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人》最后一位——阿芙特尔丁根

第六条路上有一位歌者——阿芙特尔丁根

 

有些努力是不可能被简化的,当盛开的蓝花被请出幽谷的时候,它已经远离了它的力量展示的地方。

 

有些事情是看用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它,这个态度本身里面蕴含着接受与拒绝。当你说“真的吗?你证明给我看,你试验给我看等等”,这个态度司空见惯,但是里头蕴含着拒绝,这是在否定的前提下才能提的要求。“你做给我看”否定先行。

道理我们全都明白,知识是人类共同的知识,问题是你内心信吗?还是只是概念上的明白。

战争是不好的,后遗症不绝。道理我们全都明白。可是战争一直伴随着人类的历史,至今没有一个强大的力量或者说一种势能有力的杜绝它。战争怎么就杜绝不了?六人第6条路里有答案。

 

是因为我们并不想去到那个没有战争的国土,自己在设置种种障碍。当我们问的时候,我们在拒绝。这问题就在一群懵懂的人群中传递着传递着到了阿芙特尔丁根这位原本被大家称为先知的人面前。

凭什么你这样说呢?阿芙特尔丁根于是走入了对方的惯性思维,要证明给这群人看了,他要把蓝花拿出给他们看。

这里蓝花代表新世界的来临,所有的不幸和苦难都会消失。

蓝花是一种象征意义,不管任时何地谈蓝花的问题都是在说人类自己的问题。如果我们把过多的要求寄托于自身以外的东西——蓝花,当然会失败的。

 

悲观大多在于寄托他物,悲观也造成放弃。可是我觉得放弃也会造成悲观。说出来的口吻显得很有道理,甚至显得好像很睿智,凸显不悲观的人倒好像很幼稚!“你居然会相信这种东西?”还记得阿芙特尔丁根在寻找蓝花山谷的时候,遇到的那个兵士和那个睿智模样的老人所说的话吗,路上总会有这么些个人的。

 

可是蓝花正在盛开,阿芙特尔丁根找到了蓝花以后,他没有使人们走到通向蓝花的山谷,而是把这朵蓝花带到别人的道路上,说拿给你们看一看世界上有蓝花的!结果蓝花已枯萎了。

蓝花当然要枯萎的!

 

如果我们的所有的真理、理性,我们把它确立了,而它自外于人类的话,看梅达尔都斯他乞求神灵,结果只有魔鬼进入他的心灵。当这种力量是外在的,人类不可能从这个力量中获取任何的益处。

而阿芙特尔丁根寻找蓝花的成功之路,不是他的脚走出来的,他是走了一条心灵之路。老人说不要灰心要有信心,蓝花就在那里。每一句话都直指人的心灵,问题是你信吗?你相信有这么个山谷里有这样的蓝花吗?

如果我们能够信任我们冠名为理性、真理的那些东西,也许我们可以走通一些道路。常常我们其实并不相信。

明明先驱者的步伐已走到过那些国土,但是我们又放弃了那些努力。我们让那些先知回来,我们把阿芙特尔丁根拽回我们这些懵懂的人群里,并且用我们的群体把他淹没了。

 

我们要找到一个使我们的内心和世界结合的一种完美的方式,我们要认可这样的一种努力,我们要对这样的努力付诸实施,而不仅仅停留于理性判断的层面,我们可以通过对自身认识提升到信仰的程度,而不能利用信仰来规范我们的行为,那是假的。

这样的道路不能逆行,每一个逆行的人都可能迷失在途中,而每一个迷失的人面前都会横亘一个永远都不会说话提醒你的斯芬克司。

最后,当我们能全面认知自我,认知我们的社会这样的一种存在,并且我们看更遥远一些,能看到天,看到地,看到我们所谓的万有世界,甚至看穿万有,那么斯芬克司当然会倒塌的。

当我们看穿了时间,看穿了空间,当我们认知自我,当我们拥有信仰,当我们由衷的希望我们生活在一个全新的世界里的时候,蓝花会开的。

即使在这个世界上战争频然,但是蓝花却终在一个山谷里开着,等待一个又一个歌者带着他的信念去寻找。

本文系作者 @ 原创发布在 Steem中文社区。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喜欢()
海报
评论 (0)
热门搜索
cecilian
特约作者
185 文章
2 评论
7 喜欢
Top