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塞的《玻璃球游戏》片段思考

仅关于克乃西特去音乐大师那里受教的小片段:

 

当两个孩子在山顶上眺望那个度过一段时间的校园的时候,与其说感谢或是回忆校园,不如说他们在看自己的功劳簿,他们毕业了。

那时的克乃西特沉溺在里面出不来了,他想到被劝退的和没能毕业的同学,他比那些同学好的就是他完成学业了,他想到那些人也就是因为他完成了,硬币的两面他不是看这面就是看到那面。

看自己的成功、努力、结果都可以,但是要自制。这点上克乃西特当时做的不好,因为一个频频回望的人是很难继续进步的,他的斗志或者愿望会被削弱。

但是克乃西特有一个过人的地方,他希望自己能够跳跃。这说明他现在在一个糟糕的情况当中,他没有可跳的地方,另一方面表明他有一个很好的潜质——一个要跳跃的人。而当时克乃西特1没有这个力量,2没有落脚点。

 

相隔2天之后,依然是这个地方,依然是这个风景,眼里的感受和之前就不同了。要跳跃的地方找到了。变化哪里来的呢?音乐大师的教导。

这是正确的对待所有成功的一个模本。当你在整个进步的过程中,你要看一看你自己,知道自己有什么,可以干什么,并且下一步要去干什么。

 

音乐大师在说起玻璃球游戏的特点的时候说到过,

“我们的目标是正确认识矛盾对立,首先当然看做矛盾,然而接着更要视为一个统一体的相对极。”

与其说在教克乃西特玻璃球游戏,不如说在教他一种世界观。所有的事情都要这样看,在这个基础上说到要怎样做人。

“对事事都热心,又想把一切都做好,这就需要大量的精神力量、勇气和热情,少一点儿就不成。你所说的热情其实不是精神力量,而是灵魂与外在世界摩擦而生的力量。

凡是你所谓的热情占统治地位之处,与其说是存在着大量渴望和雄心,倒不如说是把它们导向了自我孤立的错误目标,并因而形成了紧张压抑的时代气氛。

同时,凡是竭尽全力趋向中心的人,凡是努力趋向真实的存在、趋向完善境界的人,外表看来总比热情者要平静得多,因为人们并不总能看见他们灼热的火焰。”

这是告诉他一个自我的考量,用什么态度去对待世界。

“真理是有的,我的孩子。但是你所渴望的‘学说’,那种绝对的、完善的、让人充满智慧的学说却是没有的。我的朋友,你也不应该去渴求一种完善的学说,而应该渴求让你自己完善无瑕。”

 

老师所说的这三步台阶是非常明晰的,如果克乃西特一级一级的踏上去,他就走上了音乐大师希望他走的并且在他的禀赋当中看出他能走到的地方,而不会虚废了他的禀赋。
先说第一级,善恶、美丑、是非等等都可以放入矛盾对立中来考量。

就像数轴上的零,一面正数,一面负数,比如善恶,我们的善恶观是站在零的位置上的看善恶。但是当你看善恶像是看统一体的相对极的时候已经没有负数了,趋向无限小趋向无限大,不归零。音乐大师把这样的眼光教给克乃西特。

用这样的眼光来看看克乃西特一开始所不能忘怀的同学。他用低水准做一个平衡,想说那些同学做过努力了,他们应该因这个努力得到一些报偿,就像我的努力换来了毕业。他衡量的标准就是在这个零位,他会说这是对的那是错的。

而到了这个老师的眼里他会说好无止境,你有余地向前发展,你根本不必落到错处去,你何必为这个错去开脱,去说错虽然错…这个话不必再谈。

 

第二级,体现了音乐大师的世界观。

他认为世界有很多的表象层层叠叠,有的时候在表层我们已经觉得已经领略了,但进一步去探知事物的本质,和表象大相径庭。

而再进一步探知,你发现会和事物有一个互动,自身的感知力(主观能动性)会和世界有一个信息的转换。

走到中心的时候,也就走到了自身的一个完善境界,最真实的事物的内部,知道了最真切生命是怎样的,世界是怎样的。

 

第三步,如果有人说有绝对的、完善的、让人充满智慧的学说,那么那是假的。

如果渴求一个普世学说,他在渴求像一张照片一样的东西,静止的东西,也是死的东西。如果渴求的是自我的完善无暇,那就是永无止境了,是一个动的状态,一个生命的状态。

从这样的台阶上走上去,我们不会看见一个终极目标。而这个没有终极目标的道路才是走的通的道路,所有有终极目标的道路都是墙。

本文系作者 @ 原创发布在 Steem中文社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cecilian
特约作者
173 文章
2 评论
7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