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丢彼拉多,他让我念念不忘的一句话:人类最大的罪是怯懦。

最后的解脱,本丢彼拉多终于敢于踏上那条月光路,冉冉上升。也是因为他找到了这一问题的答案,或者说是找到了对应这一问题的方法。

 

怯懦,按第一层意思来解释,就是勇气不够。

什么是最大的勇气呢?

禅宗那儿有个说法:

说是世界上所有的罪恶,像大海里面的沙子一样多,而每一次纠正或者免于罪恶发生呢,就是把一粒沙翻过来。那么一个人的一生能够翻几粒沙呢?就整个大海的沙数而言,当然很少很少忽略不计。然一个人以一生的精力,从事这样一件事时,显示出来的就是大勇。

 

什么是勇气?

一时间、一振奋,好像我们称之为大勇。真正的大勇,可能不是一瞬间的奋起,而是一种毫不怀疑,无怨无悔。

本丢彼拉多一时的退缩以及后来不打释怀的自责,我以为就有了这种无怨无悔,已经有了这个勇气的体现。

他和祭司交锋时,他只是觉得不妥,在发脾气,烦躁不安。实际上,这种烦躁来源于他的怯懦。

他又想做又怀疑着,最后不做,不作为总不错吧。这样的一个做法是怯懦。

如果人最大的罪是怯懦,我以为可能是对自己的本性中的美好和善良的发现的这种行为的不坚持。

那时本丢彼拉多还会想到,如果他做了,别人都会来质疑他本身的职责,工作上会带来非常大的麻烦,这也是他不作为的其中一个因素。

 

事情发生之前,我们常常对事情的严重程度估量不够。发生了之后,实实在在经历了,掂到了分量。

本丢彼拉多实实在在感受到的时候,一样的晚了,只能承受事件发生后本身带来的所有的压力。

而面对这种压力,我想强调,并不只是只有本丢彼拉多的这一条路可走,很多人是走另一条路的,即原谅自己,以各种说出来很对的理由,然后就过了。

本丢彼拉多恼怒之余,曾和祭司有一段对话。本丢彼拉多不敢讲自己心里的想法和怀疑,他只是发怒的对祭司说,从今以后,你将永无宁日!(那一段话不重复了)

而当时那个祭司毫无畏惧,目光炯炯,铿锵有力地回他。

通常两者的表现,会让你感觉祭司是有勇气的,好像不畏强权。

但这种勇气是一瞬间,而且是以成功做自己的后盾,他可以借成功的那个力。

而本丢彼拉多是劣势的,他做的恰恰无作为,没有任何可倚仗的。

 

他对自己说怯懦是人类最大的罪,久久不能原谅自己。

牢牢的守住被诱发出来的原本有的善良。

 

作者大师啊,之所以称大师,他让本丢彼拉多一守守了2000多年,这才是最紧要的。

2000多年,人类有最重要的文字记载的历史长度。

如果人类能够自责,那么人类拥有很大的力量,既勇气所赋予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