种珍贵野生动物,保障人民生命安全,促进人类美好发展。”

“再次代表幸存者和全体人民向我们忠实的猎人朋友表示感谢!可克、霍克、阿纳德,还有勇敢的神犬玄犼。永远牢记你们的名字!”

“再次对死难者表示最深切的哀悼!”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