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万一直从维尔迪兰他们身上的举动和言语倾向于宽容的看法,那些为人的好处,即使他们真的具有,但是如果他们没有促使和维护他和奥黛特的好事的话,如果成了他们关系的障碍的话,是没办法继续为他们的“美德”歌颂的。

这种欣赏是通过可以和奥黛特一起的附带产物。维尔迪兰他们改为撮合奥黛特和别人,把斯万撇开。于是斯万把过去没多久对他们的那些称赞统统推翻,指责他们的无耻。

好吧,如果这些话不是为了发泄怒火,不是在他们排挤他之后,不是对曾经加入的小圈子充满厌恶,不是对摆脱这个小圈子表示高兴,不是像唱歌剧对白那样惺惺作态,而是为了表达他一直以来观察下来的看法,那么他的话的确比他的脑子更富有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