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侃安德拉德的《花,电话,姑娘》

短篇小说《花,电话,姑娘》是巴西作者安德拉德写的。

小说中有些个事情和安排是不容更改的。姑娘的伤害、姑娘的行动都包含一种无意识性,这是不经意中做成的事情。

生活中这种不经意是很难改变的,当你意识得到你在做什么的时候,可能记得要审视一下自己的行为,可是无意识时该如何小心呢?

这种不经意性的存在无限广大以后称之为命运的不可抗争性,命运到底是什么?

从这部作品来说命运是一连串的无可奈何,命运是一连串的不知其详,命运是只知其因不知其果或者是只知其果不知起因组合而成的,而在这命运的无数个环节当中,有一重要的环节——不经意性。

只要不经意性存在,那么命运的不可抗拒就一直存在。我们就一直有机会感觉的到命运的不可抗拒。

作品一读之后,压抑之感随之而来。这种压抑来自作品中对命运不可抗争的恐惧和无奈。 其次,是尊重。 尊重中有一点是留心,尊重也许可以使更多的东西浮到意识层面上来。

 

尊重在这个故事中意味着

1.对姑娘的尊重  

一个人希望散步,她没有错;尽管这个世界很大,她却去一个墓园散步,这也不算错;她希望通过这样的游荡获得一种平和或者是一种快乐,都不算是错。

如果你能够尊重这个姑娘的需求,也许比较容易不犯那个错误——狭隘。

2.花

我想可以扩展到对所有生命的尊重。如果你尊重所有生命的存在,也许有一天我们可以更懂得如何去圈定自己的生活范围。

所有的一切是为人类的存在而服务的吗?当然不是。虽然人类建立了一个庞达的、有效运作的社会,但并不等于人类可以在这个世界上胡来。

道德是一种自我约束。任何的恶心恶意就像一杯毒汁,最后产出者不得不一饮而尽。

 3.鬼魂

因为鬼魂最后做了一件错事,所以它不值得同情吗?

也许有人会说姑娘摘花是无心之失,那么姑娘因鬼魂而死,可不可以说是鬼魂的无心之失呢?

弱小者除了恳求没有别的事情可做?她意识不到她自己的力量,她意识不到对别人的影响,她只是做着自己能做的事情。

 

视世界为一个庞大的对立面,而个体是一个小的、单一的、弱小的,结果世界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伟大、那么强有力。世界不能够满足哪怕一个个体的一个小小的愿望,它满足不起。

鬼魂在那里哀恳,那样痛苦,可是它什么也不能得到,甚至连同情都很难得到。

因为人们并不尊重那些弱者的要求,特别是当他们无法满足这种要求的时候。

 

需要帮助的弱者所面对的是一个庞大整体,可是他与之打交道的只是个人,他要通过个人个人的一个个交道来面对整个社会,而实际上并没有直达整个社会,淹没在个体间的交往中,他被掩没了。

也许你生活的很好,可是那些个人们被一句好似很有道理的古训——帮急不帮穷——笼罩着。因为帮穷你帮不过来。这个“穷”也许是健康,也许是金钱、也许是能力等等。

 

为什么我们对需要得到同情的人恰恰会反感呢?因为我们并不尊重别人的要求。我们只尊重我们能理解的要求,我们并不要求自己去拓宽自己理解的面,我们不想知道更多,我们把他们抛弃了。

我们并不尊重我们不能理解的存在,我们不尊重我们不能懂得的存在,简单的处理——抛弃。

 

这个故事还有一个意象——沟通的不可能。

当姑娘想要获得帮助的时候,她向家人求助,无解。前后看来她没有做一件应该做的事,是因为她不知道应该做什么。

那朵花它没有能力来保护自己,它也不是我们真的需要它而丧失生命的,姑娘不知道她损害了什么,就像她不知道如何获得帮助一样。花也不知道怎样保全自己。

鬼魂不知道怎样去保有它仅有的寄托,就是那朵花。

姑娘、花、鬼魂彼此都是弱者,可谁都没把对方当成弱者。花觉得人说掐就把它掐了;而姑娘没法躲避那个鬼魂恳求的声音的骚扰;鬼魂的寄托一二三就被人毁了,而且是不拿它干什么。

一群弱者在他们比我强大的多的幻觉中苦苦挣扎,付出昂贵的代价,就因为他们无法沟通。

 

人与人之间似乎是同语言的,却不能互传心声。人与人之间大脑构造一样,却不能拥有同样的思想,人与人之间横亘着很多阻碍,比如不经意、不懂、不以为然、不宽容。

误解很难解除,固执的认为自己是对的,或者以弱者自居,你们很强大应该让我否则你们不宽容,或者以强者自居,我知道,我不准备同情你,我当什么也没有发生。伤害这样传递着。

 

很惨的一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道理——妙就妙在这个道理——“不知道”。你懂得不知道的力量吗?你懂得不知道的危害吗?

你愿意把命运变成现实生活的一部分,而不是虚幻的无限庞大的存在吗?

本文系作者 @ 原创发布在 Steem中文社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cecilian
特约作者
141 文章
0 评论
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