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哈姆雷特&堂吉诃德

浮士德是一个执着于探究客观规律的人,他的理性就是体现在探究和掌握当中。如果他发现了亘古不变的规律,那么对他来说怎样呢?它是外乎于人而存在的,和人没办法呼应。规律是规律,人是人,没有意义。

唐璜用激情来感受自身生命的体验。像迷惘的一代、颓废主义的作品,他们都是找不到我活着的感觉。在这些人面前,唐璜比他们高明,即使唐璜的缺点十分明显。他轻视人们告诉他的生命规律,轻视老年的来临。

最终天不怕地不怕的唐璜输在年老上,镜子里的一缕白发让他触目惊心。他的生活哲学连他这一辈子都罩不住。

 

浮士德先于唐璜写,说明了客观规律先行。这一对加在一起就是外在和内在——一个人的自我意识以及对外界关系的认知,这个个体就是完整的。

 

看到下一个出场人物哈姆雷特就知道如果生和死提前出现的话,理性体验和感性体验在死亡面前毫无力量。

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人的一生的边界问题,那就是哈姆雷特和唐吉坷德的问题。

 

哈姆雷特的标尺是时间。当时间近乎永恒来衡量有限的生命,生命没有意义。这是哈姆雷特虚无的根源,他看到了自己生命的局限性。

当他父亲的死亡突然把生死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在考虑以生命的长度为单位的一个时间的意义了。如果仅拿一生来讲的话,父子的关系足够促使他去报仇了,但是他看到了比人生的存在要恒定的多的东西,在恒定的力量面前人的所有是微不足道的,以至于行动没有任何意义。人的目的不过就是死亡,时间会抹去一切。

为了和唐吉坷德对比,作者在设定中加大了他思考的力度同时着重显示他行动的无能。

在一个长时间的序列里瞬间即是永恒,每一个瞬间把握住,那么可以有理由说我把握住了整个时间。唐吉坷德可以在永恒的任何瞬间,他是一个瞬间的存在的意义。

不管别人告诉他他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一个梦幻。不需要别人告诉他,不需要试验自己信念的准确、存在、有无作用,他都不需要,他就可以去行动了。

他是给别人意义的人,他所做的一切对他没有有益之处,可是他对别人来说很重要,代表希望。而哈姆雷特是要别人给他希望的人,他需要意义,不然无法行动。

唐吉坷德说过我们有责任解除不幸和痛苦。“我的血是热的”他充满饱满的激情向前向前。

 

第三和第四出场人物从时间上补充了看浮士德和唐璜身上的所缺的东西。

浮士德和唐璜是在操作性上,从人可能探知的领域里做一个哲学的拷问——我们怎样面对一个有限的可以掌控的一生——这样一段人生。

哈姆雷特和唐吉坷德扩展了浮士德和唐璜的划定的人生边界。

 

他们四个人又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从一己出发,他们所能负责的也只是自身。

四个人铺陈了人与外在的关系,行动与不行动,理性判断还是主观的去体验,这些事情都在作者的安排下派杰出代表走了一遍。

当一个人的内心有了一个相对的平衡了以后,应该怎么走下去呢?人之为人,不是其存在就好了,还要有什么呢,下面还有2位著名人物~

本文系作者 @ 原创发布在 Steem中文社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喜欢()
海报
评论 (0)

请登录以参与评论。

现在登录…
热门搜索
cecilian
特约作者
140 文章
0 评论
5 喜欢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