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老虎(长篇连载)(81) 第29章 大学士的花招(3/3)

第29章 大学士的花招(3/3)

“哦,对了。你的汽车弄回来了?”我睃着胡平问曾遥,曾遥冲胡平撇撇嘴。胡平说:“已经运回城,听了她的,分拆成几大块儿,装箱准备发运回去呢。”阿纳德调笑着问:“怎么搬下来的?”胡平说:“本来都不想要的,反正已经不可能再用了。她坚持说要修好,费了老大的劲儿。那么沉,动用了两架重型直升飞机,山谷太深,全靠直升机吊出来不现实;所以还伐树开山,搭了座简易木桥,然后放到一辆气垫平台上拖出山的。真想不出当初它是怎么上、上,下到那里的!哦,你们当初是怎么救出她的?”

阿纳德看着可克不说话,曾遥也期待地望着他,我的腮帮子又一阵泛酸,赶紧别过脑袋假装四下打量。哈哈,感觉得到可克使劲儿拧了一下眉头,他努力纠正着发音,口舌依然生涩地说:“啷哪、啷,就系、是呢,是、是这样、的。系系、是气,对,气、气味,对对对,系、是气味,我们用气味,但系、是,气、去晚了,鸡、鸡、只有她、她,还有那、那个金卉,用气味把老虎驱散,对,驱散了,然后把她背回来。”他长出一口气,坚决地紧闭双唇不打算再发声。可恼胡平接着问:“你们怎么想起要去找她们的?怎么知道用气味?什么气味?怎么弄出来的?还有,太奇怪了……”我看可克脸都开始变白,大有起身跑开的意思,“汽车怎么到了那么个地方?没有痕迹,没有压痕,飞过去难道都没有撞上树枝?”可克双眼上翻,张口结舌地“哦”了一声,无奈地扭转身子向后:“你来,你来,我不行了,你来说。”

我赶紧站起来:“那我们还是快走吧。”曾遥一把抓住起立的可克,愠怒地瞪一眼胡平:“我都说了嘛!猎人的伎俩!你怎么逼人家讲清楚?人家天生的能力,自己也未必表述得清楚,本来就有些超能力不是理论原理解释得清楚的。你看那些狗,在他们面前服服帖帖得像绵羊,不就是那种猎杀的气味,只是要更厉害的气息来对付老虎,对吧?”她努嘴指指玄犼,“不是说过吗,幸好玄犼恢复得好,他找到了我的气味。哼!要不是任胖子把玄犼弄成那个样子,需要恢复,说不定能更快找到我们,救的人更多。”她转脸看着我们,“你们带着妖精就更好了,她的鼻子是最好的。”宁宁恼怒地“嗯——”,阿纳德抿着嘴笑道:“就是不承认是那个老、金……”我用目光制止了她下面的话。

胡平张张嘴,反驳道:“妖精更靠不住。那天上山去找你,就她看着是往城外走,挣扎着不愿意。我们对她的鼻子抱最大的希望,好不容易弄上山,她看到车下的泥地就是不出笼子,还咿咿呀呀哭个没完。任进马诓了好半天,用五层硅胶套把四只脚给她包上,她才踮着挨挨蹭蹭地站到地上,还皱着个鼻子别着脸。我和小任只好轮流抱着她,她根本就不去闻乡下的味道!气死我了。只好把她放回车上——一点作用都没有。”我们都哈哈大笑,可克顺势两边咧咧嘴放松放松腮帮子。

曾遥失望地哼一声:“哼!没用的任胖子!看我下次不把妖精扔到泥巴里滚三圈儿!剪光她的毛!看她还臭美不!”胡平啄木鸟似地点头:“你不知道啊!当时找你的那个急迫心情,遇上这么个妖精娘们儿,恨得我都想撕碎了她!幸好,”他看着我们,“幸亏你们救了人,”又把目光转向曾遥,“可所有的人都想不通当初你是怎么把车开到那里的?其它汽车还有飞机呢?”曾遥摇头:“我也不知道,醒来就在那里了,就看到霍克他们。”然后也探询地望着我们。

我看可克坚决不开口的样子,只好忍住腮帮子的酸痛亲自说:“你不是看到那么多老虎吗?两条腿儿的人办不到的事,四只腿的老虎也许很容易。”胡平若有所悟地说:“难道老虎也会协调配合,共同顶着汽车翻山越岭?可他们扛汽车干嘛?”曾遥得意地说:“所以你比较笨。还是靠我那宝贝汽车保护我,他们一时打不开车壳,想得到里面的我,只有连汽车一起扛着走啰。可惜了我的汽车,砸烂成那个样子。”我和可克翻翻白眼儿,瘪瘪嘴,耸耸肩膀摊摊手,阿纳德挠着宁宁脖子上的狗毛咯儿咯儿直笑。

胡平摇着头说:“烂成那个样子你还一定要弄回来,派人上去分析勘查就行了,费那么大的劲!反正都要重新做一辆,何必要它。”曾遥打断他:“当初还没有说到要全部重做的!”胡平一梗脖子:“现在反正要重做了,何必还费劲运回去!”曾遥欲言又止,问道:“起运没有?你帮我问问。”胡平拨通电话,说完话后回答曾遥已经起飞了。曾遥嘎嘎笑着说:“你以为我在折腾你们?可以告诉你了,那车是绝不能留在这里的,否则更够你们折腾的。你们很乐意很大喜过望的折腾,里面用的东西够你们研究一阵子的!就是外壳材料都是这个国家没有的。嘿嘿,我还会那么啰嗦?纠缠在没用的一堆废铁上?”胡平一愣,气呼呼地半天说不出话来。

病房里面静悄悄,连宁宁都尽量包裹住嚼东西吃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曾遥开口打破沉默:“前段时间,我们还专门讨论过你做手术的事情,”她停顿下来,看看胡平开始聆听,“曾远说——他当然那么说——植入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考虑到这里产品的指标可能会差点……”胡平烦躁地说:“就说差很多!就是比他们差!”曾遥认真地说:“你听好,不是看不起你们,说的是实际东西。就算是曾远他们的,即使指标很高,也会有先天的、客观的不足,也会有同样的问题,只是表现程度和影响大小有差别。他要你注意,以后做什么事都不要冲在最前面,不要第一个,给自己留点时间,那怕是万分之一秒。很重要!”胡平皱起眉头:“主要就是为了提高力量和速度,做了反而还要落后?是帮我还是骗我?”曾遥坐正身体:“都那么认为,也是那样设计的。一般都能让你更快更猛,平常也都不会有什么不好,只是怕万一,特殊、或者意外的情况。你要认真对待,我哥哥可是老手,你绝对要避免冲第一。也许一万次都没有问题,就怕正好达到临界点,如果发生情况,你就噬脐莫及了!”胡平冷笑道:“为了那万分之一的可能而畏手畏脚,让我的兄弟们挡在前面?他们都安装了的,比我快比我猛,平时都冲在我的前面,没有什么事啊!我去做手术就是为了和他们一道向前,居然还要落后?”曾遥说:“不是那回事。没有达到指标最高限吧。一般情况下是能胜任的,唉,只是什么情况下是最高限呢?碰到了会是什么情况呢?你还是小心。”胡平不以为然地昂头站起,向门口走去:“好了。这里没有什么事,你自己多休息,不要出去。我现在就去商定手术。”

“嗨!”曾遥轻轻叫住他,“你早就要去做了,一直耽搁到现在,我也不是不让你去,只是,唉,只是让你注意,说了也是没用的,我是一片好心。你都承认我哥哥他们技术发达、科技先进,他的话不会乱说的。其实我知道你们沉醉在能力提高的期待和兴奋中,是不会顾及我的话的。唉,我也知道我将失去原来的你。”胡平转身看着曾遥,不可置信地说:“真的那么严重?你一直这么说。但我看所有的人都没有什么不良反应啊!你看我,以前凭能力和勤奋,做到这一步,现在我弟兄们的能力都超过了我,虽然他们依然拥戴我,可我老是比他们差一截也不是事儿啊!况且这是趋势,早晚的事,你应该以积极的态度来看待。”曾遥无奈地摇摇头:“你难道没有感觉到周围有些东西在消失吗?唔!现代的不善于、不屑于体味感悟,没办法。当你到了可能察觉到失去时,你已经不是现在的你了,失去也成惯常。”胡平恳切地说:“你放心,你永远不会失去我,我更永远不会失去你,我强大的能力,更能保证没有人能让你失去!”曾遥落寞地挥挥手:“去吧去吧。不是那回事儿!”

老虎们白痴似地呆在旁边,直到胡平消失了好久,可克才问:“你们在说什么?失去什么?”曾遥歉意地一笑:“哦,你们迷糊了?情感的悄悄消失最难感觉,也最不容易发现和承认。还是你们好,真正纯正的人,没有一点人工。依然浑然天成地活着。”我和可克相对一耸肩:松啊!都第二次说我们是纯正的了!这些人的眼神啊!

阿纳德笑起来:“阿爹,所有人的动作你们都学会了!”

曾遥也笑道:“你看,学会一点我们这些人的东西,你们原始人的纯正东西就失去一点,你女儿都有感觉。等你回去,你们山里的老乡可能不认识你了。”阿纳德叫起来:“回去妈妈肯定不认识你!”

曾遥长叹一声:“以后我也会不认识胡平的。”阿纳德问:“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应该把脸变得鼓多些出来才好。”曾遥说:“样子不会变,看不出来的,心性上慢慢的变化,不留心是察觉不到的,等感觉得到时,已经人是物非,风采不再了。”

我望着空空的门外:“胡平应该不去做手术。”曾遥双手拍在腿上,无可奈何地说:“说起来都容易,自己走火入魔了根本没有回头路。所有的人都走火入魔了。不,还有,你们没有。可能我以后只有跟你们走,到你们那儿去过了。呵呵,”她看着吃惊的可克,“开玩笑的。不过我真想到你们那里去看看。”

可克沉默了一会儿,抬眼望着曾遥:“我们不是很明白你们。但你还欠我一个誓,你必须发誓不到山里来找我们。你发誓!”

曾遥茫然地望望可克,看看我,还转头去看看阿纳德。我迟疑着说:“嗯,对,我们要回去了。你,你发誓不进山来找我们。最好连山都不要上了,以后山上可能不安全。”

在可克目光的逼视下,曾遥只好发了那个誓。跟着发现救命稻草似地抓住可克的手:“我自己不去,你们带我、总可以去吧!带我到你们那里去,就去看看。”

“真会抓机会啊!”我和阿纳德笑起来,可克拨掉她的手:“我们都不会带你去的。我们来看你,就是因为我们要走了,要回去了。以后不再来了。”

“你绝不能去找我们,记着你发的誓。”

(未完待续)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云耳
特约作者
86 文章
1 评论
11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