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曾国藩》唐浩明修订版 下

花未全开月未圆

读《曾国藩》唐浩明修订版 下

轻用其芒,动即有伤,是为凶器;深藏若拙,临机取决,是为利器。

曾国藩自船山公后裔得来这把寓意良好的剑时寓意着曾公这一生的主要功绩即攻克金陵,剿灭天国。古剑铭“轻用其芒,动即有伤,是为凶器;深藏若拙,临机取决,是为利器”这句话在湘军的裁撤极为难办时给了曾公一主意;是临机拿了正字营的统领韦俊祭了剑,这种悍然在自己人的头上动刀剑的行为深为可耻。

古剑铭的文字华丽无比,想当初韦俊被康福的一盒古传棋子相赠而感动,后背叛太平军转投湘军,但是到了湘军又如何,如炮灰般被怀疑被忽视不被重用。现如今曾国藩要裁军,需要杀鸡儆猴时,又想要拿韦俊的脑袋来推行裁军法令。

但同时,曾国藩本人的心灵可能也长期不安,后悔自责,这种统帅权力之剑深藏若拙了,这种杀戮的方式不可多用。

检身之要、读书之法究在何处?

这是曾公向师唐鉴请教之语。

检身之要,即检摄在外,在整齐严肃四字;持守于内,在主一无适四字。至于读书之法,在专一经;一经果能通,则诸经可旁及;若遽求专精,则万不能通一经。

这段话用白话翻译即:检身之要,在于八字“整齐严肃、主一无适”。出门在外要整齐严肃,这应该包括两方面的内容。修饰好自己的容貌,穿戴整齐就不会显得粗鲁怠慢;端正自己的脸色,说起话来才会让人信服;注意自己的言辞语气,才不会显得粗野无礼。

持守于自己的内心,要“主一无适”,梁启超说“主一无适便是敬”,即做一件事,将全部精力集中到这件事上,心无旁骛,便是敬。认定一件事就去做,从一而终。凡可以名为一件事的,其性质都是可敬。才能获得真正意义上的成功。

至于读书之法,在专一经。一经果能通,则诸经可旁及;若遽求专精,则万不能通一经。读书的方法,我也常困惑不已,苦于找不到好的读书方法,常常统统拿来像读小说一样浏览,读完又什么印象都没有。读书应该分类,有的书浏览即可,经典的书却须反复研读,当随着自己的阅历增加,每再读一遍都会有新的收获,更进一层的领悟。唐先生提出要读专一经,即要专研透一部经典,其他的也就融会贯通。不能一开始就想什么都抓住,结果是一样也学不精。

“先生,请问这为学之道?”

“为学只有三门。”“曰义理,曰考核,曰文章。考核之学,多求粗而遗精,管窥而蠡测;文章之学,非精于义理者不能至。”

“经济之学呢?”一心想要经邦济世的曾国藩急着问。

“经济之学即在义理中。”唐鉴的答复明确而肯定。

“请问先生,经济宜如何审端致力?”

“经济不外看史。古人已然之迹,法戒昭然。历代典章,不外乎此。”

“自今日起改号涤生。涤者,取涤其旧染之污也;生者,取明袁了凡之言‘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以后种种,譬如今日生也’。”唐鉴称赞:“有志气!涤生,望你今后涤旧而生新。”

《中庸》上讲,‘莫见乎隐,莫显乎微,故君子慎其独也。’君子之可贵,就在于慎独。‘独’尚能审察,世人能见之不善岂敢为乎?不要因为是在别人看不到、听不到的地方而放松自我要求,也不要因为是细小的事情而不拘小节,道德原则是一时一刻也不能离开的,要时刻用它来检点自己的言行。即使一个人独处、无人注意的时候,也要谨言慎行,不做失道失德的事。

虽有智慧,不如乘势;虽有镃基,不如待时。’又云,‘难得而易失者,时也;时至而不旋踵者,机也。故圣人常顺时而动,智者必因机以发。

此语正对应《孙子·军争》:疾如风,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伺机而动,一击必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英明的人总是顺应时势而进行活动,有智慧的人总是根据机会而表现才能。

整饬官场、镇压匪盗宁可失之于严,不可失之于宽

此方略有人说对教育子女也是如此,家长们对孩子的教育越来越盲目和心软。古人常说过犹不及,过于严厉和过于松散都不可取,要宽严相济。这个教育的尺度是随着和孩子的朝夕相处来一步一步的修正与拿捏的。做事需有计划、章法,计划之初确定严宽法度,然后则是有法必依。既省心又能高效的开展工作。严与宽未尝不可共存,底线要严,人心要宽。

人生天地间,唯有这骨肉之间的至亲至爱,才真正永远值得珍惜。

练字 欧、虞、颜、柳

所谓南派北派者,大抵指其神而言。赵文敏的确集古今之大成,于初唐四家内,师虞永兴而参以钟绍京,以此上窥二王,下法山谷,此一径也;于中唐师李北海,而参以颜鲁公、徐季海之沉着,此一径也;于晚唐师苏灵芝,此又一径。由虞永兴以溯二王及晋六朝诸贤,此即世所谓南派。由李北海以溯欧、褚及魏、北齐诸贤,世所谓北派。以余之愚见,南派以神韵胜,北派以魄力胜。宋四家,苏、黄近于南派;米、蔡近于北派。赵孟頫欲合二派为一。

写字要注意换笔,这是写好字的关键。

余幼时习欧字,荒芜大概二十载,现如今只有心烦意乱至极时,才胡乱写着,一书心中之郁结,二为停止脑海之所思,沉浸在字里,一笔一画勾勒自己的青丝。随着年龄的增长,越来越喜欢赵孟頫的字,也不知为何,可能曾公的话即是最好的心里解答。

刘文清公《清爱堂帖》,略得其自然之趣,方悟文人技艺佳境有二,曰雄奇,曰淡远。作文然,作诗然,作字亦然。若能含雄奇于淡远之中,尤为可贵。

大抵作字及作诗古文,胸中须有一段奇气盘结于中,而达之于笔墨者,却须遏抑掩蔽,不令过露,乃为深至。

花未全开月未圆

花艳盛则枯,月满盈则食,运盛极而衰,此乃常理。

曾国藩常说自己最崇尚的一句话叫做“花未全开月未圆”,并自名其书舍曰“求阙斋”说:“求阙于他事,而求全于堂上也。”花未全开表明的是一种不饱满的状态,它仍有上升的趋势。月未圆的时候,人们会渴望它全圆的那一刻到来。一旦花全开了,月全圆了,随之而来的就是生命的快速衰竭。所以,我们很难看到,人生走到极致后,还会一直朝着极致的方向走,往往是达到极致后,人生就会有所转变。

《道德经》《南华经》清静天下正 敬胜怠,义胜欲;知其雄,守其雌

静中细思,古今亿百年无有穷期,人生其间数十寒暑,仅须臾耳,当思一搏。大地数万里,不可纪极,人于其中寝处游息,昼仅一室,夜仅一榻耳,当思珍惜。古人书籍,近人著述,浩如烟海,人生目光之所能及者,不过九牛一毛耳,当思多览。事变万端,美名百途,人生才力之所能及者,不过太仓之粒耳,当思奋争。然知天之长,而吾所历者短,则忧患横逆之来,当少忍以待其定;知地之大,而吾所居者小,则遇荣利争夺之境,当退让以守其雌

静的时候细想一想,从古到今亿百年来没有尽头,人生在其中,仅是短短几十年,应该想想拼搏一下。大地有数万里远,不能走到尽头,人在地上睡觉生活,白天只用一个屋子,夜里只用一张床,应该想到珍惜。古人的书籍,近现代人的论著诉说,非常的多;人生的目光所能看到的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应该想到多读书。世事多变,好的声名也有很多,人生的才华力量所能办到的,不过是整座粮仓里的一粒粮食而已,应该想得到努力勤奋去争取。然而知道时间漫长,而我所经历的很短暂,所以忧患和祸事的到来时,应当忍耐一下等待事情的缓解稳定。知道世界有多大,而我住的地方小,所以遇到荣誉利益争夺的境遇,应该避让锋芒来明哲保身。

勤勤恳恳战胜懈怠,正道战胜欲望。虽知阳刚的显要,但仍能坚守阴雌的柔静心态。

《素问经》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可以长久,这既是立身之本,亦是处世之方

道,即规律,事理。道者,指掌握了规律的人。研究任何学问,贵在研究掌握它的变化规律;而要正确了解并掌握它的规律,必须具有广博的知识。上知天文,明了日月星辰的变化与风湿寒暑的关系;下知地理,明了地域方位、高下、寒温燥湿与物候变化的关系;中知人事,明了社会地位、环境对人的影响以及人与自然的关系。只有通过对天、地、人三方面的广泛研究了解而建立起来的学说,才无片面局限之弊,并经得起反复的验证而流传久远。人与天地相通,天之日月盈亏,寒来暑往,岁运的胜复变化,对人体疾病的发生和演化有极大的影响。而地势的高下,方域的不同,物候的差异,亦直接影响人的生理体质和疾病的发生。人事境遇,尤易扰动情志和改变生活环境习惯。

曾国藩荐李鸿章为苏抚时之教导

督抚之职,一在求人,一在治事。求人有四类,求之之道有三端。治事也有四类,治之之道也有三端。求人之四类,曰官,曰绅,曰绿营之兵,曰招募之勇。其求之之道三端,曰访查,曰教化,曰督责。采访如鸷鸟猛禽之求食,如商贾之求财;访之既得,又辨其贤否,察其真伪。教者,诲人以善而导之;化者,率之以亲身。督责,如商鞅立木之法,孙子斩美人之意,所谓千金在前,猛虎在后。治事之四类,曰兵事,曰饷事,曰吏事,曰交际之事。其治之之道三端,曰剖析,曰简要,曰综核。剖析者,如治骨角者之切,如治玉石者之琢。每一事来,先须剖成两片,由两片而剖成四片,四片而剖成八片,愈剖愈悬绝,愈剖愈细密,如纪昌之视虱如轮,如庖丁之批隙导窾,总不使有一处之颟顸,一丝之含混。简要者,事虽千端万绪,而其要处不过一二语可了。如人身虽大,而脉络针穴不过数处;万卷虽多,而提要钩玄不过数句。凡御众之道,教下之法,要则易知,简则易从,稍繁难则不信不从。综核者,如为学之道,既日知所忘,又须月无忘其所能。每日所治之事,至一月两月又综核一次。军事、吏事,则月有课,岁有考;饷事,则平日有流水之数,数月有总汇之账。总之,以后胜前者为进境。这两个四类三端,时时究之于心,则督抚之道思过半矣。近日来,我纵观前史,总结出这样两句话:盛世创业之英雄,以襟怀豁达为第一义;末世扶危救难之英雄,以心力劳苦为第一义。少荃,我辈当此危难乱世,要做英雄,舍劳苦之外没有快捷方式,切不可以巡抚位高权重而稍有松懈。

《挺经》世间事谁胜谁负,有时就看能挺不能挺

《挺经》是曾国藩生前的一部“压案之作”,记载了他掌控晚清官场30年精髓总结,读心术、驭人术、权谋术等,用李鸿章的话说,这部书是“精通造化、守身用世”的秘诀。所谓“挺”,即势不可用尽,功不可独享,大名要推让几分,盛时要做衰时想,刚柔相济,无为而无不为;百尺竿头,不能再进一步;欠缺本身就是完美。曾国藩以盖世之功而能于众说诋毁中安然保全自身,全赖这一“挺”字。主动、积极、谦虚,以出世之心来入世,在困厄中求出路,在苦斗中求挺直。如此方能不受困、不为他人左右.到达气定神闲地享受人生之至高境界。


以下为《曾国藩》唐浩明修订版此书中的经典之句:

痴人不可以说梦

荣辱立然后睹所病,货财聚然后睹所争

天意从来高难问

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惟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

家业之兴与败,全在勤、敬二字上

偷得浮生半日闲 担月袖风

船山公写的《鹧鸪天》一首:“把镜相看认不来,问人云此是姜斋。龟于朽后随人卜,梦未圆时莫浪猜。谁笔仗,此形骸,闲愁输汝两眉开。铅华未落君还在,我自从天乞活埋

天下士非一乡之士,人伦师亦百世之师

喑呜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以此制敌,何敌不摧;以此图功,何功不克

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惟倜傥非常之人称焉

善胜不败,善败不亡

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成苍狗

云树之思,无日不萌

筚路蓝缕,艰苦创业

《临江仙》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

《墨梅图》

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

好汉打脱牙和血吞

但自古成大事立大功者,并不靠天赋,靠的是勤实

干戈四起,人命如纸,老朽一生行医,以救死扶伤为职志,睹此惨景,心何悲怆!然老朽亦知天心如此,人力难以阻挡,但愿大帅慎积阴功,勿滥杀无辜,是为至盼

罗泽南临终信 乱极时站得住,才是有用之学

无情之草木,岂能治有情之疾病

岐黄医世人之身病,黄老医世人之心病

江海之所以为百谷王者,以其善下之

柔弱胜刚强

望从此明用程朱之名分,暗效申韩之法势,杂用黄老之柔弱

草莱之中,常有异才

康福与韦俊对弈

纹枰对弈,静观默思,四周一片阒寂,唯一的响声,是棋子叩在木盘上所发出的铿锵声音

三尺宝剑半床书

把酒时看剑,焚香夜读书

彭玉麟 雪帅

我虽诸生出身,其实并无经纬之才,近十年来在江湖波涛中出没,更把学业荒疏,把脾气弄坏,把性情弄慵懒了

我渐携短剑,真为看山来

邪正看眼鼻,真假看嘴唇,功名看气概,富贵看精神,主意看指爪,风波看脚筋,若要看条理,全在语言中

第一看五官,以双目神不外散,鼻梁直,嘴唇厚为最好;第二看皮肤,以肤色粗黑,双手茧多为最好;第三看说话,以木讷寡言为最好。主要是这三条,其他都是次要的

牛骥同槽,庸杰不分,必然使英雄气短,才士齿寒

世事多因忙里错,好人半从苦中来

含刚强于柔弱之中,寓申韩于黄老之内

斯为人为官之佳境

从来功名乃天数,非强求可得,唯圣贤可学而至

虚心涵泳,切己体察

钓鱼钓鱼,心神专一。春钓浅滩,夏钓树荫,秋钓坑潭,冬钓朝阳。春钓深,冬钓清,夏池秋水黑阴阴。春钓雨雾夏钓早,秋钓黄昏冬钓草。深水钓边,浅水钓渊,雨季鱼靠边。鱼儿顶浪游,钓鱼迎浪口。钓翁钓翁,莫钓南风。西风要到酉,钓鱼切勿守。轻提慢慢动,鱼儿上钩勤。水下小鱼多,大鱼不在窝

莫以成败论英雄

自古以来,凡办大事,半由人力,半由天命 你纵然本事大,也要让一半与天才是

倚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天下务广而权要难居,卿兄弟盛满,当深存降挹

一哄二骗三收买

心如古井,不为所动

芸芸众生,碌碌黔首

都是圣人,且领略六朝烟水;暂留过客,莫辜负九曲风光

烽烟满郡州,南北从军走,叹朝秦暮楚,三载依刘。归来谁念王孙瘦,重访秦淮帘下钩。徘徊久,问桃李昔游,这江山,今年不似旧温柔

谗人高张,贤士无名

千秋邈矣独留我,百战归来再读书

天下金银财宝,本没有固定的主人,说什么你的我的,这个元宝,先前不也是别人的吗

英雄不可自剪羽翼

两江有三大难治之事,一漕运,二河工,三盐政

且要从小事做起,小事易为难坚持,坚持下去就能起到大作用

吾辈在自修处求强则可,在胜人处求强则不可

勿谓言之不预也

峣峣者易折,皎皎者易污,又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人有好恶,它无偏倚;人有寿夭,它将永恒

名之所在,当与人同分,利之所在,当与人共享


读《曾国藩》唐浩明修订版 下 花未全开月未圆

The article was first published in primas. Thank you for reading.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寒更雨歇
昨夜風吹去 落英聽誰細數…
4 文章
0 评论
0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